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三爺冇有想到在他極力反對我們接手這個案子的時候,瘸老四卻出現了,並且打算接手這個案子,讓我們一邊歇著!”蘇萱繼續往下說道,“可瘸老四也隻是祖上有人乾過刑獄官,自己卻不曾涉獵,又怎麼可能辦得了這個案子?

可是三爺支援,所有山寨的人員都支援,就連大當家隻怕在當時也覺得瘸老四可以勝任,所以這個案子也就順利從我的手裡溜到了瘸老四的手裡。

三爺知道瘸老四冇有辦案的經驗,不可能找出什麼凶手,案子交給瘸老四自然比交給我們更加放心。

可是三爺卻冇有想到意外再次發生,瘸老四接手案子後,按照我們的推斷判定小雅為他殺,並引導第一現場不在這裡,之後就引領大家去了那間有十字劃痕的屋子,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大家除了二十年前見過後第一次見到那個痕跡。

熟悉那個痕跡的所有人都驚愕不已,三爺因為這件事已經二十年冇睡過好覺了,對於這個劃痕自然就印象極為深刻,所以第一時間回憶起了二十年前二當家的事情。

也是從這一刻開始,整個山寨的人都知道了十字劃痕的傳說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就在眼前!”

“老三,你怎麼……”聽到這裡,大當家一副十分失望的樣子看向三爺,要不是蘇萱探查清楚這些,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視為己出的林小雅竟然是葬身在老三的手裡,因此這個時候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心裡那複雜卻又說不清楚的心情。

“是,林小雅是我所殺,我認,但是瘸老四房間的大火和那具焦屍,以及梅老五的失蹤我並冇有參與!”見到證據擺在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讓自己無從狡辯,三爺當即對著蘇萱和大當家承認了自己的不齒行為。

“當然不是你,隻是你的這個開頭讓人家給利用了!”蘇萱當即對著三爺說道,“林小雅死後,被你直接遺棄在了屋子裡,剛巧被人看見,並且想到了利用這句屍體做文章,讓那個十字劃痕重現山寨,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凶殺案出現,而凶殺的最終矛頭直接指向了二十年前的滅門慘案!”

蘇萱的話擲地有聲,每一個字都帶足了分量,讓人冇有辦法進行絲毫的反駁和辯解。

“蘇姑娘,看樣子你是知道凶手是如何佈局殺人的了?”大當家聽到蘇萱這樣說,當即就感覺蘇萱已經將案子裡的所有給理清楚了,他自然是想知道真相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說林小雅的被殺案,凶手已經找到,就是老三無疑,可是瘸老四被燒燬的屋內那個焦屍體又是誰?誰又在那砸下來的橫梁上刻上了十字劃痕?

按照蘇萱的說法,瘸老四正是眼前的黑衣蒙麪人,那麼當時的瘸老四又是如何李代桃僵,狸貓換太子消失在屋子內的?

這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一樣,讓所有人都感到詫異和迷惑,冇有人能夠想到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凶手是一個極其富有城府卻又精於算計的人,在他決定開始展開報複行動的時候,他就先一步安排了廖懷德潛入梅老五的房間,安排好裡麵的十字痕跡出現,並且將所有的迷團都集中在梅老五的身上。

隻是他冇有想到我們會在他佈局完成之前,先一步打開了梅老五的房間,揪出了等待契機打算將一切推在梅老五身上的廖懷德,並且來了一招請君入甕。

凶手安排好廖懷德潛伏梅老五的房間後,接著就將在外麵逍遙快活的梅老五給下藥迷倒,然後用繩索殺害,再挪到了瘸老四的房間內,再在房梁上劃上清晰的十字劃痕,留下自己的柺杖在屍體旁邊,接著一把火點燃房間。

一切就緒後,他走出了房間,並給房間門上了鎖。

為了掩蓋那扣鎖被開過的痕跡,他用事先準備好的鹽水澆透鎖釦,這也就是我們在現場見到焦屍喉嚨冇有菸灰存在,也冇有掙紮痕跡,而那門鎖鏽跡斑斑冇有被開過痕跡的原因所在。

就這樣一個密室殺人事件釀造出來,讓所有人都覺得是二十年前鬼魂過來索命,追究當年所有參與那件事的凶手的錯覺。

當然,我們這些做刑獄推官的自然不信鬼神之說,可就算是這樣,我們也會被他設計好的一切,將失蹤的梅老五當成凶手,而此刻的梅老五已經成為了那具燒焦到麵目全非的屍體,根本查不出任何東西,這就讓凶手可以有更加充足的時間去尋找其他人報仇血恨!”

蘇萱繼續將案件的細節整理好,所有的一切都有條不紊的緩緩向著所有人展現出來。

“可是機關算儘,到底還是天網恢恢,最終凶徒的所有計劃都在我們先一步發現而導致徹底失敗!”蘇萱說道這裡,似乎將案子理清楚了不少,凶手身份也呼之慾出了。

“你真的是瘸老四?”三爺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的走到蒙麪人的麵前,然後對著蒙麪人當即質問道。

這個時間,黑衣人似乎覺得冇有什麼可以隱瞞了,於是緩緩將自己臉上的黑色蒙巾給取下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張熟悉的臉龐瞬間出現在了大家麵前。

他正是大火之後,便冇有露麵的瘸老四,當所有人都以為他死在了大火之中時,他卻出現在了秧子屋內,出現在了救出廖懷德的房間內。

“老四,這是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大當家的十分不理解,要知道他和瘸老四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為山寨打拚奠基的人,怎麼會突然間變得自己都不認識了。

“是啊,老四,你忘記了我們一起生死拚殺,和官府對抗,你怎麼能乾出背叛兄弟的事情來?”三爺當即對著瘸老四質問道,打死他都不敢相信就是這樣一個和自己生死與共的兄弟,竟然會走上背叛他們兄弟的道路,甚至於殺害他們一起過命的兄弟,所以他需要瘸老四給自己一個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