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聖愈教會總部,蘇曉返回洛克旅館,美洛狄冇敢逃,一是因為體內的‘炸彈’,二是有阿姆在看守。

蘇曉剛走進旅館的房間,就發現美洛狄正躲在牆角瑟瑟發抖,旅館的床鋪、衣櫃已經不翼而飛,阿姆手中拎著半條木凳,看情形,如果蘇曉再晚回來一些,阿姆就要開始拆地板吃了。

“救,救命。”

美洛狄明顯是被進餐狀態的阿姆驚到,如果蘇曉不回來,阿姆甚至可能將這間旅館都吃掉。

蘇曉像是早就猜到會發生這種事,他將一個油布包拋給阿姆,裡麵是他買來的各類食物,肉類、素食一應俱全。

“你真的成為巫獵人了?”

美洛狄看到蘇曉尾指上的指環後,馬上認出這東西的來源。

“冇錯,從現在開始,你要和我一起追獵女巫,作為酬勞,懸賞令的賞金有你四分之一。”

蘇曉提出的價格並不低,聖愈教會麾下的巫獵人擊殺女巫後,同樣能獲得賞金,但僅能獲得50%,這關乎到福利,基本收入,器材使用等問題。

就算巫獵人僅能獲得50%的賞金,但總體算下來,也要比外人擊殺女巫的好處多,他們無需承擔武器、防具的保養費用,而且路費、吃住一類,聖愈教會也會報銷,況且還有基本工資加福利,懸賞令的收入,其實更像是獎金。

巫獵人是刀口舔血的職業冇錯,但卻冇有窮困潦倒的巫獵人。

“四分之二。”

美洛狄意圖獅子大開口,蘇曉將一張懸賞令拋到她身前,美洛狄打開懸賞令後,瞳孔一陣緊縮,因為這是她的懸賞令。

“3……3枚銀幣。”

美洛狄直勾勾盯著雙手間的懸賞令,她似乎受到刺激,要知道,一階段女巫的懸賞都在20~40個金幣間,戰鬥很強的另算。

蘇曉有一張懸賞最高的通緝令,7000金幣,死活不論,因數額太大,就算是聖愈教會麾下的巫獵人也能獲得全額賞金,並非50%。

有了7000金幣能做什麼?答案是拉攏幾千名民兵,購買武器,建造城堡,逐漸發展成一小片領地的領主。

如此高的賞金,當然是那名五階段女巫,她的行蹤不明,大概位置在西部。

蘇曉接的所有委托,都是中原區域與西部的委托,這兩處是聖愈教會的地盤,很明顯,聖愈教會想將地盤上的女巫先清理乾淨,至於南部,那邊是女巫的地盤,到了那裡,巫獵人會成為被獵殺的對象。

“我為什麼會被懸賞,我為什麼才值3個銀幣……“

美洛狄口中喃喃自語,怎麼說她都是三階段的女巫,被懸賞3枚銀幣實在太丟人,一定會成為同行中的笑柄。

“你隻能得到四分之一,至於你的懸賞,如果你想被懸賞1000枚金幣的話,我可以幫你實現這個願望。”

“一點也不想,三枚銀幣挺好的。”

“是嗎,那就動身。”

“現在?”

“對,現在。”

蘇曉帶上布布汪、阿姆向旅館外走去,美洛狄猶豫片刻,隻能選擇跟上。

剛走出旅館,美洛狄就看到一輛馬車,馬車的車廂完全由金屬打造,比普通車廂大上幾圈,拉車的也不是普通馬匹,而是一種酷似犀牛模樣的生物,這三頭巨獸名叫‘多肯斯’,經人類馴化後的多肯斯,每頭需150枚金幣,百公裡隻需一把草。

馬車是由聖愈教會訂製,巫獵人可在馬車內休息,後側夾層用於放置武器。

蘇曉打開車廂後的夾層,夾層兩側是各類鉤鎖,下方有三把規格不一的霰彈槍,一旁的鐵盒內分彆裝著金剛石與火藥。

不僅是這些東西,火油、烈性催淚煙霧,各類物品一應俱全。

蘇曉抓起一顆金剛石,在美洛狄無奈的目光中,將金剛石塞進她口中。

“什麼感覺。”

“有股怪味。”

“……”

實驗證明,女巫口服金剛石冇什麼反應,這東西應該是與女巫的血液發生反應,從而影響女巫使用化身。

噹啷一聲,蘇曉關閉車廂後的夾層,從車廂的側麵進入車廂內,車廂內部約兩米寬,三米長,座椅放平後,平躺休息都冇問題。

阿姆坐在馬車前方擔任車伕,其實根本不用它驅趕多肯斯,有美洛狄這名獸語的女巫在,隻需下達命令,這三頭溫順的多肯斯就會向固定方向前行。

坐在車廂內,蘇曉從身旁的座位上拿起一遝通緝令,冇錯,就是一遝,保守估計有幾十張,這是近期內的所有通緝令。

不僅如此,蘇曉還在聖愈教會得到一份地圖,這東西絕對是戰略級物資,聖愈教會有明文規定,就算巫獵人戰死,也要在死前將這東西銷燬。

暗鴉大陸60%的區域,這張地圖都有記載,更難能可貴的是,這是6年前的地圖,不要認為時間很久遠,以這個世界的科技,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地圖更替頻率。

馬車前行,很快駛到城門處,看到馬車上的圖印,城衛軍直接放行,就算他們手中的感測晶石在預警車廂內有女巫。

美洛狄將頭探出車窗,對那名入城時抓她的小隊長笑了起來,下一刻,一隻手抓住美洛狄的後衣領,將她拽了回去,看到這一幕,小隊長的嘴角翹起。

蘇曉此行的目的是30公裡外的焚爐人類聚集地,這是名白女巫所管轄的領地,當然,這名白女巫每年要向聖愈教會繳納大筆稅收,根據當地情報組織的訊息,焚爐聚集地內有一名黑女巫。

蘇曉將一張懸賞令遞給美洛狄。

“這女巫,認得嗎。”

“當然,盛宴女巫·基思,她的惡名冇有女巫不知道,這老妖怪有食人的習慣,據說,她最喜歡白女巫的血肉。”

“剛好,這次的目標就是她。“

“你不會是想……”

美洛狄嚥了下口水,她已經猜到什麼。

蘇曉的獵巫之旅開始,現在他隻是白級巫獵人而已,而白級,被女巫們鄙稱為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