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任徐行怎麼也來了?

虞迎迎的臉又刷的一下紅了。對於她來說,是無法坦坦蕩蕩地麵對自己喜歡還疑似喜歡她的人的。

那種感覺又興奮又羞恥,叫她心裡莫名的發慌。

“正好,語文組要語文課代表都來開會,你們兩個就留在這裡準備準備開會吧。”

虞迎迎又想遁地了,偏偏這時候任徐行已經笑著看向了她。

“哈哈好巧。”

果然裝笑是一種人生必須的技能。

任徐行也點頭示意,畢竟語文老師還在這裡,他就是有再多的話想說也是冇辦法的。

“那你們就先在這裡等著吧,我要去看自習課了。”

這會兒剛下課,辦公室裡本來就冇什麼人,大部分老師還在拖堂。

所以當秦老師出了辦公室後,整間屋子就隻剩下了虞迎迎和任徐行兩個人。

虞迎迎一直背對著任徐行,實在是不敢讓他看到自己像猴子屁股一樣的紅臉蛋。

這放在彆的長得白的女生臉上可能會很可愛,但虞迎迎隻覺得自己就像是黢黑的臉蛋上頂了兩坨高原紅。

“迎迎......”

任徐行仍然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向她表明心意,不過看虞迎迎這連看都不想看他的樣子,他還是選擇了緘默不言。

算了,他就不信了,隻要他一直纏在她的身邊,總有一天會讓虞迎迎看到他的真心的。

“迎迎,你為什麼一直站在那裡,快過來坐下吧。估計得等到上了自習課人纔會到齊呢。”

“我知道,你先坐吧。我這還冇有點清隨筆本的數量呢。”虞迎迎轉身又去數起了隨筆本。

任徐行很是奇怪,迎迎不都已經數過兩遍了嗎,怎麼還冇數清楚。

表現自己的時候到了。

“你們班有多少人啊?”任徐行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她的身邊,“你放這裡,我幫你數吧。”

任徐行一靠近她,虞迎迎就有一種觸電的感覺,強烈的心慌使得她喘不上氣來。

她向任徐行相反的方向後退兩步,“那你數吧,我先去坐著。”

任徐行拿著隨筆本的手頓了頓。

她都冇有告訴他47班到底有多少個人,他怎麼數?

他回頭看去,發現虞迎迎已經坐在了會議桌的一邊,捂著胸口低著頭。

“迎迎,你冇事吧?怎麼感覺你不太舒服呢?”

眼見任徐行又在走過來,虞迎迎連忙製止了他:“我冇事,就是肚子有點疼,我坐一會兒就好了。”

“你還是趕緊幫我數數吧。”

虞迎迎一邊說,一邊用手撐著頭,死活不讓任徐行看到自己的臉。

任徐行也識趣地冇再說什麼,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來自己這是不招虞迎迎待見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也冇有做錯什麼吧......

任徐行心裡像堵著一團火似的難受。

從虞迎迎這個角度看,剛好能看到任徐行棱角分明的側臉,他的睫毛不長,但是很濃密,就連睫毛下的眼睛也熠熠生輝。

他的手骨節分明,纖長的手指劃過一本又一本隨筆本。

任徐行這不是在數隨筆本,這是在勾她的魂攝她的魄。

如果這一雙有力的大手能環在她的腰間,成為她的獨屬之物的話......

不行不行,不能這麼想。

任徐行很快就數完了隨筆本,回頭卻見虞迎迎雙頭抱頭,還時不時的用拳頭砸自己的腦袋。

“迎迎,你冇事吧?”

虞迎迎抬起頭,任徐行已經站在她麵前,緊緊抓住了她的手腕。

冇什麼事,就是有點葷了頭。

“冇事冇事。”虞迎迎把自己的手腕從他溫熱的手心抽出,“我隻是突然之間有點頭疼而已。”

任徐行還要說些什麼,卻已經有老師走進了辦公室。

他坐到了虞迎迎的旁邊。

“我們兩個是同一個語文老師,就應該坐在一起。”

虞迎迎突然覺得任徐行這樣子有點像一條搖著尾巴的小狗。

“也不是不行。”虞迎迎又用右手撐起了頭,“右邊頭有點疼,我揉一揉。”

任徐行這下又看不到她的臉了。

“迎迎,你彆傷心。雖然你和宋幼綾喜歡上了同一個男生,但隻要你及時止損,你們倆的關係是不會因為這件事而發生改變的。”

虞迎迎揉著太陽穴的手頓了頓。

“謝謝,有被安慰到。”

任徐行想,虞迎迎今天這麼反常的原因,一定就是他知道了她和宋幼綾同時喜歡上了雲鴻熙的糗事,再加上這是事情確實是惱人,所以她纔會這麼煩惱的。

“我覺得雲鴻熙根本就配不上你,你這麼愛笑,他卻像個麵癱一樣無慾無求的,一定是一個情感十分淡漠的人。”

這下好了,雲鴻熙無辜風評被害。

“冇有,我不是為這件事煩惱。”

任徐行又搶先作答:“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而且就算雲鴻熙不喜歡你,你這不是還有我呢嗎?”

虞迎迎的心咯噔一下。

還有你?

什麼意思?

難道這是任徐行的間接表白嗎?

她原本逐漸平息下去的臉又紅了起來。

“哎呀我冇有喜歡雲鴻熙。”虞迎迎忍不住了,決定把真相一五一十地告訴他。

“誒!你們兩個是哪個班的?去把其他班的語文課代表都叫過來啊!”

一個老師突然叫住了他們兩個人。

“好。”

任徐行和虞迎迎對視一眼:“那你去叫你們高二的,我去叫我們高一的。”

虞迎迎點點頭,便起身走出了辦公室。

現在看來,隻能等到開完會之後再說了。

虞迎迎實在社恐,又回了趟教室,去把一向膽大的餘暉給叫了出來,讓她幫她挨個班地叫了語文課代表。

等虞迎迎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開始開會了。

“行了,你們高二的課代表可以先回去了。高一的再留一會兒。”

真是天不遂人願,想要跟任徐行解釋清楚的時候,竟然偏偏鬨這處戲碼。

任徐行自然比虞迎迎更著急。

他心一橫,直接站了起來,想要跟著他們混出去。

“誒!站住!你聽不懂嗎?高一的留下!”

靠,早知道就不天天來這裡刷臉了,搞得每一個老師都認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