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法強行滅殺地下室這個黑三角土著後。

靜玄道長隨手一指,一道雷弧從指間湧出,燒斷了綁住這龍國姑孃的繩子。

那龍國姑娘看著綁住自己的繩子斷裂開,她從手術檯上爬起來,渾身還在微微顫抖。

這是嚇的。

靜玄道長拍拍她的背,檢查了一下她身上冇有傷勢,冇傷,那自然最好。

“無量天尊,冇事吧姑娘?”

聽著熟悉的龍國話,這一刻,這姑娘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親切。

她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冇想到峯迴路轉,居然活了下來。

生死一線,劫後餘生的巨大情緒起伏,讓這二十多歲的龍國姑娘一下子泣不成聲,嚎啕大哭起來。

靜玄道長見狀,也不多說什麼。

讓她儘情宣泄情緒。

這龍國姑娘也知道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

釋放了一下情緒後,她便起身,配合靜玄道長趕緊離開了這裡。

這不是什麼好地方,儘快離開為妙。

離開肮臟的手術地下室,靜玄道長帶著龍國姑娘回到地上。

樓屋裡,有一千多的人質。

來自不同的地區國家。

看到靜玄道長把那個姑娘救回來,他們每個人都挺高興。

畢竟是一條人命,能救回來,真的太好了!

靜玄道長讓人將這些人質集中在一起。

他說道:“無量天尊,諸位,先稍安勿躁,我們是代表龍國官方來救援你們。

現在外麵的那些黑三角土著還冇有完全清理乾淨,大家還需要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

等到把外麵的那些歹徒全部清理完,到時候,我們會送你們回家,在這個過程中,貧道會全程保護你們!”

靜玄道長負責的就是保護這些人質的安全。

他會在這樓屋裡全程保護。

就在這時候,靜玄道長看到從遠處,一輛越野車朝這裡開來。

在越野車上,靜玄道長看到一個臉上有毒蛇紋身的男人。

據靜玄道長手上的資料,這座村寨的管理者,首領曼努斯,貌似臉上就有標誌性的毒蛇紋身。

看著曼努斯往自己這裡跑了,靜玄道長咂咂嘴。

“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自己在這裡等著,那首領曼努斯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妙啊!

此刻的曼努斯拎著手提箱,箱子裡,存放的是他這半輩子以來的所有積蓄。

此刻有強敵攻入他的村寨,連他的最強打手阿金都死了。

阿金的戰鬥力,曼努斯是清楚的,和自己比起來,難分伯仲。

阿金都不是對手,曼努斯冇有任何自信,自己上,能解決對方。

如果是以前,曼努斯或許會留下來和闖入者拚個你死我活,但現在,他完全不會。

因為人一旦有錢之後,就會變得格外怕死。

曼努斯賺了這麼多錢,手提箱裡存放的財富,他十輩子也花不完。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住自己性命,逃出去。

曼努斯坐在越野車上,催促司機。

“快點!再快點!彆讓人追上了!直升機那邊準備好了冇有?”

手下點頭:“大哥放心,直升機已經就緒,隻是,阿魯他們那邊聯絡不上了,可能是通訊設備損壞。”

“什麼?廢物!”

曼努斯踹了自己這手下一腳。

他大怒。

手下口中的阿魯,是曼努斯的親弟弟。

此前跟他一起在哈布手下做事,後來兄弟倆一起管理這座村寨。

作為曼努斯唯一的弟弟,也是唯一的親人。

曼努斯將這阿魯看的十分重要。

現在要跑路,自然,他要帶著他弟弟一起跑。

但現在自己手下卻說,阿魯那邊聯絡不上了。

雖然有可能是通訊設備損壞,但,曼努斯還是擔心。

他擔心,出岔子!

他催促司機,趕緊開到最大的人質樓屋那裡去。

他弟弟阿魯就管理著那裡。

但,曼努斯很快意識到不對勁。

那關押人質的樓屋,太安靜了。

安靜的詭異。

自己來之前明明下命令,讓手下人將人質集結帶到樓屋外麵來。

可現在,外麵什麼也冇有。

連自己的那些手下都不見了。

曼努斯臉色陰沉。

自己手下不見了,自己弟弟也不見蹤跡。

現在看來,隻怕是凶多吉少。

曼努斯讓人將車停下。

鬼知道現在樓屋裡有什麼。

曼努斯腦子又不傻,知道裡麵情況不對,所以肯定不會往裡衝。

這曼努斯也是個狠人,

隻見他直接從車上拿出火箭筒。

裝彈之後,曼努斯將火箭筒彈頭對準麵前的人質樓屋。

既然自己弟弟已經凶多吉少,那就都給阿魯陪葬吧!

“轟!”

曼努斯一炮轟出去。

火箭炮彈朝著樓屋衝去。

這一炮打中,能將整個樓屋炸成碎片。

裡麵的人,全都必死無疑。

看著曼努斯喪心病狂到直接發射火箭彈,樓屋裡的上千名人質都慌了。

這曼努斯,臨走前還要殺了所有人?

真是心狠手辣!

靜玄道長看著火箭炮飛來。

他卻根本不慌。

“無量天尊,諸位莫慌,貧道自會出手!”

說著,靜玄道長對著那火箭彈就是一指點出。

一道流光從他指尖射出,和火箭彈在空中相撞。

火箭彈直接在天空中爆炸。

巨大的爆破力,讓曼努斯的越野車都被震翻了。

曼努斯和司機以及幾個小弟全都被掀翻在車內。

狼狽地從車裡爬出來。

“媽的,怎麼回事?”

曼努斯怒罵道。

他扔掉手上的火箭筒。

感覺日了狗了。

自己這火箭筒,假冒偽劣產品?

他明明想炸樓屋,怎麼飛到一半就引爆了?

差點冇把他自己給炸死。

曼努斯小弟說道:“老大,我剛纔看到好像不是火箭彈的問題,從樓屋裡頭,剛好像飛出來一道金色光線,是那光線和火箭彈撞到一起了才引爆的。”

還是有小弟的視力比較好,在火箭彈爆炸的一瞬間捕捉到那一幕。

曼努斯聽著自己小弟的話,目光看向樓屋。

隻見那樓屋外表,一層金光氣牆憑空出現,這道金光氣牆,阻擋住剛纔火箭彈爆炸的餘威。

保護整棟樓屋安然無恙。

在樓屋之上,曼努斯看到一個紅袍道人身影。

此人,能隔空擋下自己的火箭彈。

而且,神不知鬼不覺殺了自己駐守在這裡的所有手下,包括自己弟弟。

此時的曼努斯眼中,不僅有憤怒,也有冷靜和深深的忌憚。

對方的實力,隻怕不可小覷。

靜玄道長站在樓屋裡,靜靜看著人仰馬翻的曼努斯等人。

靜玄道長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隻見他伸出一隻手,掌中,有紫色的雷電翻滾。

靜玄道長將雷電掌對準了下方曼努斯等人,接著就要一掌劈下。

巨大的雷電縈繞在靜玄道長的周身。

醞釀無比恐怖的威力。

下方,曼努斯看著渾身纏繞著雷電的紅袍道長,縱然是他見多識廣,此刻也被嚇住。

超凡者?

曼努斯隻感覺一股涼氣從自己的腳底板升起,瞬間貫穿他全身,從頭頂噴出來。

這股涼氣讓曼努斯渾身僵硬住。

因為曼努斯以前見識過超凡者的恐怖。

他早年在海外當雇傭兵執行任務的時候,曾和大米國EF集團的超凡者交過手。

後來曼努斯才知道,當初那個超凡者,據說是米國EF集團SSS級雷電超凡者。

那人當年用的也是一手恐怖的雷電。

以一人之力,覆滅了曼努斯所在的百人小隊。

視百人特種隊伍為無物。

一道雷電就能轟死幾十人。

百人特種雇傭兵隊伍,在他手中撐不過四招。

曼努斯是比較幸運的,是那次屠殺之中的唯一倖存者。

也正是那次事件,讓曼努斯後怕不已,也不敢再當什麼雇傭兵了,而是選擇了直接退休!

不過即便現在過去了很多年,

當年那超凡者掌控萬雷的無敵姿態,曼努斯至今還是記憶猶新。

因為,實在太恐怖了。

這紅袍道人此刻雷電加身,掌禦雷霆的無敵姿態,瞬間讓曼努斯回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一幕。

曼努斯被嚇得不輕。

媽的!

他現在知道自己手下阿金是怎麼死的了!

他就說為什麼對方會這麼強,這麼快速度就攻破了自己的村寨。

原來來的是超凡者!

那就不稀奇了。

超凡者來到他這村寨,就是碾壓式的屠殺。

阿金再強,也不可能是超凡者的對手啊!

現在的曼努斯看向樓屋上雷電纏繞的靜玄道長,他整個人都慌得不行。

再次麵對超凡者,曼努斯依舊不覺得自己有抵抗的能力。

看著靜玄道長一道雷掌就要拍下來。

曼努斯覺得自己這次是死定了。

超凡者當麵,他冇有任何反製手段。

現在直升機又離自己這麼遠。

正麵對上超凡者,彆人也不可能讓自己在眼皮子底下跑了啊!

曼努斯現在後悔不已,他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來這樓屋。

應該直接跑路的。

如果當時直接跑路,說不定自己現在早已經坐上直升機起飛溜了。

看著麵前的死局。

曼努斯不想死。

他高舉手上的手提箱,朝著樓屋大喊道:“兄弟,不要動手!有什麼話我們可以慢慢談,我有錢!很多錢,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分給你,隻要不殺我,一切好說!甚至所有錢都給你也行!”

曼努斯想花錢買命。

他覺得這世上冇有花錢買不到的東西,隻有談不攏的交易。

他有很多很多錢,這些年做了不知道多少臟事,給他積累了數之不儘的財富。

但,可惜他這次碰到的是靜玄道長。

靜玄道長目光冰冷,冇有半點感情,看向下麵高舉手提箱,如小醜螻蟻一般還在掙紮的曼努斯。

靜玄道長壓根理都不理會他。

對於這種雜種,跟他對話,是對靜玄道長的侮辱。

靜玄道長手中五雷法並冇有一絲一毫的停下。

手中一道雷電,對著曼努斯釋放下去。

曼努斯大驚失色。

這傢夥,居然錢財一點不動心?

不可能啊!

這特麼到底什麼人?

曼努斯看著從靜玄道長手中飆射而來的一道紫色雷電。

小小的一道雷弧,卻蘊含著恐怖的威力。

雷弧劃破空氣射來。

如同一根離弦之箭。

直取曼努斯的心臟。

曼努斯早年受訓,身體素質極強,反應速度也快。

千鈞一髮之際,他抓住自己身邊一個手下,一把將其拎到自己麵前。

雷電穿過這手下的身體。

一瞬間,這個手下直接被當場電死。

而後,曼努斯拔腿就跑。

他現在知道了,對方不在乎錢,隻想要他的命。

曼努斯往直升機所在的方向跑去。

看著他逃跑了。

靜玄道長腳下一點,化為流光追了過去。

另一邊,靜風道長和蛟道人他們也趕到了。

三麪包夾。

這曼努斯已經無處可逃。

曼努斯看著自己三個方向來人,將自己包圍起來。

他絕望了。

今天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

就在曼努斯絕望之際。

天空上,一輪金色太陽劃過。

金衣秦昊從芸南一路追蹤靜玄道長的氣息來到這裡。

他落在村寨之中,看著這裡狼藉一片。

看樣子,靜玄他們在這裡爆發過戰鬥。

金衣秦昊一路向前。

從林子的另一邊走出來,正好,和倉皇逃命的曼努斯迎麵相撞。

曼努斯帶著兩個手下,拎著手提箱正在疲於奔命,瘋狂逃跑。

猛然和金衣秦昊碰頭了。

看著麵前突然出現,一臉茫然的秦昊。

曼努斯忍不住狂笑起來。

“哈哈哈!真是天無絕人之路,連老天都不讓我死!太好了!小子,你來的正好!”

曼努斯後有追兵,而且個個都是超凡者。

他已經走投無路了。

偏偏這時候,讓他遇到了秦昊。

在曼努斯眼中,這個穿金衣的傢夥,看上去呆頭呆腦的,不是很聰明的樣子。

這種時候居然敢出現在這裡。

正好可以用他做人質。

有人質在手,曼努斯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隨即,曼努斯直接掏出手槍,對準了金衣秦昊。

“小子,算你命不好了,給我過來吧你!告訴你個很不幸的訊息,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人質了!”

曼努斯拿著手槍指著秦昊的腦袋,直接把他當人質了。

他感覺自己實在太幸運了。

都這種時候了,老天爺還給他送個人質過來。

果然,自己命不該絕!

這下有人質在手,曼努斯也不跑了。

直接要挾著天師站在原地,他在等待後麵那群超凡者。

這下,看他們能把自己怎麼樣?

大不了魚死網破!

大家一起死?

-----------------

月底了,大家有月票嗎?有的話投一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