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

任徐行站在了原地,握著虞迎迎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我說。”虞迎迎的臉上冇有笑意,眼睛裡是對已知事物的恐懼,“我不喜歡你。”

她停頓了一下,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表情過於嚴肅。

“我的意思是,作為朋友我還是喜歡你的,但是如果說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我是真的冇有。”

任徐行倒是很快地接受了這個事實:“沒關係,我們以後也可以繼續做朋友嘛。”

虞迎迎點點頭。

“所以你喜歡的人是雲鴻熙嘍。”

任徐行有些失落,果然他還是比不過那個男生的。

“不是不是,這件事情真的是一個誤會。”

虞迎迎趁機從他的手中抽出手,任徐行看著自己空落落的手,也不好意思再厚著臉皮繼續糾纏人家。

“雲鴻熙是宋幼綾喜歡的人,我隻是想報複她隨時隨地出賣我,才胡編亂造了幾句,誰知道真的讓人家給聽見了......”

虞迎迎的表情很是尷尬。

“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你現在還冇有喜歡的人嘍。”

任徐行的心情也終於平靜了許多。

“嗯。我們做學生的,還是好好學習吧。”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就算是喜歡,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話,耽誤的肯定還是虞迎迎自己的學習。

她還等著去遠方,等著看看這個世界的繁華,可不能因為某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青春/情愫就白白錯失考上好大學的機會。

她抬頭看向任徐行,發現他正小心翼翼地照亮她前方漆黑的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前方,胸口會時不時大幅度的起伏。

真的不喜歡嗎?

她也不知道。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得到答案,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若是真的失去了他,也僅僅隻會覺得是失去了一個朋友。

每個人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的時候,是一定會失去朋友的。

虞迎迎不想再繼續想下去了,她隻想知道,今夜回家的路為什麼格外漫長。

“徐行!徐行!”

小巷的儘頭傳來任媽媽的聲音,兩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不知所措。

“怎麼辦?怎麼辦!”

就在虞迎迎還在糾結是跑還是不跑的時候,任徐行已經關掉了手電筒,拉著虞迎迎的手掉頭就跑。

這是一條南北向的小巷,北邊是任徐行和虞迎迎回家的必經之地,那裡還算寬敞,在月光的照射下不算太黑。

而一直往南走,緊接著的是另一條小巷,那條小巷狹窄漆黑,但是七橫八縱地連接著其他的小巷。

虞迎迎被任徐行拉著向前奔跑,當他們拐進另一條小巷的時候,手電筒的光亮照亮了他們方纔所在的小巷。

“奇怪,我剛纔是幻聽了嗎?我明明聽到徐行說話的聲音了。”

任徐行除了自己回家的路,對這些彎彎繞繞的小巷並不熟悉,不知怎麼就帶著虞迎迎進入了一條死衚衕。

“噓——”

腳步聲從小巷的儘頭傳來,唯一能躲避的地方就是一顆長在角落裡的小樹。

任徐行拽著蒙圈的虞迎迎站在了大門下,將自己的身體隱匿在樹乾後。

小樹就是小樹,根本藏不住兩個人,虞迎迎被任徐行攬在懷裡,脊背抵著任徐行看起來瘦弱但實則堅實的胸膛,清清楚楚地感受著他略顯急促的呼吸聲。

“咦,真是奇了怪了。”

聲音越來越近,隱隱有要進來的趨勢。

虞迎迎屬實不太明白有什麼好跑的。她雖然也見識過任徐行媽媽隻因為一個語音就追到學校裡來的本事,但是現在這樣子如果被髮現了更是冇地方解釋吧?

大不了他們兩個裝作不認識的樣子,糊弄著就過去了,想來他媽媽應該不會有那麼厚的臉皮去為難一個無辜的路人吧?

“老婆!老婆!”

“你怎麼跟過來了?”

“哎呀你趕緊先回去吧,就算是擔心你兒子你讓我去找就行了呀!”

“他這麼晚還要出去,說不定是跟哪個小女生偷偷談戀愛呢,我這是出其不意地一招......”

“哎呀你就算了臆想吧,人家不是說了是回去找東西了嗎?走走走,趕緊給我回去,彆兒子冇丟把你給丟了。”

虞迎迎嚇得冷汗都出來了。

果然,還是任徐行最瞭解他媽媽,躲到這裡來,果然是最明確的選擇。

“他們走了。”

腳步聲遠去,虞迎迎連忙掐了一把任徐行摟在她腰間的手。

“咱們趕緊回家吧,再不回去,我媽也該出來找我了。”

如此親密的距離,虞迎迎自然是尷尬地無地自容,也不管任徐行跟上冇有,隻悶著頭往前走。

“迎迎!迎迎!”

任徐行三兩步追了上去,“迎迎,走這裡的話,說不定我媽還會看見。”

“那你說怎麼辦?”

怎麼會有人跟防賊一樣防著她兒子身邊的所有異性啊?

“我們從另一邊走,我把你送回家再自己回去。”

“好。”虞迎迎也不矯情,多走幾步路和無辜被狙,她自然是願意選擇前者的。

......

“行了,你就送到這裡吧。”

兩人站在小區門口,見任徐行還想再等著她上樓,虞迎迎叮囑了一句:“任徐行,我這就到家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彆讓你媽媽擔心。”

任徐行點點頭,卻依然站在原地不動彈。

虞迎迎徑直走了進去,並冇有再回頭。

“沒關係的任徐行。”他望著她瘦削的背影,安慰自己,“至少現在,我是唯一在她身邊的人。”

“大不了等她畢業之後,我再跟她表白好了。”

任徐行不知道的是,虞迎迎就站在樓道裡,透過窗戶看向他。

畢業後......會有不一樣的變化嗎?

她見過不少高中時就在一起的情侶,可現在還在一起的,又有幾個人。

更何況,她還比他大一屆。等她高考完報誌願的時候,他正好迎來了最關鍵的一年。

“不確定的事情,等以後再想就好了。”

虞迎迎見任徐行終於離開,纔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