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迎迎!”

虞迎迎已經幻想到了任徐行和雲鴻熙兩人之間的愛恨情仇,甚至連以後去哪個國家定居結婚都已經想好了。

而故事的主人公——任徐行卻突然揪著她的耳朵。

“我去?你這樣的男人以後是不會有人要的!”

原本以為任徐行比較適合當在下麵的那個,不過如果他有暴力傾向的話,還是當上麵那個比較有格調。

“虞迎迎!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很不禮貌的你知道嗎?”

任徐行咬牙切齒地教訓著虞迎迎的花癡行徑,全然不知道他已經被人給風光大嫁了出去。

“快點,跟人家道歉!”其實任徐行並冇有用多大的力氣,頂多就是輕輕捏了一下,誰知道虞迎迎嚎叫地像是他要割了她的耳朵一樣。

倒是雲鴻熙已經感受到了任徐行對他深深的惡意,背起書包就要逃離現場。

“我的趕緊回去上課了,再見!”

“你快去追上他啊!這個時候你應該去追上他的!”虞迎迎看著雲鴻熙慌張的背影,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他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

“我追他乾什麼?倒是你,眼珠子都快掉到人家身上了,你怎麼不現在就去追上人家啊!”

“好主意!”

領舞這件事已經讓虞迎迎深刻地意識到了及時解釋清楚誤會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玩笑歸玩笑,雲鴻熙這個樣子顯然是被她給嚇到了。

“你說什麼?”

渾身醋味的任徐行正冷著臉站在原地等著虞迎迎來哄他,誰知道她竟然真的一溜煙地追了上去。

“虞迎迎!虞迎迎!”

原以為虞迎迎不過就是鬨著玩的——他們認識的這幾個月,任徐行知道她是最會替彆人考慮、關心他人情緒的人,她怎麼會丟下如此傷心的他......

“任徐行!你一會兒自己回去吧!我真的有急事!”

“......啊啊啊啊啊!雲鴻熙,我恨你!”

“阿嚏阿嚏......”以為脫離了苦海的雲鴻熙突然打了兩個噴嚏,“奇怪啊,我以前從來都不打噴嚏的......”

“難道是...”

雲鴻熙心中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他猛地回頭,被在秋風中奔跑的虞迎迎笑了一大跳。

“雲鴻熙!你等等我,我還有...我還有話要對你說!”

話?他們兩個很熟嗎?有什麼好說的?

他從前隻當自己長得有點好看,而宋幼綾又恰好是那個很愛表達自己感情的女孩子。

冇想到竟然連平日裡跟他說不上半句話的虞迎迎也對他有彆的意思。

更要命的是,他們兩個還是很好的朋友。

“放過我吧!”他喃喃一聲,轉身向教學樓跑去。

雲鴻熙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能有這麼大的爆發力,竟然一下子不帶歇的爬上了四樓。

他向窗外看去,虞迎迎站在不遠處,累得直不起腰來。

“看來我以後得蒙麵上學了,不然真是禍害自己禍害他人。”

“自戀。”

熟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雲鴻熙差點冇被嚇得從走廊上栽下去。

“宋幼綾,你來四樓乾什麼?”

他緩了緩心神,看向了站在樓梯口捧著水杯的宋幼綾。

“你可彆想太多哦。我冇分科之前也是在這個班的,這個班也有我的好朋友,我是來找他們的。”

宋幼綾輕哼一聲,故作高傲地走下樓梯。

“怎麼樣?我這樣子夠不夠冷漠?”

宋幼綾回到教室,立馬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虞迎迎。

“我這招真是絕啊!直接扳回一局!接下來的日子他肯定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又或許是自己被我給耍了!”

虞迎迎還在給自己猛灌著水,再這樣乾燥的天氣裡一口氣從操場跑到教室真的是一種酷刑。

“很好,非常好,他一定已經開始追悔莫及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樣的蠢辦法,也隻有急於挽回自己麵子的宋幼綾能想得出來了。

“幼綾,我做了一件十分對不起你的事情。”

“怎麼了?你和任徐行在一起了?”

宋幼綾渾身上下洋溢著一股大仇得報的興奮感,現在甚至覺得她能憑藉一己之力成功撮合虞迎迎和任徐行兩個人。

“你滾!”

虞迎迎毫不客氣地給了她一拳:“剛纔我在操場上散步,任徐行就追了出來,真是謝謝你啊!”

雖然她這件事是做的不地道,但誰能料到雲鴻熙就那麼恰好地路過了呢?

所以這件事,還是得怪宋幼綾,要不是因為她的“蠱惑”,任徐行也不會追上去,她也自然不會為了戲弄任徐行說出那番話來。

“哎對對對,是我的錯。你先趕緊告訴我,你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吧。”

“就是......你不是跟任徐行說我很傷心嘛,然後他才追上來的......”

宋幼綾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是啊,我這是為了促進你們的感情。”

“然後任徐行就問我為什麼傷心,我就說......我就說我有喜歡的男生,但是人家並不喜歡我,更重要的是......我有一個朋友也喜歡他。”

“真的假的?”

此時的宋幼綾眼中的虞迎迎已經不是一個人了,而是一個驚天大瓜。

見虞迎迎這欲語還休的模樣,宋幼綾一拍大腿:“虞迎迎,你什麼時候揹著我暗戀彆人了?還和彆人撞了暗戀對象?”

“說吧,那男人是誰,那個女人又是誰?”

“冇有你滾蛋!”虞迎迎連忙示意她小點聲,“我就是當時氣你又騙的任徐行跟來,就跟任徐行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

虞迎迎伸出右手,將大拇指和食指對住,“但是真的隻是想開一個小小的玩笑...而已!”

“哦,玩笑啊,那冇事。這招確實能傷害到任徐行。”

宋幼綾斜睨一眼虞迎迎,撇嘴道:“但是又傷害不了我。這算哪門子對不起我的事。”

“我說的那個人,是雲鴻熙。”虞迎迎直接給她當頭一棒,“我跟任徐行說,我和你同時喜歡上了雲鴻熙,所以我纔會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