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迎迎實在嘴笨,尤其是越到這種/馬上將要成為“眾矢之的”的時候,她就越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其實......”

“既然班主任都已經選好了,那就直接讓虞迎迎上就好了。”

冇等她組織好語言,身邊的同學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賀昀是他們班的班長,一直都是一個很要強的人,雖然不一定會在這些地方要強,但絕對不希望自己成為被矇在鼓裏的陪跑著。

她的眼神中微微鬆動,卻仍舊是緊緊皺著眉頭。

“是啊老師,既然已經定下虞迎迎了,我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不是,其實我也不想的,我覺得你們每一個人都比我跳得要好的多,而且我的心理素質也不是很好,我怕我到時候會緊張地一個動作都想不起來。”

虞迎迎的心中“嗡”的一聲,除了揪緊的心臟和發燙的臉頰,還有幾人傳來的誤解的目光,她什麼也感受不到了。

可無論她怎麼說,都給彆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冇事兒,咱們肯定也不能這麼草率地決定。”舞蹈老師卻是一下子就看出了虞迎迎的窘迫,“咱們每個人都試一下,才能真的看出誰更適合。”

“迎迎昨天下午已經找我說過了,是我忘了這件事情,搞得迎迎還以為我已經告訴過大家這件事了。”

“好了好了,你們大家再練習一下這幾個動作吧,讓迎迎休息一會兒。”

聽她這麼一說,虞迎迎終於鬆了口氣,眾人也冇有再在這件事情上多加關注,轉身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不過她心裡還是很懊悔的,她從一開始就應該果斷地拒絕班主任的要求,現在就不會搞得這麼騎虎難下了。

虞迎迎的腳隻是被輕輕踩了一腳,現在已經一點感覺都冇有了,她卻還在糾結這件事情,就連什麼時候下課的她也不知道。

“迎迎,你的腳冇事吧?”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教室裡已經隻剩下她和賀昀兩個人了。

“我冇事。”她重新揚起笑臉,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你怎麼還不走啊?”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賀昀細細看了她一眼,“走吧,我和你一起走。”

“一起走啊?”

下課鈴剛響,校園裡的人並不是很多,虞迎迎一般都會趁這兩三分鐘趕緊回到教室。

她和這幾個同學並不是很熟,所以也不想和她們一起走,一般都是一個人快步走回去的。

可今天,她慌神的這會子功夫,校園裡的人已經多了起來。

賀昀向她伸出手,虞迎迎不是很想接,卻又害怕這樣會讓賀昀很是難堪,所以還是把手放到了賀昀的手上。

“其實你不用扶我的,我現在已經一點感覺都冇有了。”

賀昀使力拽了她一把,虞迎迎站起身後,兩人同時放開了對方的手。

如此這般,還是有些尷尬的。

虞迎迎最怕的就是尷尬。

“賀昀,我突然有點想上廁所,不如......你先回去吧,我得再去上個廁所。”

與其和賀昀一路沉默著回教室,還不如等到快上課的時候再自己回去。

“這麼巧,我也想上廁所。”

“啊......”虞迎迎徹底蒙了,“那...那我們一起走吧。”

賀昀背起書包,站在門口等著虞迎迎。

“賀昀,我是真的覺得你跳的很好,你真的不想當領舞嗎?”

反正不說話更尷尬,還不如趁這個機會好好解釋解釋這件事情,她們應該或許大概可能也不會和她一樣想這麼多吧......

兩人並肩走著,虞迎迎卻莫名有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賀昀走得很慢,虞迎迎隻能極力地控製著自己的速度,比她再慢一點,才能不作聲色地觀察到她的表情。

“迎迎,其實我覺得你挺倒黴的。”

賀昀突然扭過頭來,神色認真地看著她。

“啊?這話怎麼說?”

“其實咱們都是被迫來參加這個活動的,不過是趕鴨子上架罷了,誰也不想當那個領頭羊。”

“你就是因為長得太漂亮了,所以在我們之間也是很有優勢的,所以不論你跳得怎麼樣,老師們都想把你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

“啊?”

是虞迎迎幻聽了還是賀昀瞎了,她說誰好看來著?

“我......我哪好看啊?我一傻大個,唯一的有點可能就是看著比較長吧,所以班主任纔會選我。”一想起班主任,虞迎迎就滿頭的黑線,“賀昀,你知道嗎?崔老師跟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是真的很不願意。”

“可惜我太害怕她了,不敢拒絕。當時舞蹈老師說這件事的時候,我還以為班主任冇有跟她說呢,害的我以為自己已經躲過這劫了...”

虞迎迎逮著機會就開始給自己辯解。她想,這麼說賀昀應該不會怪她了吧?至於剩下的幾個人,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賀昀拍了拍她的肩膀:“冇事兒,換做是我,我也是不敢的。不過你也放寬心,舞蹈老師不是說了每個人都要試試的嗎,花落誰家還不一定呢。”

“嗯嗯。”

虞迎迎點點頭,心裡卻還是像壓著一塊大石頭一樣。

兩人回到教室的時候,剛好打了上課鈴。

“你回來了。”宋幼綾見她坐下,立刻從桌子裡拿出一袋零食。

“這是任徐行給你的。”

“任徐行?他好端端地給我這些東西乾什麼?”

就不怕他的小女朋友知道了吃醋嗎?

呸呸呸!

宋幼綾眼睜睜地看著虞迎迎突然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那個袋子很大,抽屜裡根本放不下,又不能乾拿著等著被老師罵,虞迎迎嘟囔一聲,直接把它放到了兩人中間的地上。

她突然心跳如雷。

該死的,任徐行有冇有女朋友關她虞迎迎什麼事啊,再說了,任徐行不都說了是個意外嗎,她這樣一直揪著不放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你怎麼突然生氣了?”宋幼綾不敢招惹她,“這裡麵還有一張紙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