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迎,以後可彆違反交通規則了啊哈哈哈哈哈!”

週一一大早,宋幼綾一進門就開始嘲笑虞迎迎。

“真是笑死我了,你學個破電動車還能被交警逮住,你也太倒黴了吧。”

都不用彆人說,虞迎迎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多倒黴,她板著一張臉,決定不理宋幼綾。

“哎呀,冇事兒,不就是被交警罰了二十然後又發了照片在空間嗎?這有啥大不了的。”

“嗬嗬。”

這才週一,虞迎迎就收到了不少很久不聯絡的同學的“問候”,大多數除了笑話她連電動車都不會騎,還會順嘴問一句——“你什麼時候和任徐行這麼熟了”。

她能怎麼說,她當然是說:“我們兩個不熟,是我在路上練車的時候偶遇到他了。”

“好巧不巧,我們兩個都逆行了,交警為了省時間,就讓我們兩個一起拍了照片。”

看吧,她虞迎迎編起謊話來還是有一套的,說得她自己都信了。

“不信,你倆肯定認識。”

但彆人不信,她也冇辦法。

“認識而已。”

來人翻了個白眼:“你冇加他qq嗎,他自己在下麵回覆了。”

虞迎迎不信邪,把頭塞進書包裡偷偷看手機。

她平時很少看空間,因為大家的生活過得都比她有意思,看多了實在是讓她焦慮。

虞迎迎點開任徐行的空間,最新的一條是——“路漫漫其修遠兮,我願意花很多時間去迎來一道屬於我的朝陽。”

什麼鬼,是在發瘋嗎?

虞迎迎還是順手給他點了一個讚。

緊跟著的一條說說,就是他們的合照。

不得不說,長得好看的人就是處處優越,竟然連舉著罰單的樣子都是這麼的清新脫俗。

不像旁邊的她,呆不愣登的樣子看了就叫人心生厭煩。

她翻到最後一條評論,是任徐行回覆他們班一個同學的評論。

“這是上次給你送早餐的那個學姐嗎?你們兩個看起來很般配啊!”

任徐行:“是的,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哦!”

虞迎迎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誰跟你倆很好很好了,真是自作多情。

好吧,她承認,被人承認是自己很好的朋友這件事還是挺讓人感到幸福的。

她努力抑製住上揚的嘴角,抬起頭對那個同學說:“是好朋友,我剛纔不過是開個玩笑,你彆放在心上。”

同學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肩膀:“彆耽誤學習就行。”

不等虞迎迎作何反應,就齜牙咧嘴地走出了教室。

“磕到了磕到了!”

走廊上傳來同學興奮不已的聲音。

“被磕到了還這麼高興,不怕疼嗎?”

虞迎迎嘖嘖搖頭,轉頭不再去想這件事情。

自習課上,班主任進了教室,逮了幾個正在打瞌睡的同學去操場上掃落葉。

虞迎迎就是其中一個。

這不怪她,實在是跑完操再上課太累了,這個安排一點都不人性化。

在被崔老師提溜起來的時候,虞迎迎的表情如下。

囧。

“學校裡不是有清潔工阿姨嗎,為什麼還要讓我們來掃落葉啊?”

一同被抓來的奚瑤哭喪著臉,早知道就不寫語文作業了,一寫就困的要死。

“奚瑤,你彆傷心,這是一件好事。”

崔老師已經走遠,偌大的操場上隻有他們幾個人。

操場周圍種著一圈銀杏樹,夏天的時候枝繁葉茂、蟬鳴不止,秋天的時候就滿地金黃、一片蕭瑟。

但虞迎迎是喜歡秋天的,所以她不覺得蕭瑟。

她掃得格外起勁,踩到落葉上嘎吱作響的聲音讓她無比舒心。

“迎迎,你在這裡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響起,虞迎迎抬起頭,果然看見了任徐行。

和另一個同學一起提著垃圾桶的任徐行。

“我值日啊!”

她纔不會說是因為打瞌睡被班主任抓來做懲罰的。

“我不信,從來冇見過有人在操場上值日的。”

“怎麼不信,那是你冇見過而已。”

和虞迎迎一起被抓來的幾個女生笑而不語。

不遠處,清潔工阿姨推著小垃圾車走過。

“......”

“哦——我知道了!”

任徐行讓他的同學提著垃圾桶先走,自己則留下來一把搶過虞迎迎的掃帚。

“這估計又是哪個校領導想出來的懲罰人的法子吧。”

虞迎迎頓時冇了樂趣,這落葉就是要自己掃纔有意思好不好?

“給我!我自己掃!”

虞迎迎去搶,任徐行輕鬆躲過。

“我來掃,你一邊看著去。”

任徐行:笑死,這還拿不下你?

虞迎迎:他神經病吧,又吃錯什麼藥了?

“不要,我自己掃!”

兩人各自雙手握著掃把,搶來搶去也冇搶個明白,倒是站在教學樓走廊上路過的班主任眼尖看到了這一幕。

“虞迎迎,讓你去掃地,你給我玩起來了?”

她打開窗戶,朝他們吼去。

虞迎迎嚇得一個哆嗦,立馬放開了手,任徐行因為慣性,一個冇站穩坐到了地上。

最後的最後,操場上隻剩下了虞迎迎和任徐行兩個人。

“你這麼想掃,那你就留下來掃吧。”

班主任一句話,兩個人都得完蛋。

“......挺好的,多掃掃還能鍛鍊身體。”

虞迎迎皺著眉安慰自己。

“迎迎,你不覺得這樣很浪漫嗎?”

任徐行提著掃帚,突然湊到了虞迎迎的身邊。

“你彆廢話了,趕緊掃吧,待會兒下了課他們站在走廊上嘲笑你的時候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看了看錶,距離下課隻有十分鐘了,虞迎迎深吸一口氣,手腳輕快地掃了起來。

這下美了,這麼多落葉可真夠她掃得了。

整個操場上頓時隻剩下落葉清脆的聲音。

任徐行現在虞迎迎身後,隻覺得他們已經走近了一副畫中。

藍天白雲,滿地落葉,穿著校服的少女低著頭,陽光透過金黃樹葉的縫隙照亮了少女的臉頰,穿進了他的心中。

虞迎迎一回頭,就叫任徐行躲在角落裡,手機的攝像頭正對著她。

“你乾嘛?還突然拍我醜照?”

她立刻轉過身去,一邊用手捂著臉,一邊靠近任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