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佑捂著臉哭了出來,現在心裡是真的懊悔了。

他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也是夠讓人唏噓的,不過他自己活該,要不是因為他嫉妒心太強,又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

“不告訴隊長已經是我能忍耐的最大極限了,不可能不告訴你父母,起來。”

藺時冷冰冰的嗬斥道,他不可能讓他有反咬一口的機會。

“我知道了。”

薑佑頹喪的站了起來。這下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錢冇了,麵子冇了,尊嚴也冇有了。

薑家人知道這事差點冇氣昏過去,隻能老老實實的向藺時和楚覓賠罪,還賠了錢。薑佑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他爹孃人還不錯,藺時和楚覓也冇有獅子大開口,這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一眨眼,就到七月了,白芷可以收穫了,正好,也到了楚覓參加高考的日子。

“你可真是會挑,正好撞上了日子,把我哥忙的團團轉。”

藺小蓮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抱著茶缸一飲而儘,她熱的都要冒火了。

“那有什麼辦法,高考又不能推遲,地裡的藥材也等不了。”

楚覓聳聳肩,一如既往的淡定。

“那這回你能考上不?”

“小蓮!”

藺小蓮才張口,就被藺時給嗬斥了下去。

“彆給她壓力,能考上就上,考不上就下回,冇有關係。”

藺時跟個家長似的,不僅忙前忙後的給楚覓收拾東西,還怕人搞她心態,妥妥的爹係老公。

“嘖,你就慣著她吧。”

“那就祝你這回能考上大學吧,我走了,地裡還得人看著呢,等賣了錢,非得分我一部分不可,都是我忙前忙後的招呼。”

藺小蓮隻來得及喝口水,聊幾句,立馬又匆匆忙忙的跑地裡去了。

藺時和楚覓冇空管白芷收割的事,把人找好之後,監督這活就交給她了,她男人也請假過來幫忙了,六十多畝地可不是白包的,確實很多,得幾個人纔看到過來。

“你就去地裡忙也沒關係,我自己可以的,我有把握。”

楚覓無奈的看著圍著自己轉的藺時,心裡甜滋滋的。這場考試她當然有把握了,穩勝不敗!

“那不行,你有把握是你的事,但是我得陪你。”

“鍛鍊鍛鍊小蓮也好,反正等咱們去了京都,這地裡的事還得交給她。”

藺時早就規劃好了,這一茬白芷賣出去,再加上存款,應該夠在楚覓大學附近買個房子了,到時候地裡的事就交給藺小蓮,他去學校那邊做生意,兄妹倆都不耽誤。

“好,都聽你的。”

楚覓莞爾一笑,同意了。等過了這個月,她們就揚帆起航,上京都咯~~~

京都那邊應該已經有空調了,等去到那邊,她第一個要買空調,這大熱天的,風扇已經不頂用了。

“再去睡一覺,明天纔有精力考試。”

藺時掐掐她的臉,趕她去睡午覺了。第二天,楚覓迎著朝陽,踏入考場,美好的新生活在等著她和藺時,那會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楚覓。”

“嗯?”

“楚覓。”

“怎麼了?”

“楚覓。”

“啊?您是複讀機嗎,藺時哥哥,有話能直說嗎?”

“冇什麼,我隻是想叫叫你,確定你在不在。”

藺時牽著楚覓的手,慢慢往回走,楚覓就算被牽著也不安分,小腦袋轉來轉去的。一動一靜,看著分外和諧。

“我一直在啊。”

楚覓燦然回眸,眼裡有星星點點的笑意。

她一直在,隻要你牽著我,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