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

聞言,司徒南積壓的怒氣如火山一般爆發了,怒不可遏的道:“前夜的事現在才知道,你們是一群廢物麼?”

黑衣人惶恐道:“還請族長恕罪!”

下方,一名中年男子道:“司徒族長,依我看來,這小子放出的離開訊息,隻是為了迷惑我等,而他當天夜裡就已經溜了!”

這是一名肥頭大耳的油膩中年,但那眼中的精光卻令人不敢小覷!

此人,正是範家家主範丘!

司徒南怎不明白這點?

就因為如此,所以他方纔會如此暴怒!

他們,都被戲耍了!

範丘道:“司徒族長不必擔心,此子前往荒古秘境,肯定要從妖獸深淵出發,隻要我等根據這條線路進行追尋,想要找到他,並不難!”

說到此處,他沉吟道:“我擔心的是,此次行程有李悠然等強者進行護送!”

李悠然!

這是一個不得不重視的存在!

司徒南壓住內心的憤怒,沉聲道:“諸位,還是那句話,每家出動十名大脈境追殺此子,如何?”

場中,一片沉默。

眾人並不傻。

如今正是靈雪宗如日中天的時候!

再去追殺,明顯是不理智的!

若是能真將此子殺死也就罷了,倘若殺不死,那以此子的恐怖天賦,可能會讓他們有滅族之危!

那位帝妖血脈者成長起來,也是極為恐怖的!

還有一點,李若雪已經許久未曾現身了。

這說明什麼?

她在閉關衝擊法則境!

要做,就要做絕,直接從根源上,一併將靈雪宗滅了!

要不做,就要及時抽身!

司徒南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靈雪宗不滅,這些老東西給不出他想要的態度。

“你等好歹也是忘川的大世家,殺一個毛頭小子還有那麼多顧忌的麼?”

突然,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來。

一瞬間,大殿內出現了數十道恐怖的身影,一股令人忌憚的濃濃毒氣橫掃而出!

這些人,皆是大脈境後期!

說話者,是一名半步法則的黑袍人!

司徒南沉聲道:“你們是何人?”

黑袍人道:“黑毒宗,代表我黑毒宗的宗主而來!”

司徒南眉頭微皺,“黑毒宗?”

“正是!”

黑袍人道:“你等儘管去追殺此子,靈雪宗這裡我們會處理!”

“就憑你們這些人?”

司徒南冷笑,“你黑毒宗好歹家大業大,難道就冇有幾個法則境?來那麼點人就冠冕堂皇的說要滅靈雪宗,說到底,還是你們不甘死了一個天才,卻又忌憚王天風,所以就來找我們借刀殺人,想讓我等來背這個鍋,對麼?”

黑袍人笑道:“聰明人!”

“冇那麼傻!”

司徒南冷冷的道:“要給,就給出足夠的誠意,讓我們看到你們有覆滅靈雪宗的能力,我們可不希望後院著火!”

黑袍人笑道:“若說大黑王朝出手呢?!”

大黑王朝!

眾人的臉色,刹時變得凝重無比!

黑袍人淡淡的看了一眼眾人,“我黑毒宗此番隻是走個過場,真正出手之人乃大黑王朝,三皇子之死已讓國主震怒,三日後,大黑王朝將會出動一名不死境,五名法則境空降靈雪宗,屆時,整個靈雪宗必將灰飛煙滅!”

眾人沉默。

黑袍人望著司徒南,“我黑毒宗確實忌憚王天風,但大黑王朝總該不懼他吧?”

司徒南點頭,笑看著下方,“諸位怎麼看?”

大黑王朝都出手了,那一切的顧慮也就隨之煙消雲散!

很快,眾世家達成一致!

“來人,誓殺此子!”

黑袍老人離開後,司徒府裡有數十名大脈境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範、章、柳、李等等世家皆有大脈境出動,殺氣騰騰的奔赴妖獸深淵!

一時間,暗流湧動!

皇宮內,楚天霸靠在龍椅之上,麵無表情的聽著底下人的彙報。

他並冇有做出表態,而是將目光看向楚尊澤,“你確定要獨自前往荒古秘境?”

楚尊澤道:“如今還有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孩兒想要曆練前往!”

旁邊,寧北道:“國主,大皇子已經突破超脫境,留他在院內,短期內已經難有成就,不如讓他去外麵見識一番!”

楚天霸冇有同意,也冇有拒絕!

他問道:“黑王朝這件事你怎麼看?”

楚尊澤正色道:“父王,兒臣以為,可以搶先頒發一道聖旨去靈雪宗,將北慕許配給風無邪!”

下方,北郡主臉紅不已!

在其旁邊,還站著一名男子,身軀爍爍,相貌堂堂,隻是從那眉間的威勢來看,必然是一位殺伐果斷,號令千軍萬馬的大將軍!

此人,正是鎮守大楚北界城的北將軍!

北郡主的父親,北上!

手握大權,本身更是一位不死境的強者,乃真正的忘川第一滾刀肉!

此番到來,也是聽聞自己的愛女有了心上人,所以求一道聖旨進行聯姻。

楚天霸已是瞭然於心,但還是問道:“為何?”

楚尊澤道:“我大楚北將軍之女若是與風無邪有婚,我大楚就能公然插手靈雪宗之事,如此一來,有三個好處!”

楚天霸道:“繼續說!”

楚尊澤道:“第一,風無邪天賦絕倫,乃世間少有,此番去參加十界會武,必然有奪“十大會武天驕”的潛力,可以拉攏!”

“第二:黑王朝南臨我大楚邊界,屢次製造事端,而靈雪宗如今加盟萬惡穀,潛力巨大,我大楚若是幫他們阻擊不死境的強者,一方麵可以招安這個勢力,另一方麵,也可藉此消磨大黑王朝的底蘊!”

“第三:增強那些從學院離開的弟子的歸屬感!”

楚天霸看向北上,“北將軍意下如何?”

北上道:“臣無異議!”

楚天霸點點頭,然後看向了北郡主,笑道:“朕聽說李若雪及其女徒都與這風無邪關係密切,你去或許就隻能做最小的了!”

北郡主咬著唇瓣,“我……我沒關係!”

說著,她的臉色更紅了!

楚天霸繼續道:“你也聽到了,如今有一百多名大脈境追殺他,他極有可能會死,他一旦死了,你的名譽就會受到影響!”

“我不在乎!”

北郡主搖頭,又輕聲道:“隻…隻是怕他不同意。”

北上雙目冷冽,“我家小慕長得又不是太差,喜歡他,那是他的福氣,他要是不同意,此番離去,死了也就算了,冇死的話你爹我親手閹了他!”

楚天霸也是道:“同不同意,由不得他!”

說著,他對一旁的暗影揮手道:“去辦吧!”

“遵命!”

暗影拱手,奉命離開。

“這忘川啊,最近可能不會太平了。”

楚天霸感慨一句,然後又看向北上,道:“那就勞煩明日北將軍走一趟,幫你女婿守一下他的靈雪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