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大人,你當時麵對那麼多境界比你高的武者,難道…難道就冇有受傷麼?”

一名弟子崇拜的問道。

“怎麼冇有?”

風無邪望著這名弟子,眯著眼睛,長歎道:“我當時被砍了幾百來刀,每一刀都皮開肉綻,清晰見骨。”

說罷,他指著自己的腰,眼神銳利掃過場中,“最嚴重的一刀,硬是從我的左肋骨穿到右肋骨!”

“我一路殺到城主府的時候,十多把明晃晃的刀子還插在身體中。”

“我的天!”

“這…好強大的毅力!”

“這樣都冇死!”

所有人臉色煞白如紙。

“舒服,那是留給死人的!”

風無邪不以為意的揮揮手,又搖搖頭,感慨道:“我風無邪血中帶風,流血,隻會讓我更加強大!”

眾弟子不停的哆嗦著嘴角,直愣愣的盯著他,那臉上突然便露出怎麼抓也抓住要領的表情。

“好……好強!”

“宗主大人,你…你那個時候…是…是不是和我們年紀差不多?”

“應該是和我們差不多。”

“哇,冇想到啊,宗主在我們這個年紀,就有瞭如此龍心虎膽!”

“……”

“非也。”

風無邪聽著底下的議論,目視遠方,一絲歲月的滄桑躍然寫於臉上,悵然若失的道:“那一年……我八歲。”

“臥槽!”

天地間。

所有弟子都齊齊驚呼。

八歲竟然就那麼猛,提著兩把刀穿梭數萬名武者中亂砍亂殺!

許多弟子睜大那充滿血絲的眼睛,手掌也在瘋狂的顫抖。

就這樣足足愣了十多秒,這些弟子方纔回過神來。

哪怕是一個堂堂好男兒,此刻聽到這種傳奇經曆,再聯想到那種場景,也忍不住落下了淚水。

“宗主大人小時候好可憐啊。”

“他隻有八歲,就被人用刀子砍了那麼多刀,還有刀插在身體中,想想都覺得好可怕,好疼啊!”

“關鍵他好堅強!”

“我不敢聽了。”

“……”

風無邪也是被自己編得心潮澎湃,深呼一口氣,道:“本帝經曆了無數次生死,無數次廝殺,五歲就開始搏命,哪怕渾身血肉模糊,我的心,依然堅韌不拔!”

“我的劍,依然淩厲如初!”

“我於塵埃之中誕生,於殺戮之中崛起,腳踩億萬伏屍,手染蒼生之血,這才一步步成就了大帝之稱!”

“可你們連麵對妖獸的勇氣都冇有,真是讓本宗主心寒啊。”

風無邪歎息一聲,失望的擺擺手,語氣淡漠的道:“彆呆在靈雪宗礙老子的眼,全部滾回世俗去養豬,大千會武是留給男人的,不是留給一群小娘們的!”

諸多弟子聽到這話,額頭滿是青筋,一股熱血猛的衝到太陽穴。

血液發瘋的悸動!

“宗主大人,何時出發?”

“可不可以現在就去,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廝殺了。”

“若是當懦夫,那不如殺了我。”

“唉。”

風無邪搖搖頭,露出一副失望透頂的表情,擺手感歎道:“不想去那就不去罷!”

聞言,眾弟子眼神赤紅,情緒顯得無比激動。

“宗主大人,我們要去!”

“你八歲就如此勇猛,我們都十多歲了,怎麼還能那麼孬種?”

“修煉先修膽!”

“生又何歡,死又何懼!”

“……”

突然,這些弟子全部單膝跪地,異口同聲的朝著他拱手。

“還請宗主大人帶我們去。”

“嗯,有點五歲時的膽魄!”

風無邪微微點頭,轉身大手一揮,緩緩道:“那就…現在啟程!”

天空湛藍,萬裡無雲。

“唳!”

“唳!”

“唳!”

三隻遮天蓋地的大鳥,振翅越過大地,飛向遠方的無儘山脈。

李若雪一身白衣,氣質清冷,微微抬起那張絕美的臉頰,問道:“這不是我靈雪宗長老的飛行妖獸麼?”

“稟報宗主,這是副宗主他帶著弟子去妖獸深淵試煉去了!”

一名長老緩緩道。

李若雪眉頭微皺,“這是要去哪裡試煉,需要動用飛行妖獸前往?”

“我聽副宗主的意思,他們是要去找三千裡外的烈焰暴猿群打群戰。”

三千裡外?

群戰?

還是烈焰暴猿群!

李若雪到美眸中泛過一絲驚訝,這兩者實力根本就不在同個層次!

她勉強穩住心神,紅唇輕啟,“這些弟子短短一個星期,就將那肉身修煉到第一段的精鐵之軀了麼?”

這段時間,她也瞭解到,靈雪宗的男弟子如今都在修煉一道肉身功法!

老者搖搖頭,“還冇。”

李若雪秀眉皺得更深了,“副宗主明知如此,那為何……還強行帶弟子去找這種殘暴的群居妖獸?”

“不是副宗主強行…”

這名長老語氣一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遂重重的歎息一聲,道:“是這些弟子主動要求副宗主帶他們去的!”

“什麼?”

李若雪被這句話定在原地。

這些弟子如此逞能,難道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麼?!

唰!

唰!

唰!

三隻青色大鳥馱伏著所有男弟子,揮翅翱翔在渾黃的天宇中。

每名弟子眼中戰火燃燒,一副逮誰就要乾誰的凶悍模樣。

那坐在鳥頭上的風無邪,頓時便被這各種奇異的景象吸引。

山勢雄峻,峰巒秀美。

一根根龐大的古滕懸掛纏繞,奇峰絕壁更是像無數柄戳破青天的絕世寶劍,漫天飛舞的青龍。

古木參天,一派原始景象。

哪怕相隔甚遠,依舊可以聽到妖獸震耳欲聾的咆哮緩緩傳來。

周圍還可以看到一隻隻凶禽在天空中盤旋,身體展開,全部都長達數十米以上,巨大無比。

這裡是無邊無際的妖獸世界,地大物博肉獸走,萬裡晴空鳥禽飛!

它坐擁在整個十方天地的中部地帶,地界無儘遙遠,至今鮮有人知道這片荒古禁地大地到底有多大。

傳聞,妖獸深淵又名“無儘深淵”,有整個九州玄界那麼大,哪怕是大神通的帝境強者,也隻能窺見那滄海一粟。

三個時辰後。

“還有多久纔到?”

風無邪盤坐著,三千黑風微微盪漾,身影挺拔頗有神仙之姿。

這次他帶了靈雪宗的三名長老跟隨,為的便是防備那烈焰暴猿王!

那大傢夥可是四星後期妖獸,相當於人類玄輪境巔峰的強者。

再加之妖獸本身掌握的天賦神通,巨大體型帶來的先天性優勢,若是發生變故,唯有玄生境的強者才能降伏。

白閻望了一眼遠方,“宗主大人,那裡就是烈焰暴猿群所在地。”

風無邪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

遠處。

四周的崖壁高聳入雲,磅礴而巍峨,相互環繞時,形成了寬闊而幽深的山穀,完全可以容納整個靈雪宗!

穀內有一片片的果園。

那是無數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的古樹,亭亭如華蓋,枝葉蔓披。

無數紅彤彤的果實結滿了枝頭,好似掛了一個個燈籠。

微風吹過,清香撲鼻。

一隻隻體型巨大的暴猿來回的蕩在裡麵,那身體彷彿鐵塔般,充滿了無限爆炸的強大力量!

唰!

三隻大鳥此時俯衝而去,盤旋在這山穀的寬闊處。

“嗷嗷嗷——”

一道道穿雲裂石的獸吼聲傳開。

密密麻麻的烈焰火猿快速朝著這底下奔來,彷彿蝗蟲般數不勝數。

身材魁梧,殺氣騰騰。

黑壓壓的站滿了整個寬敞的峽穀中,身體全部長達七八米,雄偉的身材看起來充滿了驚人的壓迫感。

它們紛紛捶打著胸口,張開血盆大口仰天發出陣陣恐怖的長嘯。

那聲音彷彿可以穿雲裂石,隱約間傳來陣陣慘烈的煞氣!

眾多弟子耳膜鼓痛,驀的驚醒,紛紛望去時,隻覺得心臟狂跳不歇,手心手背都冒著冷汗!

好……好多烈焰暴猿!

而且個個都生得比大象還要壯,那呼之慾隆的肌肉,此刻彷彿悶雷般震顫著,隱隱還有火花閃過。

一對偌大無比的鐵拳,絕對可以輕鬆擊碎比三個人要高的巨石!

眾弟子脊骨發涼,眼神狂顫,戰意頓時消失了大半。

這……這特麼要是砸在身體中,那該有多麼疼啊?

不知怎的,他們有了一絲後悔。

白閻望了一眼下方,問道:“宗主大人,這烈焰暴猿的領地意識非常強,我們這是在哪裡降落?”

“降落?”

風無邪詫異的看著他,一臉不解的問道:“為什麼要降落?”

眾弟子鬆了一口氣。

風無邪卻是站了起來,“白閻,許長風,吳林清聽令!”

“在!”

三名長老迴應道。

風無邪咂咂嘴,又漫不經心的揮揮手,道:“你們把所有弟子推下去,就這樣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吧!”

推…推下去?

自生自滅?!

長老神色駭然。

眾多弟子卻是大腦嗡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