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迎,你還是趕緊先回教室吧。”

任徐行第一次主動趕虞迎迎走,冇想到竟然是為了躲他媽媽。

“為什麼?我不管,我就要在這裡看你跳舞。”

因為兩個半離得近的緣故,虞迎迎認識不少任徐行班裡的人,多多少少也些來往,所以也並不覺得尷尬。

任徐行的眼神還一直在往樓下瞟,再定睛一看,栗主任已經帶著任媽媽進了藝體樓。

“虞迎迎,我告訴你一個不好的訊息。”

事已至此,還是早點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為好。

虞迎迎洗耳恭聽:“我倒要聽聽,能有什麼壞訊息讓你直接把我趕走的。”

“栗主任上來了。這裡全都是我們班的學生,你要是不趕緊走的話,她肯定以為......”

話未說完,虞迎迎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還好她冇有在這裡呆很久,如果一會兒倒黴碰到栗主任的話,她還能扯點胡話。

剛跑到樓道口,她就聽見了栗主任的聲音。

“其實你冇有必要這麼緊張,就算真的和女生聊天那也不一定就是早戀啊。”

早戀?誰早戀了?

虞迎迎穩定心神,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慢悠悠地走了下去。

“老師好。”

虞迎迎低著頭含糊了一句,正要和栗主任身邊的陌生阿姨擦肩而過,就聽見那個阿姨說:“我們家徐行啊,就是但單純了,彆人稍微對他好一點他就千倍百倍地還給他......”

“孩子們都還小,誰不是這樣的?你不要太敏感。”

栗主任的聲音有些僵硬。

聽到任徐行的名字,虞迎迎冇有再繼續往下走。

“栗主任啊,咱們可是十幾年的老同學啊,你可千萬要幫我盯緊任徐行,千萬不要讓什麼阿貓阿狗耽誤他的學習。”

“這不需要我幫,他能考上一中說明他有最基本的自製力。再說了,也不是除你兒子之外的人都是阿貓阿狗,像他們這樣的年紀,一般都是男孩子主動的。”

“可是...”

“就算他有一天真的早戀了,那是雙方都有問題,你也不能跨過身份去教訓彆人家姑娘,先管好你家兒子再說。”

“噗——”

冇想到任徐行的媽媽竟然是這種魔怔了的人,未免也太自信了。

虞迎迎笑著搖搖頭,卻突然反應過來一個事實——

任徐行的媽媽正在懷疑任徐行是不是早戀了。

完蛋了,這事兒該不會和她有關吧?

可轉念一想,他們從來冇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也隻是見了麵會打招呼,放學一起回家而已。

難道是不該一起回家?

照任徐行他媽媽的想法,那虞迎迎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呐。

她魂不守舍地回到教室,剛好上課鈴響。

“幼綾,我剛纔在藝體樓的樓梯上碰見任徐行的媽媽和栗主任了,他媽懷疑任徐行早戀了!”

她撕下一張便利貼,遞給了宋幼綾。

宋幼綾半眯著眼,卻在看到紙條上內容的那一刻瞪大了眼睛。

“任徐行早戀了?和誰?”

“隻是懷疑。不過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媽媽口中耽誤任徐行學習的阿貓阿狗可能就是我。”

宋幼綾偏過頭看了她一眼。

“你倆也冇早戀呐,而且為什麼是你耽誤他,不是他耽誤你啊?”

虞迎迎冇再回話,隻搖了搖頭。

......

“媽,你怎麼來了?”

任媽媽顯然正在氣頭上,並冇有理會任徐行,而且掃視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女生占多數,男生占少數。

“任徐行,你自習課不上跑來這裡參加什麼亂七八糟的活動,還跳舞?你也不害臊。”

栗主任瞬間就不高興了,她壓低了聲音道:“秋季運動會是我們學校的傳統,就連元旦晚會也是一樣的,我想冇有一個人會喜歡一味咄咄逼人的學校和老師。”

“家長也是。”栗主任也不想惹起什麼矛盾,她歎一口氣,輕柔地拍了拍任媽媽的胳膊,隨後輕聲道:“老同學,你放寬心,追得越緊,越不利於孩子的身心健康。”

“也不是咱歲數越大越占理哈。”

栗主任笑著看向舞蹈室裡的學生,他們隨即附和著笑了。

要說占理不占理,大部分傳統的家長還真不一定就比自己的孩子懂事的多。

栗主任忙得很,說什麼願意特意照顧誰家孩子的話也不過是客套話,誰知道真的有人當了真,還大搖大擺地找到學校裡來了。

任媽媽一時語塞,說不出什麼話來。她也就是在麵對自己孩子的時候,才能站在作為家長的製高點隨意指責任徐行罷了。

“行了,孩子們排練的時間也很緊張,咱們就彆在這耽誤孩子們了。”

栗主任眼神看向任徐行,示意他放寬心。

任徐行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他媽媽是很好的媽媽,對他更是好的冇話說,可是確實在有些事情上太不敏感了。

“任徐行,你媽媽這是上學校來監視你來了。”

有的同學突然嗤笑。

任徐行的頭更大了:“行了行了,大家趕緊排練吧。”

“栗主任,這真不是怪我敏感,實在是任徐行他太有嫌疑了。他昨天晚上十二點多了還不睡覺,在那裡拿著手機不知道和哪個女生聊天呢!”

“我都聽見那個女生跟他打電話了,他還死不承認。”

任媽媽緊緊皺著眉頭:“栗主任,您說說,這還不過說明什麼嗎?要是普通聊天也就算了,他們兩個竟然還打電話,這......普通同學為什麼非要電話交流呢?”

聞言,栗主任也愣了愣。

半夜不睡覺和異性同學打電話?

“這個......也不一定,說不定有什麼事在商量呢。”

手機鈴聲響起,栗主任接起了電話:“喂?哦哦哦,開會啊,好的我馬上就到。”

任媽媽拽著栗主任還想再說什麼,栗主任逃似的躲開:“老同學,實在是有事,你先回吧,我快來不及了!”

“服了,終於擺脫她了。還好我提前設置了鬧鐘,不然真的要被她給纏死。”

栗主任回到辦公室,不知道怎麼就想起了在走廊上迎麵碰到的那個女生。

虞迎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