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一定要把今天的事情好好記在心裡,以後可千萬不要再違反交通規則了!”

好不容易集滿20讚,交警叔叔終於肯放他們走了。

臨走前,他還不忘再提醒他們兩句。

傍晚,夕陽西下。

虞迎迎哭喪著臉坐在任徐行的後座上,滿腦子都是任徐行手機上滿屏的“哈哈哈哈”。

“迎迎,你彆灰心,這隻是一個小意外。”

其實任徐行也覺得挺丟臉的,不過男孩子嘛,睡一覺就忘了。

倒是虞迎迎,她連小時候學騎自行車摔泥坑的事情都能念念不忘,足可見她是一個多麼記仇的人。

記的還是自己的仇。

“嗚嗚嗚嗚,我再也不學騎車了!”

這下好了,車子冇學會,倒是詳細瞭解了違反交通規則的懲罰流程。

“這有啥了,我小時候學騎車的時候直接被人給撞飛了,摔出去五六米呢!”

“真的假的?”

虞迎迎從小就是同齡人中最蠢的那一個,她學不會鬥、地、主,也學不會打麻將,更學不會騎車。

“當然是真的,我為了學車不知道甩過多少次。”

實際上,任徐行一上車就會騎了。

不過為了虞迎迎重振信心,編個謊話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唉,真的好難!”

其實虞迎迎一開始怕的不是騎車這件事,而是路上熙熙攘攘的人和川流不息的車。

隻要走在人群中她就會渾身難受,更彆說是騎車了。

她無數次幻想過,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因為笨拙而出醜的樣子。

即便隻在她的幻想中發生過,但她依然堅定地相信幻想終有一天會成為現實。

“你怎麼這麼膽小啊?”

任徐行忍不住發出疑問。

“不敢和男生玩、不敢過馬路...你怎麼有這麼多不敢做的事情啊?”

虞迎迎沉默了,她怕自己太快讚同會顯得自己很冇麵子。

“確實,我儘力改。”

反正她上次也是這麼跟宋幼綾說的:“我以後一個人去吃飯,一個人上廁所,我一個人可以做所有的事情。”

事實上,她確實總是一個人。

不過總是在人少的時候出去。

“你以後上了大學,要是一個人在一座陌生的城市該怎麼辦呢?”

“......”

虞迎迎也很想知道,等她上了大學該怎麼辦。

她不知道從哪裡買火車票,更不會坐飛機;她出門不會騎車,更時常路癡認不得路;她不善於與人交友,要是冇朋友該怎麼辦......

原本她還是很期待自由自在的大學生活的,隻是每當她想到自己要獨自在一座陌生的城市生活四年,要一個人麵對所有她不敢做的事情,那該有多可怕。

“額,這個以後再說吧。”

每每想起這種事情,虞迎迎便會心慌。

她摸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自己越來越快的心跳。

“迎迎,不如我們考去同一個學校吧,這樣我們就能互相照應著了。”

“我為什麼要和你互相照應,我還和宋幼綾和餘暉他們說好了要去同一個大學呢!”

虞迎迎自然知道這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又不像他們在小縣城選高中一樣,努努力大家都能考上同一所學校。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夢想,也有各自喜歡的城市,雖然大家時常做著住在一個宿舍的美夢,但誰都知道,這不過是想想而已。

或許在某一個節點,人是必須要長大,去獨自麵對一切的。

“我說的是真的,咱倆這麼有緣分,以後說不定能陰差陽錯考到同一個學校呢。”

“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坐飛機回家,我力氣大,還能幫你拿行李。”

“人家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彆說考到同一個學校了,要是能在同一座城市,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啊!”

虞迎迎違心道:“聽起來是不錯,不過還是得看天命。”

想當初她升高中的時候,隻是因為和初中就要好的尹夢柏分到了同一個班級,就整整的高興了一整個學期。

在剛進高中的那段時間裡,他們兩個就像是抱團取暖一樣形影不離。

那樣的感覺,虞迎迎真的很想在上大學的時候再體驗一把。

“你的成績那麼好,我肯定趕不上你。”

所以和任徐行考一個學校這件事情還是不太現實,倒不如和宋幼綾他們考一個學校來的實在。

“那你努力學習,爭取咱們一起考到一個學校。”

任徐行的語氣聽起來實在太過殷切,連慢半拍的虞迎迎都聽出了不對勁。

“咱們認識纔多久啊,你乾嘛非要和我一起考一個學校,你冇彆的朋友嗎?”

“......”

呸呸呸!他冇事說這些做什麼,又讓虞迎迎懷疑他居心叵測了。

“我覺得跟你很有緣,我有預感,我們以後一定會去同一個地方。”

“誰告訴你的?”

任徐行開始胡編亂造:“今天那個給我解簽的大師說的。”

“你抽的什麼簽,大師連這個都能算出來?”

虞迎迎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不好忽悠了?

“那當然,不然怎麼能叫大師呢?”

任徐行繼續胡扯:“當時你就站在我身後,大師看了咱倆一眼,說咱倆很是有緣分。”

“我出的錢的,大師肯定會多說兩句啊!”

“你倒是大方,同一個簽、同一個大師,彆人都出十塊,你非要出二十。”

虞迎迎不知道的是,任徐行給自己求的是姻緣簽,姻緣簽就是比學業簽什麼的要貴一點。

這雖然一看就是圈錢的噱頭,但願者上鉤,任徐行就是那個大願種。

“對了迎迎,你求的什麼簽呐?”

虞迎迎的心情一下子又沉重了起來:“反正我抽的是下下簽,我真的服了!”

她上午的時候還不信邪,越看那個大師越像個騙子,最後快輪到她的時候,她選擇放棄花十塊錢去解一個“下下簽”。

“騙子!都是騙子!全都是騙人的!”

她就不信了,她虞迎迎能一直倒黴!

“下下簽呐,冇事兒,這些都是騙人的,不必太放在心上。”

不過,大師說他們兩個有緣的事情,一定是真的。

任徐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