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另一邊,天空彷彿震盪了一下,一道赤金色的光芒掠過天際,落在了一處深山中!

“哈哈哈,佐羅小兒,老子聞到你的騷.味了!”

這是一道足有三米多高的魁梧人影,雙眸發紅,渾身纏繞著極為狂暴的玄氣!

此刻的他,眼神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那是複仇的渴望!

周圍的妖獸,紛紛聞風而逃!

密林深處,一道鬼魅般的殘影出現,眼神森寒的看著他,笑道:“萬尚,我給你帶來了一個朋友,咳咳。”

樹上,風無邪抱著劍坐在那裡,揮手道:“大塊頭,你好啊!”

萬尚突然呆住了,“你們…”

就在這時,他眼前的虛空突然破裂,兩柄鬼刀出現,帶著淩厲的鋒芒,唰的一下從他身上帶起了一道血痕!

轉瞬,那鬼刀劃過虛空,再度劈向他的喉嚨!

萬尚五指握緊,剛要出手。

就在這時,風無邪的身形猛的暴射而出,九劫劍撕裂虛空,猶如一道寒光狠狠的捅在了萬尚的背上!

這酸爽!

【叮,恭喜宿主偷襲成功,獎勵40點騷值!】

“啊……!”

萬尚老腰蹦直,一聲慘叫歇斯底裡!

接著,兩人不斷消失,化為一道道殘影瘋狂的劈斬著萬尚。

一道道鮮血隨之飛濺!

萬尚肉身和攻擊力極為強大,但速度是他的硬傷!

更何況,他麵對的還是佐羅這個超級殺手,以及實力不亞於佐羅的風無邪!

所以,絲毫冇有還手之力!

兩人移形換位,速度快得驚人,身形難以捕捉,劍與刀交織出的恐怖光芒來回穿梭,疼得他慘叫連連!

萬尚口中湧血,身上遍佈裂痕,衣衫皆被血水染紅!

“你們兩個狗雜種!”

他凶殘的眸光中,滿是無法抑製的殺意,突然仰天怒嘯,“天賦神通,狂化!”

轟!

吼聲落下!

一股蠻荒般的恐怖氣息傳來!

萬尚體內突然爆發出道道赤色金光,全身的肌肉嗤嗤的鼓漲起來,與此同時,他那暴突的獠牙,似尖刀般立起!

一雙赤紅色的瞳孔,充滿了暴戾的氣息!

整副身軀,皆縈繞著狂暴的波動!

就在這時。

“龍虎劍!”

“奧義,合居!

兩道恐怖的光芒左右席捲而來,狠狠的轟擊在萬尚的身軀之上!

轟!

萬尚大腦嗡的一下,衣衫破碎,直接被打回了原形,嘴裡不斷的溢位鮮血,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恍惚間,他似乎被人踹了一下。

“他媽的,擱老子們麵前玩變身呢?”

風無邪叼著一支菸,扛著九劫劍,俯身看著他,“死了冇?冇死的話加入老子們大威天龍!”

【叮,恭喜宿主二度傷害,獎勵50點騷值!】

萬尚看著兩人,眼睛瞪得足有銅鈴那般大,心緒激動之下,瞬間牽動體內的傷勢,又是一大口逆血噴出!

“我加你祖宗!”

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

風無邪和佐羅互看了一眼,眼神頓時陰冷無比,一個提著劍猛捅,一個舉起長刀猛劈,“死野獸,你特麼加不加?”

鮮血,很快染紅了地麵。

萬尚痛得齜牙咧嘴,猙獰道:“我##&^%$*$#@!”

一番親切問候,各種超級加輩,直逼兩人的祖宗十八代!

片刻,他的聲音愈來愈小。

佐羅收起刀,看向風無邪,“瘋狗,下藥吧!”

風無邪搖頭,“下藥,要講究對症!”

他看著萬尚淒慘的模樣,端起了一個碗,陰冷的臉龐上頓時有了一抹厲色,“死野獸,我再問你一遍,你加不加?”

“狗日的,我加你仙人,我遲早把你兩個吃了!”

萬尚臉色慘白,咬牙說道。

風無邪拿起他的手腕,一劍劃破他的動脈,接了滿滿一碗沸騰的鮮血,然後把碗遞給佐羅,“喝掉!”

佐羅:“……”

風無邪道:“反正都要給他放點血,彆浪費了!”

佐羅一飲而儘!

然後,場中就出現了一幕詭異的情景!

風無邪就開始一碗碗放血!

佐羅一碗碗的喝,並且盤膝坐下,吸收他的半妖之血進行煉化,身上的氣息也隨之變得愈來愈強!

很快,萬尚像得了白血病似的,兩眼聳拉,無力呻吟,連罵人的力氣都冇有了!

體內血液的流逝,讓他更加虛弱了!

到後麵,任憑風無邪如何擠,也很難擠出來。

“死野獸,你加不加?”

風無邪提了兩桶水來到他的麵前,凶狠的搬開他的獠牙,“再不加,老子給你灌水繼續放!”

萬尚哆嗦著慘白的嘴唇,“我……我加!”

終於,他妥協了!

【叮,恭喜宿主納入新成員,獎勵3000點騷值!】

【11000!】

除卻任務的,還有騷操作換來的!

風無邪嘴角掀起,隨後將一枚丹藥放入萬尚嘴中!

這可不是一般的丹藥,而是他花費五百騷值購買的赤血丹,對於萬尚這種半妖來說,恢複效果自然不用多說。

若不然,放了那麼多血,萬尚冇個幾天是緩不過來的!

一天後,萬尚已經可以活動了。

風無邪將一枚徽章掛在他的身上,問道:“腎虛仔,這與大塊頭看起來是不是很般配啊!”

佐羅:“……”

萬尚看著兩人,那目光唰的一下落在佐羅這裡,“死腎虛,你喝得很爽是吧?”

佐羅道:“還行,咳咳咳!”

“還行尼.瑪!”

萬尚破口大罵,又看向風無邪,怒道:“我長這麼大,從來冇被人怎麼欺負過!”

風無邪擺手擺手,“好了好了,凡事都有個第一次,忍忍就過去了!”

“我忍你祖宗!”

萬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到什麼,又突然泄氣般的道:“你們兩個是怎麼走到一起的?”

佐羅指著風無邪:“運氣不好,被這條瘋狗逮著了,你還算好的了!”

風無邪道:“要叫隊長!”

萬尚聞言,有些幸災樂禍的道:“你也被這瘋狗放血了?”

“咳咳咳…”

佐羅.立刻劇烈的咳嗽起來。

他急忙轉移話題,“你怎麼現在纔來?”

萬尚憤憤道:“被一個**毛耽擱了,雙修的!”

說到這裡,他看向風無邪,“還是你們忘川界的,叫什麼拓跋宮來著,這個**毛竟然冇上你們的忘川天才榜,我是冇想到的!”

“拓跋宮…”

風無邪也是疑惑,總覺得這個名字在哪裡聽過。

突然,他想了起來。

那忘川第二強國的大舜國主,買下他的丈八雪雲矛後,給他提到了一個他國內的天才,還說什麼實力不在龍戰之下!

那人,不就叫拓跋宮麼?

莫非,就是此人?

如此說來,這還是個超級妖孽!

風無邪笑咪咪的道:“我就喜歡這種無限套娃!”

說著,他拿出了兩枚徽章,一臉陰險的看著萬尚,“我大威天龍還差兩名成員啊,大塊頭,你說怎麼辦?”

萬尚見此,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的他猛的抬頭,“那還不去乾死那個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