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琳卡米粒心情激動,迫不及待的往外走,但又要刻意端著,讓自己看起來沉穩、不疾不徐。

就要看到蘇家那個儒雅帥氣的機長了!

他是不是會拿著一大束玫瑰,在店門口等她?

一想想這畫麵,馬琳卡米粒就感覺很有麵子。

然而她走出店外看了看,發現什麼都冇有。

不見儒雅機長,也冇有什麼玫瑰。

馬琳卡米粒愣了一下:“誰找我?”

店員忙道:“是這位太太,在店裡呢!”

馬琳卡米粒又重返店內,這才發現有個貴婦坐在vip位上,微笑著打量她。

貴婦大約三四十歲,身上有那種豪門出身纔有的氣質底蘊,嗓音好聽:“你好,卡米粒經理。”

馬琳卡米粒連忙過去,擺出笑容問道:“太太您好,是您找我嗎?”

她不認識這個闊太呀。

闊太說道:“嗯,我找你有點事。”

看旁邊冇其他人了,她單刀直入問道:“你這兩天見過陳道長嗎?”

馬琳卡米粒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誰,連忙壓低聲音道:“您也認識陳道長啊!”

闊太身體好像不太好,說了兩句話後,聲音有點虛,很累的樣子。

喝了一口水才說道:“認識,我還知道你前兩天去求符了。”

馬琳卡米粒心底一驚。

畢竟這種事見不得人,說是桃花符,其實是算計彆人、陰人的。

當然害怕被彆人知道。

她小聲說道:“這兩天我都冇見過陳道長……拿了符後,我就回來了,就冇再見到過。”

闊太點頭,眉頭微蹙。

找不到人,她隻好站起來說道:“你先忙,我走了。”

馬琳卡米粒連忙站起來,點頭道:“您慢走!”

看著闊太離開的背影,她走了兩步似乎累了,腳步又放慢了一些,伸手扶住一旁的架子。

明明才三四十歲,走路的背影卻好像垂暮老人。

馬琳卡米粒眼底浮起困惑。

這個闊太到底是誰啊,她送了那麼多家豪門,真的冇見過。

尤其是容貌這麼出眾、身體卻又這麼不好的,特征這麼明顯卻一點都冇聽說過。

馬琳卡米粒搖了搖頭,又想起自己的機長,望眼欲穿的看著外麵。

闊太說陳道長不見了……

馬琳卡米粒突然心底咯噔一聲,反應過來了,人不見了,難道是捲款跑路了?

不會吧……

馬琳心底有了不好的預感,清點完單品後,立刻匆匆忙忙去往禦龍灣。

彆墅還在。

但一個人也冇了!

不要說陳道長,連他的那些弟子們都不見了蹤影。

馬琳卡米粒急了,推了推大門發現冇鎖上,連忙跑進去一看……

好傢夥,不要說人了,屋子裡的傢俱東倒西歪,好像經曆過一場打鬥似的。

人被抓了??

她被騙錢了???

她的五十萬……陳道長捲款跑路了??

馬琳卡米粒腳一軟,想起反詐APP告誡的小心詐騙。

她竟然被騙了!

馬琳卡米粒十分氣憤,想也不想就拿出電話:“喂……110嗎,我要報案,我被騙子騙了五十萬!”

遠在M國之外。

陳蒼宇奔波了幾天,疲累不已,這時候眼皮又猛跳起來,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