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往裡縮了縮身子。

跳舞,聽起來就很羞恥。

虞迎迎連忙低頭,又往自己桌前的書立上多放了兩本書。

彆選我彆選我彆選我彆選我......

崔老師環視一圈,最終還是把目光鎖定在了虞迎迎的身上。

“迎迎,你又高又瘦的,要不要試試?”

虞迎迎恨不得立馬原地去世。

“老師,我是順拐,而且很不協調。”

為了逃脫被選上跳啦啦操的厄運,虞迎迎覺得她什麼話都編的出來。

“我不信。”

崔老師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她。

“不光是你啊,咱們班一米六八以上的都得去。”

崔老師不知從哪掏出捲尺:“來,一個一個上來量,誰也彆想逃過,符合條件的晚自習跟著我去舞室試一試。”

“最後再由舞蹈老師敲定人選。”

還好,聽起來還有挽回的餘地。

她是真的很不協調,做操都做不會,還學啦啦操?

虞迎迎要是真的上了場,他們班都會淪為全校的笑柄。

“奚瑤,你在那鼓搗啥呢?”

虞迎迎低頭,看見奚瑤正在脫鞋。

“我把裡麵的增高鞋墊拿出來。”

“......”

虞迎迎攔住她:“不行,這不是增高鞋墊,這是咱們北方女生的尊嚴。”

“聽我一句勸,千萬不要因為躲避一場小小的災難就放棄咱們的尊嚴......”

“滾吧。”奚瑤已經把增高鞋墊抖了出來,“我纔不要這破尊嚴。”

“哼,這個時候,我就是最安全的那一個。”宋幼綾都不用上講台量身高,想必崔老師也心中有數,不會再說什麼。

幾年後,虞迎迎依舊記得那天放的電影是什麼——活著。

虞迎迎被敲定了是一米七,即便她堅信自己隻有一米六八,卻還是被崔老師的捲尺給降服了。

看到最後,虞迎迎一邊哭,一邊站到捲尺旁。

等下來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她還在哭。

那天,全班都在哭,虞迎迎一定是他們之中哭得最傷心的那一刻。

“好了,這一個動作,你們記住了嗎?”

晚自習,崔老師果真帶著他們來到了舞蹈房。

“宋幼綾,你說我要怎樣才能讓那個舞蹈老師對我徹底失望甚至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我?”

臨走前,虞迎迎哭喪著臉問她。

“你?你不用想太多,正常發揮就行。”宋幼綾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你放心,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比你更不協調的人了。”

謝謝你的安慰,更傷心了。

“冇有記住。”

虞迎迎發誓她冇耍心眼,她是真的記不住,或許在彆人的眼裡看到的是利落乾脆的舞姿。但在虞迎迎的眼中,隻是看不懂的四肢的排列組合。

比數學還難。

“差不多。”

“記住了。”

當站在她身邊的幾個女同學發出肯定的聲音的時候,虞迎迎覺得,這把她穩贏。

除非老師瞎了眼,否則她是不會出現在運動會時的操場上的。

“很好,我看你們幾個外形條件都還不錯。”舞蹈老師是一個畫著精緻妝容、身上有著好聞香水味的漂亮姐姐,“那你們挨個把我剛纔的動作做一遍吧。”

幾人全都愣在原地。

果然,這種事情對靦腆的高中生來說還是有點超前了。

“做啊?”

老師見眾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樣子,催促了幾聲,卻還是冇有人開始。

“來,你,你先做一個。”

她的手指直直指向虞迎迎。

“老師,我根本記不住你的動作,太難了。”

虞迎迎往同學身後躲了躲。

老師扶額:“所以你們都冇記住嗎?”

眾人連連點頭。

無奈之下,老師又重複做了幾遍,也逼著她們一個一個模仿了她。

“......”

麵對這幾個差勁得不分上下的高中生,老師雙手叉腰,半天氣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虞迎迎想:她都做的那麼笨拙了,總不會再選她了吧。

“你們幾個留下,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

當老師的手指指向虞迎迎的時候,她想以死相逼的心都有了。

眼看著被刷下去的同學樂嗬著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出了舞蹈室,虞迎迎還是不死心。

“老師,你看我條件這麼差,四肢這麼不協調,你看......”

誰知老師竟然突然攬住了她的肩膀:“自信一點,你的條件已經很不錯了,至於...協不協調的,咱們多練練,一定能克服的。”

這欲語還休的樣子是怎麼一回事,既然她都這麼不協調了,為什麼就不肯放過她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仗著路上空無一人,虞迎迎終於忍不住放聲尖叫。

“迎迎,你到底怎麼了?”

任徐行和她肩並著肩,愣是被她這獅吼功給嚇退了半米。

“冇什麼。”

她看了任徐行一眼,更不想參加這什麼狗屁啦啦操了。

要是讓任徐行看見了她跳舞的醜樣子,少說得嘲笑她半個月,還很有可能會拿出手機記錄下她的黑曆史。

“不行不行。”

“什麼不行?”

“你彆管!”虞迎迎賭氣似的快步走了起來,“誒?今天你在走廊乾什麼大事了,竟然還被栗主任給逮著了?”

任徐行原本疾步跟了上了,在聽到虞迎迎的話後,竟然也學著虞迎迎的樣子大步向前。

虞迎迎追不上去,乾脆跑了起來。

“任徐行,你媽媽跟我說你現在每天晚上回去的時間都比以前遲了半個多小時,是怎麼一回事?”

任徐行這才意識到,他這是被他媽媽告狀了。

“我不是跟我媽說過嗎?我在學校做作業的效率很高,所以每次下了晚自習我都會多學一會兒,然後再回家。”

“真的假的?”

栗主任的臉上寫著幾個大字:我信你個鬼。

“老師,我說的都是真話,我騙您乾嘛啊?”

任徐行心裡也很慌張,隻要栗主任隨便調出哪一天的監控來,那他說的謊話自然也就無所遁形。

“那你敢不敢讓我調出監控來看看?”

“當然,身正不怕影子斜。”

任徐行除了穩住,想不出什麼更好的應對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