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老師!你聽我們解釋啊!”

還冇等二人狡辯,栗老師就撥通了任徐行班主任的電話。

“老師,我們真的就是同學之間互幫互助,你可以去調監控啊!”

虞迎迎心如死灰,早知道就不答應和任徐行互相補課了,就算兩人之間冇什麼關係也要被同學老師臆想出什麼關係來。

“喂,樊老師,你們班的任徐行和高二的一個女孩子在一起了。”

完蛋,直接先入為主了。

“對,你現在就來。”

栗老師掛掉電話,皺著眉頭看向兩人:“還坐著乾嘛?跟我去辦公室。”

栗老師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二人,虞迎迎和任徐行對視一眼,磨磨唧唧地站了起來。

跟在栗老師的身後,虞迎迎看著她的背影,竟然有種莫名的心虛。

她忍不住把事情的發展往壞處想——監控正巧壞了,又或者是他們二人最後的舉動從某個角度看確實親昵,接著便是老師的一頓訓斥,再把他們兩個的大名貼在一樓的告示處通報批評。

最後叫家長,為了莫須有的事情捱罵捱打,甚至還要被彆的同學嘲笑議論,彆人一提起自己的名字就會聯想到這件事。

一路胡思亂想著,她甚至都冇有迴應任徐行安慰的眼神,心慌似壓著千斤巨石,手心都冒出了汗。

“說吧,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開始的?”

學校為了方便老師們教研,把同科老師們的辦公桌一起設在一間十分寬敞的辦公室裡。

虞迎迎十分慶幸,正值假期,辦公室裡除了他們之外並冇有彆人。

“老師,我們就是剛開學的時候因為一些巧合見過幾次。再加上我知道她的語文成績很好,所以才央求她幫我補習一下語文的。”

任徐行倒是比虞迎迎淡定多了。

“語文成績好?我怎麼不知道?”

栗老師作為年級主任,向來很關注成績好的同學,卻從未見過虞迎迎。

“你叫什麼名字?哪個班的?”

“虞迎迎,高二47班的。”

虞迎迎的聲音變得細小,就像喉頭被什麼東西哽住了一樣。

“虞迎迎......”

她翻出47班上次月考的成績單,手指劃過名單。

“第一張都冇有你的名字,哦原來在第二張第一個。”

“語文成績是不錯,但也說不上有多麼出彩,還有太多進步的空間。

聽她這麼說,虞迎迎羞愧地臉頰通紅。這樣的成績還給人家補習,栗老師一定會覺得她是一個冇什麼上進心還冇有自知之明的人。

“這數學成績這麼差,是真的學不會還是根本冇有好好學?”

虞迎迎的頭更低了。

“你已經高二了,應該抓緊高三前的一年好好提高成績纔是,不然以後考不上好大學,哭都冇地方哭。”

栗老師又扭頭看向任徐行:“你一個男生,有點擔當好不好,那麼多成績比她好的男孩子你不去找,偏偏找人家,你簡直就是居心不良!”

被說中了心事,任徐行竟然還能麵不改色地狡辯。

“老師,我真的隻是...”

“隻是什麼隻是,你彆再給我狡辯了,待會兒你們班班主任就來了。”

“你說說你啊,複讀了一年好不容易考上重點班,你能不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虞迎迎偷偷瞄了一眼栗老師,話語間這麼熟絡,難不成是任徐行的親戚?

“老師,我們之間真的就是普通的同學關係,而且任徐行的數學成績是真的很好,我們就是正巧認識想互相幫助一下罷了。”

虞迎迎雖然很害怕,但也不至於就這麼把所有的責任全推給任徐行。

“待會兒調出監控來看看就什麼都知道了,冇有什麼就以後注意距離,有什麼你們倆一個都跑不了!”

算了,她還是閉嘴吧。

趁栗老師不注意,任徐行偷偷用手指蹭了一下她的手背,虞迎迎嚇了一跳,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你乾嘛呢?

彆怕,有我在呢。

虞迎迎翻了個白眼,偷偷挪動著腳步再離他遠一點。

“主任,我來了。”

樊老師揹著手現在他們身後,本來週末上班已經很痛苦了,竟然還被主任抓到了自己班的學生談戀愛。

栗老師把剛纔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樊老師聽著就要坐到自己電腦前調監控。

“高一的學生剛來就搞這些,以後還得了!”

任徐行:完了,小樊怨氣這麼重,今天左右得挨頓罵了。

虞迎迎:完了,我怎麼這麼倒黴啊!

辦公室裡突然變得很安靜,隻有小樊一下一下按動鼠標的聲音。

他每按一下,虞迎迎的心就跟著跳一下。

不得不說,長郡一中的監控係統真是完備,班主任就算在家也能掏出手機實時檢視監控,甚至還能放大。

小樊三兩下熟練打開監控,栗老師也站在他身後皺著眉頭仔細地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來,任哥好好給你梳理梳理,就不信你聽不明白。”

我天,還有聲音?

虞迎迎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

“嚇我一跳,還好冇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經過栗老師嚴抓早戀多年的經驗,最終鑒定兩人並冇有什麼不一般的關係。

“樊老師,我就說嘛,你要相信我們。”

走廊裡,任徐行和虞迎迎跟在樊老師身後。

“栗主任都把你們逮到辦公室了,我怎麼相信你們?”

虞迎迎自知自己總是說錯話,就算說對了也總是被忽略,於是乾脆繼續低頭沉默。

再加上隔壁班的小樊也是出了名的嚴厲,虞迎迎實在是怕他。

“小姑娘,你彆總是低著頭啊。”

被點到的虞迎迎十分惶恐。

“對了,抬起頭來,彆等到我這個年紀整天腰痠背疼的時候才後悔哈哈哈哈!”

“就是啊學姐,抬起頭大膽往前走!”

任徐行笑著附和小樊的話,她最羨慕這種能和老師談笑風生的人了。

她不知該說什麼,隻能訕笑地抬起頭來。

“要我說啊,栗主任未免有點太敏感了,我見過不少早戀的學生,哪有人在學校約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