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節目到底是誰想出來的?”

任徐行若是安安穩穩地站在那裡,說是摘不得的高嶺之花都行,現在龍頭頭套一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小乾這行的老手。

“還......還挺有天分的嘛......有模有樣的。”

虞迎迎輕笑出聲,心情更是輕鬆了不少。

或許從一開始,這個秋季遠動會就不是什麼嚴肅到不能出一點錯誤的場合,是她實在把這件事情想得太過複雜了。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他們班一個個的真是人才啊,連這種點子都能想得出來!”

“就是啊,這個節目不僅很有很搞笑,排練起來肯定也很省事。”

“是啊是啊,我們當時怎麼冇有想到這種辦法呢?省的天天占用咱們的自習時間排練了。”

虞迎迎聽著身邊人的抱怨,突然有一種違背自己前段時間認知的想法。

“賀昀,你看見前麵那幾個班的節目了嗎?”

“我看見幾個,都挺隨意的。”賀昀癟癟嘴,有一種被全世界欺騙的感覺,“咱們對這件事情是不是有點過於隆重了啊?”

“真的假的?可是班主任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很看重這件事情,所以我一直都有一種要上戰場的感覺。”

虞迎迎仔細觀察著領導和老師們的神色,卻並冇有發現什麼不悅的情況,甚至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就連他們班的班主任樊老師,都笑得前仰後合,隱隱約約地還能看見他正在指著他們班的同學向身邊的老師炫耀著什麼。

“該不會,真的隻有咱們班的人如此隆重了吧?”

虞迎迎仔細回想著前兩週的細節。

由於冇有什麼特彆的用途,整個學校裡隻有一間舞蹈教室,基本上到了元旦晚會的時候纔會有班級排著隊地去裡麵排練。

虞迎迎在大一的時候,也無意中進去過那個地方,二十多個班級輪流用,預約時間的時候基本都是要搶的。

可這次秋季運動會的時候,高一高二的所有班級都參加了這次的活動,且每個班都要出一個節目,按理說一個舞蹈教室根本就不夠用的。

可回想起來,他們根本就從來都冇有預約過,每次都是上了自習課就去了,就算是跟在他們後麵的任徐行班裡的人,也從來冇有跟他們搶過,甚至都很久纔來一次。

“我知道是為什麼了。”

想到班主任崔老師因為這件事情開過不少的班會,又是選人排練節目,又是在班上鼓舞士氣,鼓勵大家積極給自己報名比賽項目。

“為什麼?”

賀昀依舊想不明白。

“崔老師今年剛畢業,又是第一年做班主任,可能冇有人告訴她,運動會上的節目隻是為了走個過場,並冇有哪個班的班主任為了這件事情讓學生浪費自習課的時間排練節目的。”

至於元旦晚會,坊間盛傳,凡是在元旦晚會的合唱比賽中獲得獎狀的班級,他們的班主任都有另外的獎金。

“你知道那個關於元旦晚會的傳說嗎?”

賀昀點點頭:“聽說冠軍班的班主任有1000獎金。”

“咱們班那次是倒數第一,估摸著崔老師這是想一雪前恥,卻忘了問問周圍的同事,這次的節目排名有冇有什麼彆的獎勵。”

“......”

賀昀沉默了,虞迎迎也沉默了。

“不管怎麼樣......”臨近上場之前,虞迎迎已經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還是要認真對待,千萬不要忘記動作。”

“到時候扣的不是老師的獎金,而是丟的虞迎迎你自己的麵子。”

她說怎麼她們幾個剛換上衣服下樓的時候那麼多人看著她們,敢情是太浮誇了啊......

“賀昀,加油!”

“迎迎,加油!”

“接下來向我們走來的是高二47班......”

出乎意料的是,她們班一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的時候,全場就發出了喝彩的聲音。

虞迎迎心頭一顫,立馬挺直了自己的脊背。

“任徐行千萬不要來看我跳舞......任徐行千萬不要來看我跳舞......”

宋幼綾也不要來......餘暉也不要來......尹夢柏也不要來......

總之認識她的人一個都不要來!

虞迎迎在心中祈禱著,希望自己能夠順利地完成這個任務,不要有人注意到她,更不要有熟人趁機拍她的醜照。

她全程感覺無比僵硬地走到了提前踩好點的中線,一轉身卻對上了看台上無數雙注視著她們的眼神。

“......彆慌彆慌......”

虞迎迎趕忙低下頭去,死死地盯著腳下的跑道,努力不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些人投來的視線上。

落葉紛飛的秋天,她們穿著短裙。

虞迎迎隻覺得頭頂有著無數灼熱的視線,身上卻是感覺涼颼颼的,整個人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一個慌神,虞迎迎就差點冇跟上第一個動作。

站在她身邊的賀昀朝她擠了擠眼睛,用笑容示意她注意一下自己的麵部表情。

虞迎迎平複著心情,暗暗發誓絕不讓自己的緊張和失誤影響到努力的大家。

或許是心理暗示起到了作用,又或許是對這一段動作一日複一日的練習和覆盤,虞迎迎即便感覺自己腦袋空空,卻還是跟隨著因為完成了每一個動作。

絲毫冇有出錯。

當音樂停下的那一秒,這段時間以來壓在她心中的一塊巨石落地,就連空氣都變得清新了不少。

她向前走去,為這個被趕鴨子上架的節目感到美滿,突然覺得腳步輕盈,方纔走來的僵硬感也緩解不少。

她雖然還是覺得頭頂的視線灼熱難耐,這一段距離卻走得無比的輕鬆。

“賀昀,你真是太棒了!”

其實在上場之前,賀昀也一直在說自己覺得很緊張,虞迎迎為了不讓自己被她洗腦,說了不少安慰她的話,冇想到到了場上,更緊張的人卻是她自己。

“迎迎,你也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