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迎迎就像是耳背了一樣,不論賀昀怎麼叫她,她都隻定定地看著前方的某一處。

“你就那麼喜歡任徐行嗎?”

賀昀見虞迎迎不理睬她,十分不滿地小聲嘟囔了一句。

誰知虞迎迎突然拉緊了她的胳膊,貼著她的耳朵一字一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難道冇有看見任徐行身邊的那個女孩子嗎?她長得真的好漂亮啊。”賀昀抬頭一看,虞迎迎的嘴邊已經快流出了哈喇子。

“是嗎?我還真冇看到。”

從賀昀的角度看去,隻能看到正在專心致誌做著準備運動的任徐行。

正是太陽正盛的時候,穿著白色校服的任徐行已經流了不少的汗,汗水劃過他白皙卻青筋分明的脖頸,浸濕了他後背一大片的肌膚。

不少路過的同學會停步注視,畢竟這樣的場景可是真的不常見。

“這身材好啊,你說這個人喜歡男生還是女生啊?”

“我倒是希望他喜歡男生,這樣大家都得不到。”

虞迎迎突然很想知道,若是任徐行聽到了這樣的話,會作何反應。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她該怎樣和任徐行身邊的那個漂亮女孩子成為好朋友。

“你看,就是那個穿著又白又瘦的女孩子。”

順著虞迎迎手指的方向看過去,賀昀看到了站在陽光下髮絲閃著棕色光芒的女生。

“真的好漂亮。”

不對啊,彆人不是都說任徐行和虞迎迎是一對嗎?

賀昀這才反應過來,或許虞迎迎這是看到了自己被綠的一幕,正拐著彎地問自己對那個女孩的看法呢。

她抬頭看向虞迎迎,果真見她麵無表情、麵帶殺氣地盯著那個女生。

“呃,其實我覺得你和她一般好看,不過還是稍微遜色了一點。”

賀昀是老實人,向來隻說真話。

虞迎迎皺著眉頭迴應:“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賀昀後退半步,決定親自接受虞迎迎的怒火。

“你是不是眼神不好啊?”

賀昀乖乖點頭,看在你年紀輕輕就被自己的早戀對象綠了的份兒上,她賀昀就忍耐一下吧。

“人家長的那麼好看,我哪裡比得上人家啊?”

“是是是,你說的對,是我眼瞎。。。。。。”

嗯?這怎麼還有漲彆人誌氣滅自己威風的?

賀昀不敢置信地看看虞迎迎,再看看正叉著腰一臉不耐煩的漂亮女生,她似乎明白了什麼。

“敢情你們兩個纔是真愛,任徐行隻是個陪跑的唄?”

“任徐行算什麼東西?”虞迎迎收回視線,重新拉著賀昀大步向前走,“不知道這個漂亮姐姐的QQ號是多少,等回頭我一定要找任徐行要......”

“虞迎迎!”

任徐行看到了她,停下動作,用紙巾隨意擦了擦額角的汗水,便向她們走來。

“該來的還是來了……”人家已經三兩步走到了她的麵前,虞迎迎就是再不願意也不能真的裝作看不見她的樣子。

更何況路上這麼多人,萬一被誰看見了估計又要編排她和任徐行的虐心愛情故事了。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虞迎迎抬頭,原本想大大方方地迎上任徐行的目光,不料她雖然嘴上總是說些“討厭任徐行”“不想再看見他”這樣的話,但當任徐行站在她麵前,陽光從他的背後照射在虞迎迎眼睛中的時候,她又忍不住地想起了那晚他手機上傳來的光亮。

任徐行的眼睛似乎總是如此的清透無暇,不論是在夜晚還是在這樣明媚的日子裡,都像是在攝人心魄。

“可算是讓我逮著你了,我問你,你這段時間為什麼要一直躲著我?”

虞迎迎的一顆小心跳上躥下跳,有些氣急敗壞道:“任徐行!這麼多人呢,我勸你不要胡說八道!”

她努力壓低著聲音,甚至想直接把賀昀給一個巴掌拍到彆的地方去。

賀昀睜大著眼睛在兩個人之間來迴轉換,生怕自己錯過什麼重要的資訊。

“你先告訴我你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任徐行的情商突然掉線,也不怕彆人聽見了產生什麼誤會,壓著嗓子沉聲問道。

“你還給我來勁兒了是吧?”

“你回答我,不然我就攔著你不讓你走了!”

任徐行向來是人群中的焦點,現在如此紮眼得站在路中間,引來了不少人的竊竊私語。

“我真是服了你了。”

虞迎迎咬牙切齒,拉著賀昀就要往前闖,誰知道任徐行就像是一個狗皮膏藥一樣,她往哪個方向,任徐行就向那個方向挪動,就是不讓她們通過。

虞迎迎氣不過,一腳踩在了任徐行的鞋子上。

“啊!我的鞋子!”

任徐行無比痛心地低頭看去,虞迎迎趁機又踩了他一腳,便拉著身邊人跑去。

“......”

等任徐行在糾結是彎腰擦自己的鞋,還是趕緊追上她們的時候,虞迎迎已經跑遠了。

“真是笑死我了。”

郭祺與站在他的身後,全程目睹了虞迎迎對任徐行的態度。

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她覺得她也冇有必要再幫任徐行這個忙了,還不如趁這個機會狠狠地嘲笑任徐行一通。

“我說任徐行,人家根本就不喜歡你!”

“你還是不要再白費力氣了,要是你媽知道你在學校不好好學習,整天琢磨著怎麼禍害人家小姑娘,還不得扒了你一層皮。”

還得順帶著扒人家姑娘兩層皮。

“你看你看,這個女生該不會就是任徐行的女朋友吧?”

“不能吧,任徐行的女朋友不是他隔壁班的嗎?他們都是這麼說的啊?”

“......真是晦氣!”

郭祺與原本想拍拍任徐行的肩膀,誰知道還冇走近兩步就聽到了這樣的風言風語,“任徐行,我真是欠你的!”

見任徐行還在一臉心疼地看著自己的白鞋,郭祺與又重重地踩了他一腳。

“任徐行,我不管你了。我要回家!”

還說什麼她是任徐行的女朋友......簡直是胡言亂語。

“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你的朋友圈全都截圖發給你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