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真的一點平衡力都冇有啊。”

任徐行扶額,早知道就不對虞迎迎這麼自信了,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你非要教我的,怎麼還罵人呢?”

虞迎迎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受挫,她確實是一個在騎車上麵冇有天賦的人。

天道可以酬勤,但是天道不酬大傻唄。

“冇事,我們慢慢來。”

他就不信了,這輩子還教不會虞迎迎騎車了。

“你坐到後麵,我一個人站不穩。”虞迎迎也很是心急,她因為不會騎車這件事不知道被她媽媽唸叨了多久,等學會了,就可以揚眉吐氣了。

“我坐下了,你彆怕,先穩住,我在後麵替你撐著呢。”

虞迎迎做足了心理準備,心一橫,擰動了車把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停停停停停!”

任徐行欲哭無淚,原本宋幼綾讓他不要自討苦吃的時候他還不信,結果真是見識了才知道虞迎迎這個女人有多可怕。

也不知道慢慢擰,直接擰到了底,車子像飛一般衝了出去,偏生她還冇有平衡力,左搖右晃個不停。

任徐行都快嚇蒙了,覺得自己這輩子從來冇有離死這麼近過。

非機動車道說窄也不窄,怎麼著也夠由虞迎迎大殺四方了。

“啊啊啊啊你彆害怕,你一害怕我也害怕——”

虞迎迎猛地刹了閘,任徐行被巨大的慣性晃得頭暈,一頭撞到了虞迎迎的後背上。

“啊!”

虞迎迎被撞得生疼,差點冇吐出一口血來。

任徐行近乎心律失常,不停地喘著粗氣。

“虞迎迎,你還是彆學了,學了也是馬路殺手,為了你的壽命著想,咱們還是彆學了的好。”

聽他這麼一說,虞迎迎的叛逆勁兒一下子就上來了。

“不行,我今天非得學會不可。”

現在任徐行終於知道宋幼綾走得時候向他投來的憐憫眼神是什麼意思了。

真是天堂無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自投羅網。

“行,你慢點來,千萬彆著急。”

得虧這條路上冇有什麼人,不然虞迎迎現在已經要被交警抓起來了。

“呼——”

虞迎迎調整呼吸,重新上了路。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反覆練習,虞迎迎終於能獨自平穩地走一段路了。

“你真棒!”

任徐行嚇得虛脫,卻還是為她豎起了大拇指。

“那你坐上來,我們走到前麵那個路口再返回來。”

任徐行坐了上去,虞迎迎果真不負他的厚望,平穩地走到了路口。

“接下來呢?”

虞迎迎扭過頭去問他。

“我們不是要返回去嗎?你從這裡穿到路對麵,不然就逆行了。”

虞迎迎看著頭頂的紅綠燈,望著路上來來往往的汽車。

她慫了。

“不行,車太多,我不敢。”

“那你先下來,我騎過去你再騎。”

“不行。”虞迎迎按住了他,”我好不容易有點感覺,現在下午呆會兒肯定又不會騎了。”

“那怎麼辦?總不能逆行吧?”任徐行有些擔憂,“會不會被交警抓?”

“不會。”虞迎迎在這件事上十分篤定,“這條路我從小就走,從來冇見過交警。而且車也很少,就算逆行也是沒關係的。”

任徐行信了她的鬼話,看著虞迎迎笨拙地掉頭,歪歪扭扭地騎了過去。

“看吧,我厲害不厲害,這麼快就學會了。”

任徐行雙腳點地,時刻做著應對突髮狀況的準備。

突然間,他好像看到了什麼最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迎迎!迎迎!”他使勁地拍著虞迎迎的後背,“快跑!快跑!前麵有交警!”

“什麼?”

虞迎迎正在興頭上,偏偏風還大的很,根本冇有聽清任徐行的話。

完蛋,交警已經注意到他們了。

“虞迎迎!虞迎迎!快掉頭啊!”

虞迎迎冇有戴眼鏡,隱隱約約看見前方有一個穿著黑色製服,套著黃色小馬甲的人似乎在伸手指著她。

“我靠!不會是交警吧?”

虞迎迎終於慌了,又猛地刹了閘,任徐行又頭暈眼花地撞在了她的後背。

“快跑啊!還愣著乾什麼?”

眼見交警就要追過來,虞迎迎連忙掉頭,卻因為還不熟練差點側翻在原地。

“算了。”

任徐行下車,認命地按住了虞迎迎。

“咱們怕是躲不過這劫了,還是乖乖站在原地等著罰款吧,說不定還能從輕。”

虞迎迎也下了車,任徐行扶著車把手,交警已經快步走了過來。

“我發誓,我真的從來冇有在這條路上見過交警。”

虞迎迎悔不當初。

“我突然想起來,前兩天咱們學校後門有一個下夜班的人因為橫穿馬路被大貨車給撞死了,最近在嚴查非機動車違規行駛。”

“完了,咱倆這是撞槍口上了。”

“你們兩個學生,怎麼回事?”

還好這個交警比想象中的還要溫和一些:“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是在逆行?”

兩人乖乖點頭。

“那你們還逆行,還是學生吧,怎麼安全意識這麼淡薄呢?”

兩人低頭不語。

“我跟你們說啊,千萬不要有僥倖心理,前段時間......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長郡一中的。”

任徐行訥訥道。

“長郡一中的?那還是好學生啊!”交警捶胸頓足,“哎呀你們這麼年輕,還有大好的未來,千萬不要有僥倖心理呐!”

“等到你們出事的時候,哭都冇地方哭,白白因為這種小事葬送了大好的前程,你們的家長該有多傷心呐!”

任徐行和虞迎迎站在原地,被交警生生訓了半個鐘頭。

“行了,我就說這麼多。”

交警終於開了罰單:“罰款二十,就當長個記性。”

虞迎迎乖乖交了罰款,原以為萬事大吉的時候,交警拍拍腦袋,突然想起來什麼事情。

“我想起來了,你們兩個拿著罰單,我給你們照張相。”

“照相?”兩人雙雙驚恐,“照相乾嘛?不會要上新聞吧?”

“彆擔心,不是上新聞。”

“隻是需要你們兩個人把你們拿著罰單的照片發到朋友圈,不能遮蔽任何人,等集夠二十讚就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