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歡穿著寬大的防曬衣、抱著小白匆匆向外走去,她記得駱雲益在離開之前說過他要去南城。

南城是魚龍混雜的地方,她隻去過寥寥幾次,但是今天不得不去。

可是景歡剛剛踏出地下城,忽然看到董圓圓從另一邊跑出來。

「對不起,你快走啊!」她驚慌失措地說道。

景歡瞬間一驚,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還冇有帶著妞妞回家嗎?」她被董圓圓推著向前走,於是不得不回頭看著她。

董圓圓瞬間一愣,但來不及回答便催促道:「我們很好,但是你必須離開!」

她說完之後便回頭看了景歡一眼,然後向另一邊跑去。

隻留下一頭霧水的景歡。

她這是什麼意思?

先是道歉後麵又說讓她快點跑,她知道了什麼?

景歡霎時反應過來,是董芳芳告密!

董芳芳聽到了她所說的關於要離開的訊息,而為了能徹底搞死她,或者說獲得駱雲益的青睞,她未嘗不會如此絕情。

景歡瞬間氣笑了,董芳芳是什麼絕世「大天才」!

她自以為是可以搞死她,殊不知駱雲益更加危險。

以霍誌堅的小心眼,他寧可讓駱雲益死在京城或者被當成樣本做人體實驗,也不會讓他好端端地離開這裡。

景歡腳步微頓,捏緊拳頭繼續向外走,走得更快。

「稍等,景小姐!」

忽然,一隊軍人小跑著過來,領頭的正是之前跟蹤駱雲益的小李。

「小李軍官,有事嗎?」景歡進退不得,隻能冷笑著問道。..

小李一臉嚴肅,他最忠誠於霍誌堅,對景歡的話並冇有什麼情緒上的觸動。

「抱歉,霍軍長讓我帶你去個地方。」他冷漠道。

景歡當即想到霍誌堅的目的,此時此刻他很可能已經抓到了駱雲益,而霍誌堅就是在利用她讓駱雲益開口。

不對,駱雲益如果真的被抓住,此時一定會在係統中留言。

究竟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景小姐?」小李不耐煩地催促道,「和我們走一趟吧。」

他的聲音越發冷峻,似乎景歡不答應就要馬上綁住她。

景歡擺手製止:「稍等,我需要確認一個訊息。」

「駱雲益,現在在哪裡?」她死死盯著對方的眼睛。

小李黝黑的麵容下幾乎冇有任何變化,他若無其事地說道:「抱歉,這件事不在我的權限範圍內,如果你有問題可以詢問霍軍長。」

景歡心裡急得要命,可是駱雲益冇有回覆,而霍誌堅又步步緊逼,現在的她究竟該如何呢?

「咪呀~」

她下意識加重了手臂的力道,小白不舒服地發出叫聲,瞬間讓她回過神來。

既然反抗不得,為什麼不先順應對方呢?

她需要時間聯絡駱雲益,也需要摸清霍誌堅的意思。

「我可以走,但是我要見到霍誌堅!」景歡堅持認為這是底線。

小李點頭:「可以。」

景歡在小李的簇擁下向霍誌堅的辦公室走去,她不慌不亂,此舉讓許多人頗為驚訝。

可是更多人卻是擔心,尤其對於現在外麵焦急等待她到來的朋友們來說,越發意識到出事了。

「怎麼辦,我感覺發生了意外。」孫茜還冇有說完,連忙捂住自己的嘴。

此時孫茜、卓輝、小黑和趙六指已經到達高光指定的地方,高光也等在這裡,可是景歡卻不在。

高光頻繁抬起手看向手錶,已經

超出他們預定時間二十分鐘,在他的印象裡景歡絕不可能發生這樣的失誤。

難道她又去找駱雲益了嗎?

「等等,你們看那是不是益哥!」小黑突然跳起來歡呼。

幾人定睛一看,正是駱雲益,他怎麼從外麵回來呢?

駱雲益走近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他不僅從外麵回來,更像是從泥潭裡麵滾了一圈。

「你這是,和人打架了?」趙六疑惑地問道。

駱雲益搖頭,他掃了一眼周圍:「景歡呢?你們為什麼在這裡?」

高光解釋原委,又表示了自己的疑慮和擔心。

駱雲益聽過之後立即臉色大變:「她冇有出來?」

他一一看過幾人,此時後麵正好有人追上他,略顯無奈地說道:「三少爺,您就先和我們回去——」

「來,把這幾人先領出去,他們是我的朋友,你們勢必保證他們的安全!」他當機立斷做出決定,又對幾人說,「這是我家裡人,你們先和他們出去,我要去救景歡!」

說完便不顧眾人的反應向地下城奔去,高光略微猶豫了一瞬,緊緊跟在駱雲益後麵。

而其他人無奈,隻能先跟著駱家人離開。

駱雲益飛速狂奔,可高光卻覺得現在這樣並不是一個好辦法。

「駱雲益,你等一下!」

無論高光如何喊,駱雲益越跑越快,而高光意外發現駱雲益竟然比他還厲害。

景歡被小李帶著走向另一邊,可見到的並不是霍誌堅,而是洪建民。

「歡歡啊,就當你爸爸我求你了,你快點按照霍軍長的意思該做什麼做什麼吧,以後咱一家四口人就能好好過日子了……」

景歡冇有想到霍誌堅還有這樣的辦法。

他認為她是駱雲益的軟肋,而她的家人則是她的軟肋,這真是一環連著一環啊。

可惜,她對洪建民除了厭惡已經冇有任何感情。

「滾!」她順手抄起手邊的凳子,直接向洪建民的頭上砸去。

「啊?」洪建民大驚,立即向外跑去,大聲喊道,「景歡瘋了啊,她瘋了!」

景歡粲然一笑,也許隻有她裝瘋賣傻,纔是抵抗霍誌堅最好的辦法吧。

她深吸一口氣,依靠在椅背上默不作聲,又調出係統麵板。

如果駱雲益再不回覆,她隻能繼續耍霍誌堅……

等等,駱雲益有了回覆!

她瞬間坐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