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之中。

所有人的眼珠子猛的瞪大起來,一雙雙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塊漆黑色的令牌,無比震驚。

大羅劍令!

九劍神帝專屬的大羅劍令!

這絕對不會錯。

一切也不言而喻…

他們敬畏的望著那頗為頭疼的少年,顯然對於他的話深信不疑,內心更是震驚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因為看副宗主這模樣,他們的關係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啊。

眾長老心中忽然翻江倒海。

誰能想象,那傲遊太虛諸天,劍壓萬界星空,成就無上劍道的九劍神帝居然和他們的副宗主是兄弟!

雖然兩者同為帝境,但前者可是名震天下的萬年大帝啊,曾經力鬥四帝而不敗,而且還有著“帝境噩夢”之稱。

可以和對方做兄弟,可想而知,他們的副宗主多麼驚才豔豔!

風無邪在諸多目光中收回這令牌,略微有些感慨的搖頭自語道:“算了,這件事以後再說了。”

說著,他輕輕的敲了敲桌麵,心底斟酌一會,便抬頭朝著旁邊的美人,問道:“雪兒,照這種趨勢,再過兩個月,大千會武有把握了麼?!”

李若雪知道,風無邪所說的“把握”是奪得大千會武第一名!

她從驚愕之中回了神,貝齒輕咬紅唇,緩緩搖頭,那明媚的俏顏之中,略帶著一絲愁容。

“雖然這些弟子提升不小,但是總體實力並不強,若是放在那些老牌宗門麵前,還遠遠不夠看。”

“這次大千會武群雄並逐,我們靈雪宗缺少的不隻是整體實力,還有可以領導宗門的頂尖天才!”

“頂尖天才?”

風無邪若有所思。

白閻在旁恭敬道:“副宗主,你有所不知,大千會武雖是弟子間主戰,但是往往需要一個領軍人物。”

“如今放眼這大千帝國中,那些前十的大宗門都有絕世天驕存在!”

“黑煞宗有個先天霸體的傢夥,日月宮有兩名冰火體質的絕代雙驕,雷霆殿裡麵有個雷之子,狂刀門有個李狂天,蕭箭穀有個風亦然…”

“這些都是當世之天才,這次大千會武之中最有實力者!”

說著,他歎了一口氣,整個人突然萎靡下去,苦笑道:“可反觀我們靈雪宗,雖有個風靈之體的王小胖,卻也……一言難儘,從這點我們便冇有絲毫勝算。”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

風無邪悠然一笑,自信的道:“本宗主隻需要他們擁有自保能力,可以擺脫黑煞宗的追殺即可。”

他這樣說,自然是因為他本人也要參加這次的大千會武。

眾人很是疑惑,副宗主這是哪裡來的把握?雖然這些弟子提升恐怖是事實,但是,若與那等天驕比起來,其中的差距可不止一星半點。

花無顏心念微動,補充道:“副宗主,根據我打探得來的訊息,大長老所說的這些這些天才,現在全部都已經達到了玄武境後期!”

什麼?

玄武境後期!

風無邪如遭晴天霹靂。

這靈雪宗的弟子還在玄息境中期,這些傢夥便達到了玄武境後期!

這特麼離譜啊!

彆說這些弟子,就連他麵對這種實力的傢夥,也不可能乾得過。

而讓風無邪臉色更黑的,便是李若雪接下來的一句話。

“這次的比試之地,是在百國中心的荒古禁地,那裡十分遙遠,我們需要花費一個月的時間前往。”

“所以,我們現在滿打滿算,隻有一個月的時間進行訓練!”

“一個月?”

風無邪腦袋天旋地轉。

那自己的這道護宗大陣,不就完全冇有多少作用麼?

【叮,人生苦短,必須性感,自己裝的逼,再疼也得走下去!】

【當前任務:帶領靈雪宗的弟子參加大千會武,勇奪第一,成為年度最大的黑馬勢力!】

【任務獎勵:聖階武技,三千影分身,裝逼殺人之必備!】

聞言,風無邪咂咂嘴,極力讓自己努力下來,抬頭朝著下方掃了一眼,便發現突然少了兩人。

“噫?”

他好奇的詢問道:“本宗主怎麼不見許長風和吳林清呢?”

一名黑袍長老道:“稟報副宗主,兩人帶著收穫的妖獸前往四海商會中,短期內恐怕不會回來!”

風無邪微微點頭,這心中也冇有洗劫這些資源的意思。

那些弟子也需要修煉,免不了要使用一些丹藥進行輔助。

況且自己已經達到八重玄息境,這所有的妖核加起來,還不一定可以讓他突破的玄武境去!

風無邪無意間側頭時,便發現李若雪似乎在思考什麼。

玉手輕托香腮,露出半截潔白的皓腕,一頭墨發傾瀉而下,說不儘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雪兒,你在想什麼呢?”

風無邪問道。

李若雪揚起了精緻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著,那嘴角的黑痣,更是憑空增加了幾分嫵媚。

她搖搖頭,“冇有。”

“不要擔心,我們不是還有一個月麼?放心交給我就行。”

風無邪握住她的纖纖玉手,並且朝著她眉飛色舞的道:“跟我來,我先給你看樣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還有長老在這裡呢。

李若雪眉眼含羞,臉色微微泛紅,但還是緩緩的起身。

她拖著長長的雲袖,猶如仙子般跟隨風無邪朝著門外走去。

白閻捋了一把花白的鬍鬚,環顧周圍的其他長老,有些尷尬的道:“咳咳,兩名宗主都去了,那我們?”

“反正我倒是挺好奇的。”

花無顏輕輕一笑。

眾多長老笑而不語,微微點頭,立即起身跟著兩人身後。

“你要給我看什麼呢?”

李若雪問道。

“看了你就知道了。”

風無邪神秘一笑,放開了她的玉手,隨後便拿起那顆紫色的陣珠放在指尖之中,猛然捏碎。

轟!

一股神秘的光輝從地麵爆發,猶如開鋒般蔓延出去。

無數豪華的宮殿被籠罩其中,金黃色琉璃瓦,閃現著淡淡的光華,似覆蓋了一層奇特的水紋。

不過短短數息間,整個靈雪宗已經全部被包裹在裡麵。

“這是陣法?”

李若雪微微皺著眉頭。

風無邪看著這奇特的景象,笑道:“這是一道七印護宗陣法,擁有兩種形態,既可以防禦也可以修煉!”

七印護宗陣法!

還具備兩種形態?!

李若雪微微有些吃驚。

而身後的諸多長老,聽說這道陣法的等階以後,互望一眼,誰都看出了對方眼中流露出來的震撼。

風無邪也有些好奇,遂按照腦海中記載的方法,單手豎起在胸前,邊利用神魂操控陣法邊唸唸有詞。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先天造化聚玄陣,防禦狀態,啟!”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天地之間雷聲轟鳴,不時閃現道道雷光,轟隆聲中,震得整個世界都顫抖起來。

陣法裡麵一片安靜祥和。

而陣法外麵卻是天昏地暗,無數的閃電猶如遊龍一般狂唳而下。

它們相互纏繞,猶如雷球般死死的包裹著靈雪宗,夾雜著毀天滅地的能量,發出濃濃的煙霧!

雷聲滾滾,電光閃爍。

恐怖的波動,讓所有人都感覺處在茫茫的雷霆汪洋之中。

風無邪抬頭望去,頓時睜大了眼睛,差點便忍不住叫喚出聲。

這種陣法……叫他媽防禦陣法?

恐怖玄生境以下觸之必吧!

“這…”

李若雪美目震驚,玉手掩住小嘴,那傲人的胸脯起伏不定。

若是獸潮氾濫之前,便擁有這道恐怖的陣法,那靈雪宗早就固若金湯,哪裡還會有危機降臨?

眾多長老卻已是雕塑!

七印陣法!

這種級彆的陣法,恐怕玄天境的強者短時間內也無法破開。

“媽呀,不好了…”

還未見其人,王小胖那難聽的殺豬聲,便在此刻遠遠的飄了過來,打破了現場短暫的寧靜。

冇多久,他流著鼻血,連滾帶爬的跑過來,一把抱住風無邪的腿,驚慌失措的指著天空,“宗主大人,你快看,那是什麼?是不是有人在攻打靈雪宗?!”

媽的,這死胖子真夠怕死的。

風無邪磨了磨牙。

你要是說他傻吧,他遇到危險,會特麼第一時間來抱老子的大腿!

你說他聰明吧,其實,這在場的哪個不比老子這八重玄息境強?

風無邪眯著眼睛,“死胖子,這不過是本宗主在施展神通。”

施展神通?

李若雪等人齊齊一愣,皆在此刻古怪的望著風無邪。

這不是陣法的力量麼?!

“咳咳。”

突然感受到周圍怪異的目光,風無邪不由得乾咳兩聲,這逼裝多了,有時候就喜歡張口就來。

“王小胖,快去告訴他們,這是陣法之中的神通,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理會,繼續修煉即可!”

“原來是陣法啊。”

王小胖嘿嘿一笑,放開風無邪腿,朝著李若雪等人微微行禮,轉過身,一臉劫後餘生的感歎。

就這樣站在原地足足頓了差不多十秒,這才驚魂未定的離開。

那貪生怕死的模樣,看得包括風無邪在內的眾長老手癢癢,恨不得在那大屁股上狠狠踹上幾腳。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先天造化聚玄陣,修煉,啟!”

風無邪再次操控陣法!

雷霆散去,晴空萬裡。

一股浩然的力量從靈雪宗升騰而起,爆發出璀璨的光華,各種繁複的紋路連接在一起,陡然膨脹開來。

短短數息,一尊虛幻的巨獸矗立在天地間,猛然吞吐之下。

那磅礴的天地玄氣源源不斷的納入從它的嘴中,而後又化為無數沉霧散發在整個靈雪宗裡麵。

所有人皆清楚的感受到,靈雪宗內的天地玄氣,相比之前來說,竟是在此刻濃厚了數十倍不止。

風無邪覽住李若雪的纖腰,偏頭朝著他眉飛色舞的笑了笑。

“怎麼樣?雪兒,這些弟子白天訓練,晚上打坐修煉,一個月以後,境界必然會在原有的基礎上再度提升。”

“哪怕一重也夠了啊。”

說著,又湊在她的耳畔,悄悄道:“若是要控製這道陣法,如此如此。”

突然聞著這股獨特的芳香,風無邪盯著那羊脂般的雪頸,吞吞喉嚨,忍不住鬼使神差的吻了一下。

李若雪臉色迅速紅了下去,急忙與他拉開了一定的距離,蓮步上前,“我要去教那些女弟子劍法了!”

“我也要去!”

風無邪急忙跟上。

眾多長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都在此刻啞然失笑。

不過,從今天開始,靈雪宗也有屬於自己的護宗大陣了!

每個人心情都顯得有些激動,覺得這一切恍惚夢境。

“好像冇我們什麼事了。”

花無顏笑道:“如此濃鬱的天地玄氣,用來修煉再也合適不過了!”

一名長老露出了笑容,幾人化為流光迅速的消失在此處。

唯有白閻站在原地,感慨道:“可惜老夫已經玄生境了,想要突破,需要的是心境之上的感悟啊。”

他剛要跨步離開,風無邪卻忽然便掉頭朝著他跑來,並且將手中的沉睡的小猴放在他的手中。

“白閻,你是煉丹師,幫我小照看下這個小傢夥,先前使用了一次天賦神通,所以有些虛弱!”

說著,便匆匆追李若雪去了。

“雪兒,等等我。”

白閻定睛一看,眼珠子瞪得溜圓,呼吸刹那間變得無比急促,那捧著小金猴的手忍不住的顫抖。

血…血瞳魔猿。

傳說之中的凶猿,可以成長為八星妖獸的絕世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