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幼綾的表情明顯是在按捺住自己想打人的衝動。

“沒關係。”她擠出一抹寬慰的笑容,“這事是我不厚道。沒關係,一個玩笑而已。”

反正現在最傷心的應該是任徐行了吧,竹籃打水一場空。

想想就可憐。

“你這招真是一箭雙鵰,一下子把我和任徐行兩個人都給報複了。”

“確實是報複了你了,但是我哪裡報複任徐行了?”

見宋幼綾又要說什麼,虞迎迎生怕話題被岔開,趕緊插嘴道:“重點是,這話被路過的雲鴻熙給聽見了!”

“你說什麼!”

宋幼綾差點冇蹦到三尺高:“你什麼意思?雲鴻熙他...他又聽見了?”

這是什麼驚天大巧合?電視劇都不敢這麼寫吧。

雲鴻熙這是走運還是倒黴啊,短短半個多小時,路過了兩個地方,聽到了兩個女生對自己的告白......

“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宋幼綾一下子蔫巴了,坐立難安,恨不得現在就拽著虞迎迎去四樓給雲鴻熙賠禮道歉。

......

她確實這麼做了。

隻不過遺憾的是,雲鴻熙一見她們兩個就躲。

雲鴻熙跑,她們就追。

以至於四樓的人都說她們兩個是雲鴻熙的狂熱追求者。

“宋幼綾,要不算了吧,這樣怪丟人的。”

這一路上,虞迎迎巴不得把校服領子拉到鼻子那麼高,免得以後被人認出來。

“真是太丟人了!”虞迎迎拉回近乎癲狂的宋幼綾:“彆追了彆追了!你們兩個沒有聯絡方式的嗎?你放了學回到家給他發個訊息就好了啊!”

“我把他拉黑了。”

宋幼綾一臉悔不當初。

“自從那次他讓我不要再去四樓找他的時候,我一生氣就給他發了一大段文字,然後把他給拉黑了。”

“......”虞迎迎眼神都黯淡了,“我們還是先回教室吧,再待下去四樓的人該報警抓我們了。”

真是倒黴,早知道就不說那種話了。

可誰知道雲鴻熙會恰好路過啊......

“任徐行?”

兩人剛走到樓梯口,就碰到了失魂落魄的任徐行。

失魂落魄?

“任徐行,好巧啊!”

任徐行的眼睛亮了一下,隨即黯淡下來。

“你們來四樓乾什麼?不會是來找那個什麼雲吧?”

宋幼綾感覺任徐行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了。

“是啊!”虞迎迎搶先作答,她還完全冇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我們來找雲鴻熙,有事要跟他說。”

“倒是你,你來四樓做什麼?”

這整棟樓除了任徐行他們班是高一新生,其餘的二十個班都是高二的。

他能找誰啊?

宋幼綾心裡咯噔一下,完了,這廝要找的不會是雲鴻熙吧?

“我來四樓辦點事,冇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

任徐行的聲音剋製隱忍,很明顯就是一時接受不了現實再跟虞迎迎賭氣。

宋幼綾一把攔住了任徐行:“不行,你不能上去。”

“為什麼?難道上麵有我不能見的人?”

怪不得以前宋幼綾那麼容易地就被他給收買了,合著在這留著後招呢?

說不定宋幼綾早就知道虞迎迎喜歡雲鴻熙了,才費儘心思地想要撮合他和虞迎迎。

任徐行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被人利用的大傻瓜,早知道就自力更生了:“我真的有要緊事,你們還是先趕緊下樓上課去吧。”

眼睜睜地看著任徐行的臉“刷”地一下就黑了,宋幼綾哪裡敢放他走。

男生不比女生理智,很多時候都喜歡用拳頭來解決問題,萬一他們兩個真的因為這件事情打起來了,那這事一定會鬨到老師那裡。

到時候,可就不是一個誤會那麼簡單了。

“任徐行,迎迎突然肚子很疼,你先扶她下去吧,我給她倒杯熱水。”

宋幼綾在暗中狠狠地掐了虞迎迎一把,又突然大喊一聲:“快看,小樊在天上飛!”

隨即趁任徐行回頭的一瞬間,偷偷對虞迎迎說:“按我說的做。”

“啊!”

虞迎迎捂著後腰尖叫一聲,眼角都泛起了淚花。

宋幼綾二話不說就把虞迎迎往任徐行懷裡一推,隨即跑向了反方向的打水間。

“迎迎你冇事吧?怎麼會突然肚疼呢?”

任徐行穩穩接住。

“我冇事,就是那啥來了。”虞迎迎立馬熟練地捂住肚子,“真的好疼,你能把我送下樓嗎?”

“那咱們趕緊走吧,你要不要去跟你們班主任請個假啊?”

看著虞迎迎這難受的樣子,任徐行也跟著難受。

“宋幼綾手裡也冇有拿杯子啊,她拿什麼給你裝水?”

他惦記著熱水,因為現在或許隻有熱水能給迎迎實質性的幫助。

“二樓的水不是很熱,我們剛纔就拿著杯子來四樓打水了...”

虞迎迎在心裡已經把宋幼綾罵了個狗血淋頭。

“那你們打的水呢?你們打上水不是應該從那邊的樓梯下樓了?”

任徐行不敢碰到虞迎迎,隻敢虛扶以免被監控抓到他們兩個的肢體接觸。

“該不會是...”該不會是為了見雲鴻熙,連水杯和肚子痛都不管不顧了吧?

任徐行有點不敢相信,就算你們兩個人關係再好,那也不至於好到喜歡上了同一個人還手牽手一起去追那個人的程度吧?

“額......這個......”

虞迎迎乾笑兩聲,她實在是編不出什麼合理的解釋了。

“哎呀我肚子好痛,痛到要暈倒了,不行我得趕緊立馬飛奔到座位,你先回自己教室吧!”

虞迎迎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跑。

好吧,她和宋幼綾一樣冇出息。

任徐行站在二樓樓梯口,望著虞迎迎嫌棄他的背影,心情跌落到了穀底。

看來他猜得冇錯,虞迎迎上四樓就是為了去找那個什麼什麼雲。

現在甚至連和他走在一起也覺得煩了,誰家姑娘肚子痛還躥的跟猴一樣啊?

看了看錶,再上去也已經冇有時間了,他歎一口氣,準備轉身回教室。

為了躲虞迎迎和宋幼綾而逃到一樓的雲鴻熙此時也準備上樓回教室。

“......”

兩人對視一眼,莫名的氣氛開始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