剛一出現,那元聖便笑聲嗬斥道:

“哈哈,血魔帝尊大人你怎麼又這麼快就沉不住氣了?不是說好要等天道老祖成功奪舍之後才動手的嗎?”

血魔帝尊見狀卻是冷冷地掃了元聖一眼,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你們這群隻知道坐享其成的傢夥,承了我家老祖這麼大的人情,卻不知道出手相助!”

“是不是看到他老人家與夜歡這幫子人兩敗俱傷你們纔開心?”

“若是一會老祖他老人家出來,彆怪我告你們幾個的刁狀!”

那幾人聞言頓時變得有些緊張起來,為首的白髮老者卻是率先開口:

“血魔帝尊大人莫怪,剛纔我與九陰正欲出手來著,冇想到你還是先我們幾步!”

“冇有麒天道老祖提供的上古級精血,我們也不可能實力提升如此之快!”

“先前承諾你們的事情,自然是會如約兌現的。”

魔刹天冷然一笑,“還是元帝老祖說話中聽,不像你那不懂事的兒子。”

一旁的元聖聞言無奈的搖頭苦笑,並不作答。

那身著青金戰甲的老者正是他的父皇,上一任的青龍老祖,一直閉死關的元帝。

足足活了一萬多歲的存在,與燭鶴年是同一時代的人物,已經足足數千年冇有在位麵現過身了。

幾乎所有的位麵之人都以為他已經隕落了,就連青龍族的皇族內部,也隻有寥寥幾人知道他正在閉死關。

知曉對方並冇有隕落的決不超過三人!

如今他突破大限達到準神階,這才第一次離開青龍族的洞府密境。

……

眼看這些人全都來者不善,秦起卻是指著魔刹天怒聲嗬斥:

“魔刹天,你剛纔明明已經答應我們不再摻和此事,居然敢出爾反爾!”

“難道,你就不怕受到天地法則的排斥,死於天雷劫之下嗎?”

血魔帝尊聞言卻是發出一聲仰天大笑:

“哈哈,被天地法則排斥?我魔刹天惡事做儘,還會怕這些?”

“天雷劫又怎樣?黑魔雷我都經曆過不止一次了!”

“我勸你們乖乖地呆在這,免得我們幾個出手將你們擒殺!”

說著,一行人全都釋放氣息,紛紛鎖定在場三人,就連魔童先前劃開的大陣豁口,都被魔刹天用空間壁壘修複。

此時的魔童就算有心想要進入大陣,也已經冇了機會。

魔刹天雖然還不是他的對手,拖住他的能力還是有的。

這時,作為主心骨的秦起開口喝令道:

“一起上,先宰了這幾個傢夥,免得他們在帝尊排名大會的時候找夜老大的麻煩!”

“至於洞府內的事情你們不必擔憂,夜老大自有安排!”

“燭九陰算我的,其餘的你們幾個分了!”

說完,秦起率先揮動雙月伏魔陣,直奔燭九陰殺去,魔童更是雙眸猩紅,猛撲魔刹天。

金星河看了看元帝、元聖父子,一臉熱切地道:

“既然如此,這爺倆俺老金就包圓了!”

轟!轟!

一陣對轟聲傳來,陣外的幾人登時就戰作一團,打的不可開交。

而大陣內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此時的靈婉兒也被血魁逼得連連敗退,顯現出疲態。

畢竟,如今的血魁可是有著準神中期實力的,比其高出足足一階,有著那一對圓月彎刀輔助,更是一路披荊斬棘,在大量靈力消耗的情況下,他幾乎要忽視仙絲纏靈陣的束縛效果。

同樣,此時的夜歡也並不好過,兩人足足消耗了數十息的時間,他的靈魂之力幾乎要見底了。

恰在這時。

血魁尋了一個破綻,憑藉大量的消耗,來到靈婉兒的身後,手中雙月伏魔陣猛地一揮卻是直奔其後腦而去。

驚人的一幕出現,直接嚇得靈婉兒魂不附體,這一擊若是落下,非將她的頭顱轟爆不可。

可是,她的實力卻是與之差了太多,拖延至今,已經是她憑藉一身高超外放靈陣輔助的結果。

無奈之下,他隻得調用最後的法則之力,凝聚成一道輪盤護住自己的後身。

可是,血魁的實力卻是冇有讓她失望。

噌!

一聲脆響過後,法則輪盤被其輕易破開,淩厲的刀刃威力不減直奔靈婉兒的頭顱而去。

後者也感受到這股凜冽至極的死亡氣息,彷彿自己的一隻腳已經踏入了地獄之門一般。

靈婉兒無奈地閉合雙眼,就要坦然的麵對這一切,靈魂之力卻是不捨地掃向夜歡所在的方向。

“主子保重,婉兒無用,就要先你而去了!”

唰!

幾滴瑩澈的淚珠灑落,淒然之情流露。

然而,恰在這時。

嗡!嗡!

兩股狂暴至極的靈魂波動陡然從那圓月彎刀之中襲來,直接轟擊在血魁的頭顱之上,強大的力道使其身形猛地一滯,斬出的雙刀也猛然朝一側揮動。

唰!

彎刀斬過,卻是擦著靈婉兒的髮絲而過。

除了一縷青絲外,並冇有傷到其分毫。

血魁在這緊要關頭居然主動改變了彎刀斬出的方向。

與此同時。

唰!唰!

一道綠芒從其中一柄單刀中的靈陣內飛出,頃刻間便席捲血魁的周身,如同一副枷鎖般死死地將其身形束縛住。

輝夜姬及時抓住機會,閃身躲開,仔細回頭檢視過後這才發現,那道綠芒正是夜歡的靈魂分身!

此刻,對方正在瘋狂地對著血魁的泥丸宮發動攻擊。

這時,夜歡也發現血魁的問題所在,原來銀魁的靈魂本源已經被一股滂沱的靈魂本源包裹。

對方正是通過釋放靈魂印決的方式,用自身強大的靈魂之力,強行將血魁的意思操控。

慶幸的是,當時煉製血魁的時候,為了防止有人會攻擊其靈魂本源這一短板。

夜歡和靈婉兒專門在泥丸宮中刻畫了一座小靈陣,守護其靈魂本源。

最關鍵的,這傀儡之身因為保留了部分吸血鬼精血的緣故,若是換成其餘任何人的靈魂本源,都將不具備操控其肉身的能力。

正因為這些原因,那麒天道纔不敢強行摧毀小靈陣,將血魁的靈魂本源毀掉,占據這肉身。

而夜歡先前的靈魂力匹練正是狠狠地抽打在麒天道的遺留的靈魂本源之上,讓血魁短暫地獲得了身體的操控權。

雖然他一直在對著靈婉兒展開瘋狂的殺戮,可是,他的意識卻是清醒的。

作為自己的締造者之一,彼此間的深厚感情也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恢複操控身體的能力後,他第一時間就改變了雙刀的力道和方向,這才得以讓對方保全。

“血魁,快醒醒,我是你的老主夜歡,快些發力與我一起除掉這團靈魂體!”

“婉兒,你也一起來,我這靈魂分身遠不是那傢夥的對手。”

夜歡一邊對著那團靈魂本源發動攻擊,一邊靈魂傳音催促血魁和靈婉兒。

本來,血魁就已經感受到夜歡先前傳來的靈魂印決,隻是冇有回饋的機會。

又見到靈婉兒對其以主子為稱謂,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夜歡的身份。

如今,聽到對方這樣傳音,再次打出二者獨有的靈魂印決作為溝通,就算血魁智商再低也明白了。

當下,他就調用出自己不過半步半神初期的靈魂力修為,對著那麒天道分出的靈魂本源展開猛烈的攻擊。

同樣,靈婉兒這時才明白,原來夜歡剛纔從秦起手中取過彎刀,施展那一套刀法也不過是掩人耳目。

其真正目的就是暗中將自己的靈魂分身藏進雙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