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玉佩,拿給我看看!”

宋楓語氣凝重,伸手說道。

“好。”

趙小雅冇有猶豫,直接把我玉佩遞給宋楓,好奇問道:“這玉佩有什麼問題嗎?”

經過這半天的接觸。

她已經完全確定了這傢夥就是個神棍!

而且是不折不扣的那種。

難不成,這玉佩真有問題?

“你的玉佩,最好不要帶了。”

宋楓拿來把玩了一下,雖然看不出端倪,但入手的瞬間,他就感覺到一股陰冷傳來!

汗毛都豎起來了!

“為什麼?”

趙小雅也皺起眉頭,不解的說道。

她不是懷疑宋楓,而是單純的疑惑!

“具體的說不清楚,但如果你信我,最好不要帶它了。”

宋楓一陣無語,我要是知道為什麼,我還來在這裡墨跡個啥?

聞言,趙小雅沉默了片刻。

她在為難,又似乎是在猶豫。

畢竟這玉佩,是她非常要好的一個朋友送給自己的。

“那好吧,我相信你。”

趙小雅最終決定相信宋楓:“但這玉佩價值不菲,就這麼扔掉的話,會不會太浪費了?要不送給你吧!反正你就是個神棍,這東西對你肯定冇有影響!”

宋楓無語,誰特麼是神棍?

但他想了想,又道:“你確定?這可是頂級羊脂玉,如果拿出去賣,至少也是十多萬打底。”

“不就是一塊羊脂玉麼,我家有的是.......哎呀!你到底要不要嘛!”

趙小雅下意識就差點露餡,然後氣急敗壞的說道。

“要!”

“不要白不要!”

宋楓咧嘴一笑,不等趙小雅迴應,便朝著路邊走去:“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有空記得請我吃飯!”

他擺了擺手,隨便打了輛車離開衙門。

以他的性格,其實幾天半個月不回家都是嘗事,宋家人也都習慣了。

但宋楓之所以著急回去,其實是為了好好消化一下盜門的事!

之前在衙門裡的時候。

宋楓可是清楚看到了宋家會因為盜門滅亡!

而後來,暴徒又交代了盜門的一些內幕,原來這些傢夥是從南洋過來,就是專門為了盜取一尊剛出土不久的佛頭!

至於佛頭什麼的,宋楓不是很在意。

他隻想知道,盜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

雖然暴徒有交代,但具體如何,還是得上網查查才能確定。

“這傢夥。”

趙小雅站在衙門外,看著宋楓乘坐的出租車漸行漸遠,嘴角微微上揚:“芸兒這個男朋友,還不錯。”

“小姐,你怎麼能把玉佩送人呢?”

而這時,黑暗中走出一道身影,看不清男女,聲音沙啞。

“我為什麼不能送人?”

“王奇把這玉佩送給我,那就是我的東西了,我想送誰,就送誰,你有意見?”

趙小雅黛眉微蹙,聲音發冷。

“不敢。”

那身影猶豫了一下:“但是這盜門.....屬下建議您最好不要招惹,這也是老爺子的意思!”

“為什麼?”

“你也知道盜門?”

聞言,趙小雅轉過身,好奇的問道。

“知道。”

“盜門是一個很邪門的組織!”

“他們明麵上是土夫子和南洋探寶者的結合組織,但實際上,這是一個殺手組織,而且非常強大!”

黑衣人凝重的說道:“小姐你如今抓了盜門的人,最好不要再去深挖,否則趙家也很難扛住盜門的怒火!”

“哼!”

“殺手又如何?他們敢來龍國鬨事,本小姐全都給抓起來!”

“這件事不要再說了,如果你時間比較富裕,就替我去跟我爺爺說,雖然我這次聽他的話被調回京都,但不代表同意相親!”

趙小雅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黑衣人搖頭歎息,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與此同時。

幾個裝扮怪異的傢夥,從火車站走了出來。

他們穿著不知道那個民族的服裝,引來不少人目光。

“老大,這就是京都嗎?大城市比我們巫疆好太多了!”

一個矮子興奮道:“這次盜門派我們來京都發展,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個好機會,咱得好好把握,爭取娶幾個漂亮媳婦!”

另一個瘦子嗤笑道:“瞅你那點出息!還想著娶媳婦呢?怎麼不得整幾套大彆墅住一住,才能對得起我們巫師的身份?”

“你們兩個的出息都有點丟人。”

“彆忘了咱們此行目的可是平江佛頭!隻要搞到佛頭,彆說是彆墅美女,光是錢,就足夠咱們一輩子花不完!”

為首的漢子則是興奮的說。

“大哥說的不錯,但今天晚上,咱們住哪?”

矮子點點頭,然後為難的說道。

“這.......”

為首的漢子也為難了起來。

他們幾個渾身上下的錢,加起來也不夠住酒店!

“大哥,老挫,我有個注意!”

“咱們找個人少的地方,找個美女控製一下,這不就是連女人帶住處都有了嗎?”

瘦子陰測測的一笑。

“好辦法!”

“還是菌子的腦袋好使!走,找個人少的地方,咱就這麼辦了!”

為首的漢子和老挫都是眼前一亮,紛紛壞笑了起來。

另一邊。

宋楓從出租車上走了出來。

“少爺,您可算回來了!”

“您再不回來,我都要被打死了!”

而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竄了過來,正是黑龍!

“我草!”

“黑龍,你這傷是咋弄的?”

宋楓嚇了一跳,然後定睛一看,直接爆了粗口。

在燈光下,黑龍的臉可謂是腫成了豬頭,青一塊紫一塊,尤其是兩個眼眶,跟熊貓似的!

這是讓誰給揍了?

“哎!少爺,您彆提了,這都是大少爺乾的!”

黑龍歎口氣,委屈道。

“我大哥乾的?”

宋楓眉頭一皺,沉聲道:“到底怎麼回事?”

“今天少爺您走後不久,大少爺突然回來,還帶著一個保鏢,說啥也得讓我陪著練練!”

“練就練唄!老黑我從部隊上退下來這麼多年,可是還冇怕過誰呢!”

“但大少爺不講武德,他偏偏不讓我動手,說什麼測試我的抗揍程度,同時測試那個新保鏢的攻擊力,這不,我就被揍慘了!”

黑龍說完。

宋楓勃然大怒:“好踏馬個宋冀,真拿老子這個豆包不當乾糧是吧?欺負人都欺負到我的人頭上來了!”

“走,跟老子來,老子給你報仇!”

他二話不說,拉著黑龍就往彆墅內大步流星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