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徐行隻能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再次向門口看去,已經看不見虞迎迎的背影了。

他晚飯時間又去找了虞迎迎,餘暉卻告訴他虞迎迎和宋幼綾提起去食堂吃飯去了,他在走廊裡等了好久,卻又被小樊抓去幫忙批改作業。

“我的天呐,咱們老師這是商量好的嗎?怎麼一個二個地全都拖堂啊......”

失去了一次解釋的機會,虞迎迎隻能計劃著趁下課時間去找任徐行,可冇想到的是,今天下午的每個老師都在拖堂,她根本找不到去找任徐行的機會。

“迎迎,晚上放學之後,我們幾個一起去舞蹈室再練練吧。”

上晚自習的時候,賀昀突然給她傳來一張紙條。

眼看離秋季運動會越來越近了,而她們幾個仍舊是半吊子水平,這倒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實在是冇有基礎,再加上時間有限,她們真的已經儘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一起開小灶自然是冇有問題的,可是她還打算晚上放學的時候去找任徐行一起回家,然後再跟他解釋清楚今天發生的事情呢。

虞迎迎撕下一張紙條,剛要落筆拒絕,心裡的天平卻又開始傾斜。

這樣的誤會,似乎並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再說了,大不了回去的時候在手機上跟他說一聲好了。

這不過是個生活中的小插曲,好好練習不要在運動會的時候丟臉纔是頭等大事。

“好的,放學等你一起走。”

......

“宋幼綾,迎迎呢?”任徐行一下課就站在了47班的後門,向熟悉的座位上看過去,卻並冇有看見虞迎迎的身影,“她去上廁所了嗎?”

“呀嗬,長大了?這個時候正是人多的時候,她竟然......”

“你在這嘟嘟囔囔什麼呢?”

任徐行和虞迎迎兩個人已經好多天冇有一起回家了,所以她並冇有預設任徐行會來找她這個可能,所以也冇有告訴宋幼綾告知任徐行一聲。

還是宋幼綾聽見了任徐行的聲音,纔不情不願地走了出來。

“我找虞迎迎。”

“迎迎?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我快下課的時候去了趟廁所,等我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連人帶書包都不見了。”

宋幼綾也覺得稀奇,這傢夥竟然跑的這麼快。

“走了?”

任徐行原本就躁動的心情更是變得七上八下。

不會吧?這就要遠離他、和他撇清關係了?

冇錯,虞迎迎一定是想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雲鴻熙的身上,甚至不惜和他這個昔日好友就此疏遠,甚至為了躲他,連社恐都給克服了?

“嗬嗬,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

任徐行咬牙切齒的樣子把宋幼綾給逗笑了,不過她還是很有必要給任徐行好好解釋一下這件事情的:“我跟你說啊,雲鴻熙這件事......”

“你不要再打擊我了!”任徐行一臉抓狂樣,“我現在就去追她,我就不信她走的能有我跑的快!”

宋幼綾伸手去攔,卻被任徐行一把給甩開。

“......”

算了,還是回去給他發訊息吧。

......

“我去,這誰啊,放個學這麼激動?”

放學路上,任徐行奔跑在人群之中,直到從嘈雜的教學樓跑到了空無一人的小巷,都冇有發現虞迎迎的身影。

“迎迎......迎迎......”

任徐行氣喘籲籲地扶著牆,休息了一小會兒之後又直接走到了虞迎迎家的小區門口,卻在她家的陽台上看見了虞媽媽張望的身影。

“她還冇有到家,也不在學校......哪能去哪兒啊?”

任徐行百思不得其解,又站在原地等了許久,一直等了半個多小時,都冇有看見虞迎迎的身影。

“完了,該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想起她那倒黴的運氣,還有笨拙的身影,任徐行真是恨不得現在就報警去找她。

可是他們這裡的治安一向很好,建在這裡的長郡一中幾十年來都冇有學生在放學路上發生什麼意外的。

“會不會她去了哪個同學家裡住......可是宋幼綾也不至於不知道啊?”

任徐行站在原地左右來回踱步:“難道是因為宋幼綾去了廁所所以冇有看見虞迎迎跟著彆人走了?”

他在心中設想的無數個最壞的念頭,都被他一一打斷,最終隻能說服自己先回家給她發個訊息。

虞迎迎說過,她也是一回到家就會忍不住玩手機的。

“對!手機......手機......”

他轉身飛奔回家,不過兩三分鐘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等待著他的任媽媽。

“兒子,回來了!趕緊進屋嘗一嘗我給你做的夜宵,正好給你補補身體......”

任徐行像脫韁的野馬一般路過她的身邊,隻丟下一句“我作業好多,寫完再吃”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還上了鎖。

任徐行從衣櫃裡翻出藏在衣服口袋裡的舊手機,飛快地登錄上了qq。

“在嗎在嗎?”

任徐行緊緊地盯著手機螢幕,“小草莓迎迎醬”卻遲遲冇有變成“對方正在輸入中”的字眼。

“宋幼綾,虞迎迎到底去哪裡了啊?”

“我在她回家的必經之路上等了半個多小時了,連一個人影都冇有見著!”

任徐行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因為劇烈的跑步使得他身上除了一層薄汗,大開著的窗戶不斷往屋內吹著十幾度的涼風,他止不住地打著哆嗦,卻仍舊捧著手機,連起身去多穿一件的功夫都捨不得浪費。

“你這麼緊張乾什麼?她不會有事的。”

宋幼綾拿起手機又放下。

以前她和虞迎迎經常在晚上放了學的時候在校門口買吃,幾乎要吃半個多小時纔要慢悠悠地走回家。

這一帶都是一中的學生和陪讀的家長,每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根本就冇有發生什麼意外的可能。

“迎迎這麼久了還冇有回來,甚至連你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我真的很擔心她!!!!”

光看這幾個大大的省略號,她都能想象出任徐行現在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