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徐行走在隊伍的最前麵,雙手捧著班旗,臉上也帶著自信張揚的笑容。

如此青春年少的時候,又有誰會不喜歡......這樣的少年呢?

“誒?這是要乾什麼?”

“這是什麼玩意兒啊?”

就在虞迎迎恍神的時候,站在最前麵的人卻不約而同地發出了一陣疑問聲。

“我去......哈哈哈哈!”

又從疑問聲變成了捧腹大笑。

虞迎迎實在好奇,乾脆拉著身邊的賀昀一起擠了進去。

“這是揍嘛啊?”

原本看起來光風霽月的任徐行走到評委席中間的時候突然停下,跟在他身後的他們班的同學也跟著停下。

“這還遠遠不到該停下的地方呢吧?難道任徐行這傢夥失誤了?”

就在虞迎迎和一眾路人疑惑不解的時候,他們的隊伍中突然衝出了兩個拿著不明黃色物體的同學。

他們三個人就像是排練了無數次一般熟練,手速極快地三兩下將手中的黃色布料攤開。

“這是......”

圍觀的同學紛紛目瞪口呆。

“這是要舞龍的節奏啊?”

聽到身邊人的猜測,虞迎迎和賀昀對視一眼,紛紛搖了搖頭,這猜得也太離譜了吧。

“我猜是要展開什麼橫幅之類的......上麵再寫一點好聽的祝福,保準把這群校領導哄得樂樂嗬嗬的......”

裴棠梨說著說著,就見拿團黃色布料已經伸展成了龍的模樣。

任徐行手忙腳亂地把龍頭套在了自己的頭上,然後三人成一列,鑽到了龍的身體裡。

“......”

虞迎迎長大了嘴巴,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就在這時,他們班的同學動作整齊劃一地拉開了自己的校服拉鍊,從其中分彆掏出綁著紅繩的鑔、嗩呐還有手鼓。

“......我的個什呐,他們這是要把校領導給集體送走啊......”

周圍的同學歎爲觀止,哪怕隔著這麼遠,眾人也能清楚地看到評委席上校領導忍俊不禁的表情。

嗩呐聲器,鑔作輔助,那條“龍”開始四處跑動,還使勁地搖著自己的屁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去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這是哪個班的呀,誰想出來的這種節目,真是清新脫俗啊!”

虞迎迎看著任徐行露在外麵努力蠕動著的兩條腿,笑得差點丟了十年的功德。

“賀昀,這難道就是他們班躲著我們苦練了兩個星期的......哈哈哈哈哈......舞蹈?”

每次排練的時候,他們兩個班級都是緊挨著的,有的時候他們還冇下課,任徐行他們就已經等在了外麵。

就因為這件事,任徐行還趁著機會拍了不少虞迎迎的照片,虞迎迎追著他罵了兩圈操場,卻也不知道這些照片到底刪了冇有。

而且每次她們想要觀摩,總會被以機密為由拒絕,搞得她們還以為他們幾個男生要整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舞來。

“搞了半天,就是舞龍啊......”

......

兩週前。

“宋幼綾,你知道虞迎迎最近為什麼每天都愁眉苦臉的嗎?”

任徐行的細心程度,連宋幼綾都驚歎。

“你又知道了?”

宋幼綾喝著任徐行送的奶茶,對這門親事很是看好。

“迎迎都快把愁這個打字刻在臉上了,隻要我不瞎,我就能看得出來。”

宋幼綾方纔的表情,分明就是“她又愁什麼呢?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可任徐行每天隻跟虞迎迎不過十幾分鐘的接觸,卻能敏銳地發現虞迎迎的任何改變。

想到這裡,任徐行的語氣都有一點驕傲。

宋幼綾白了他一眼:“我想想,這每天讓她煩心的事情可真是太多了。”

“哦!我知道了!”

宋幼綾仔細回想了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這不馬上就要辦秋季運動會了嗎,每個班都要準備個節目。”

“很不幸的是,向來膽小的虞迎迎被幸運地選中了。”

“原來是因為這件事情啊,那還真是挺讓人惱火的。”

今天小樊也在班裡說了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班的人學傻了的緣故,在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隻有少數幾個人發出了興奮的聲音,大部分人卻像是聽到了什麼噩耗一般。

“老師,讓我來猜猜。該不會還要像學長學姐他們往年那樣表演節目吧?”

表演節目?

聽到這四個字,所有人都向後縮了縮。

“......確實是這樣。不過咱們班還是要以學習為重哈,想報名項目的就來找我報名,至於節目,就隨便糊弄糊弄算了。”

若是當時任徐行也像虞迎迎一樣被抓去跳舞的話,那他一定也很是崩潰的。

出去那些才華橫溢的同學,這簡直就是天降刑罰。

“怪不得虞迎迎要煩呢......”回到教室後的任徐行,開始思考怎麼才能給迎迎帶來實質性的幫助,“要是我,我也得煩死了。”

好巧不巧的是,排練節目這樣的事情,最終還是落在了任徐行的肩上。

“你平常這麼活躍,形象又好,想必對這種事情很是在行。”

“......”任徐行無語,卻被樊老師鑽了空子。

“好,既然你同意的話,那我就放心交給你的。”

這或許就是註定的命運,最後原本想替虞迎迎分憂的任徐行和她在舞蹈室相遇了。

後來任徐行想了很久,想了不少能讓虞迎迎不再那麼煩惱的辦法,卻始終冇有一個最終合理的。

“彆人努力排練,咱們隨便搞搞,等到時候咱們就是全校的笑話。”

被他拉來的同學堅持不懈地抱怨著,終於讓任徐行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虞迎迎煩惱的無非是怕自己做不好在全校同學麵前鬨了笑話,他冇有辦法去乾預已經發生的事情,那為什麼不在運動會當天做出什麼呢?

比如說,想一個足夠成為焦點又不至於太丟人的節目,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他們的身上。

這樣就算虞迎迎真的有了什麼失誤,也不會有人過分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