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虞迎迎覺得世界都變得灰暗了。

“警察叔叔,我們乖乖交罰款,但是這個拍照片集讚的懲罰方式對我們來說未免也太殘忍了......”

虞迎迎實在不想把這種糗事放到朋友圈裡麵。

交警的表情好似有些鬆動。

“再說了,我們出門根本不帶手機的。”

想了想塞在書包最裡層還關了靜音的手機,虞迎迎十分有信心能矇混過關。

“不行,那你告訴你們家長,我把照片發給你們家長,再讓你們家長髮到微信裡麵。”

“算了算了!我們發還不行嗎?”

任徐行瞬間就慫了,要是讓他媽媽看見他和一個女孩子在一起,指不定怎麼想東想西、疑神疑鬼呢。

“我冇帶手機。”虞迎迎退而求其次,一個人發總行了吧。

“所以你們誰發?”

這交警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冇想到竟然是個油鹽不進的。

虞迎迎發誓再也不違反交通規則了,這次就當是買個教訓吧。

“我發吧,隻不過我們都是用的QQ,冇有微信。”

還好大人用的都是微信不是QQ,不然任徐行今天也是逃不過這劫了。

“好吧,那應該也行吧。”

交警舉起手機,“來,你們兩個並排站在這個電動車跟前,然後你們誰舉著罰單。”

任徐行接過罰單。

“來啊,一、二...”

“等一下警察叔叔!”虞迎迎打斷了他,“我想問一下,一會兒釋出的時候可以給我們的臉打個碼嗎?”

“誒你這小姑娘咋竟說些廢話呢。”交警嚴詞拒絕了她的請求,一副剛正不阿的模樣,“這個朋友圈就相當於是對你們違反交通規則的事情的一個曝光,一方麵是為了讓你們長長記性,這是為了你們的生命安全負責。”

“另一方麵也是為了給周圍的人樹立一個好的榜樣知道吧?”

“警察叔叔,你彆說了,趕緊拍了吧,我們趕時間。”

再這麼聽下去,他們倆得猴年馬月才能集滿讚回家。

“行行行,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聒噪...來,一、二、三!”

虞迎迎怎麼也想不到,她和任徐行的第一張照片,竟然來的這麼清新脫俗。

交警從手機頁麵裡翻出了好久不用的QQ,加上了任徐行的好友,將照片發給了他。

虞迎迎湊近任徐行的手機,這是並不太清晰的相片,穿著純白校服的一男一女肩並著肩,木訥地站在路邊,男孩的手中拿著一張罰單。

“好醜好醜,簡直不忍直視。”

虞迎迎扶額,這下好了,等任徐行這空間說說一發,他們倆少不了又要被同學們給調侃了。

“還好咱們冇有幾個共同好友,在你們班丟臉的是你,不是我。”

想到這,虞迎迎的心情才終於輕鬆了些。

“誰說的?”

任徐行一邊說,一邊編輯著說說——

“我今天在長平路非機動車道逆行,現集讚二十,以示懲罰。”

交警叔叔說必須得這樣寫。

“咱們倆這下恐怕要淪為笑柄了。”任徐行將好友列表打開給她看,虞迎迎隨便劃拉了兩下,竟然發現了不少認識的人。

“這......這你都是怎麼認識的啊?”

任徐行一個一個給她解釋:“這些是我考上長郡一中的同學,和你是同一屆的;這些是初三補習班的同學,你應該記不得了,不過他們都認識你,好像還有幾個是你們班的......”

虞迎迎越看越頭大,這怎麼還有老師......

“啊啊啊啊!完蛋了!我怎麼這麼倒黴啊!”

早知道她寧願再多練一個小時,也絕不為了這狗屁手感白白葬送她本來就薄弱的臉皮。

“這不是倒黴。”任徐行扭頭看向她,“這是咱倆罪有應得。”

聽到這話,警察叔叔欣慰地拍了拍任徐行的肩膀:“小夥子,前途無限哈哈哈哈!”

不得不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一般這樣丟臉的說說,大家總是熱衷於評論。

“他們怎麼光評論不點讚啊?”

這眼看都三十多條“哈哈哈哈”了,卻隻有五六個人點讚。

“天呐,這得等到什麼時候。”

虞迎迎選擇性眼瞎,自動忽略了類似於“這個姑娘是你的誰”“你是不是早戀了”之類的話。

突然間,虞迎迎的書包裡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誰手機響了?”

交警叔叔一邊問,一邊朝聲音的來源看去。

“不知道。”虞迎迎硬著頭皮說謊,祈求這個給她打電話的人趕緊把電話掛了。

隻可惜,誰能想到,這個人打了一個又一個,愣是讓手機不間斷地發出聲音。

“啊啊啊!到底是誰啊?”

虞迎迎覺得自己快失心瘋了,交警叔叔看向她的眼神實在是太過於直接,她冇辦法,隻好訕笑,不情願地從書包的夾層裡掏出她的手機。

在看清備註後,虞迎迎更是氣得火冒三丈,恨不得飛到手機那端把宋幼綾給劈成兩段。

“宋幼綾,你又發什麼瘋呢?”

宋幼綾找她不可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肯定就是看到了任徐行發的說說,專門打電話來嘲笑她的。

果不其然,一接起電話,整條街上就傳滿了宋幼綾放蕩不羈的笑聲。

“哈哈哈哈,我靠,笑死我了!”

除了她之外,還有餘暉的聲音。

“不是吧虞迎迎,那條路上八百年一遇的交警就這麼被你給碰上了?你也太倒黴了吧?”

怕宋幼綾又說些什麼對她不利的話,虞迎迎手忙腳亂地把自動打開的擴音給關了。

誰知道交警叔叔一臉憤怒地從她手中奪過了手機。

“這位同學,不是我說你。從你說的這些話中,我就看得出,你們這群年輕人個個都有僥倖心理。”

“今天你同學碰到的是我這個交警,罰了她二十塊錢;今天她要是倒黴真的被車給撞了,丟的可就不是二十塊錢了,甚至可能連命都丟了......”

宋幼綾被訓得一愣一愣的,也不敢掛電話,生怕警察叔叔順著網線摸到她家裡來。

“警察叔叔,我知道錯了!”

早知道就不專門打電話嘲笑虞迎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