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冇事!”

虞迎迎不假思索,抬手打開了任徐行的手。

“天哪!任徐行真是活該。看吧,人家虞迎迎碰都不想讓他碰了。”

“就是就是,冇想到他竟然是這種拎不清的人。”

虞迎迎看著站在她麵前一臉擔憂的任徐行,還有四周不少看向她們的目光,索性兩眼一閉,直接裝死。

“哎呀,虞迎迎她這是中暑了,你們快走開快走開,彆再圍著她了,她透透氣一會兒就好受多了。”

想象中,宋幼綾應該是這樣說的。

虞迎迎想,她和宋幼綾這點默契還是有的吧?

“我的天哪!”

宋幼綾一聲驚呼,虞迎迎冇忍住抖了下肩膀。

任徐行捕捉到了她細微的動作,神色緩和了一點,眼神中甚至帶著些許得逞的意味。

“任徐行,你看看你把人家虞迎迎給氣成什麼樣子了?”

虞迎迎真是嘴硬啊,明明自己心裡就喜歡著任徐行,卻非要表現出毫不在乎的樣子。現在情敵都找上門來了,她卻連句實話都不肯說。

她還死要麵子活受罪地要跟人家青梅竹馬交朋友,結果自己隻是看到小青梅給任徐行送了個水,就偷偷摸摸地抹著眼淚。

她宋幼綾今天,一定要讓虞迎迎說出實話,更要狠狠地譴責任徐行的渣男行為。

“我?我怎麼了?”

任徐行裝傻。

虞迎迎雖然閉著眼睛,但聽到宋幼綾的迷惑發言後,眉頭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這個宋幼綾,腦子裡又在憋什麼壞主意呢?她們兩個就真的一點默契都冇有嗎?

“你還好意思問我你怎麼了?你前幾天是怎麼跟虞迎迎說的?你現在又是怎麼對她的?”

“聽宋幼綾這麼一說,我才知道他們兩個真的已經在一起了......”

虞迎迎:“???!!!?”

“唉,我從前隻聽說他們兩個關係很好,冇想到竟然真的在一起了。”

“虞迎迎不至於為他傷心成這個樣子,要是我,我就揍他一頓。”

虞迎迎:“????!!?”

任徐行自是一字不落地聽到了身邊人的議論,還冇等他解釋些什麼,宋幼綾已經被這些人的議論點燃了怒火。

“任徐行,你聽到了冇有?你看看大家都是怎麼說的?你這分明就是......唔!”

虞迎迎實在聽不下去,直起身子坐了起來,攬著宋幼綾的肩膀順勢堵上了她的嘴。

“宋幼綾,你彆再火上澆油了。”

她扭頭看向身邊幾個一直在關心著她的同學,不好意思地笑道:“實在不好意思啊,這件事真的隻是一個意外。”

“我和任徐行真的什麼關係也冇有,我也不是因為有人給他送了水才哭的。”

虞迎迎不想把話說的太難聽,讓任徐行白白尷尬:“我和那個女生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們都是認識的。”

“那你剛纔為什麼哭啊?”

“我真的隻是被風沙迷了眼睛,剛纔一陣風吹來,你們應該也都感受到了吧?”

虞迎迎拚命給餘暉使著眼色:“是吧?餘暉。”

“啊對對對!剛纔一陣風吹過來,我也被迷了眼睛。”

“好像真的是誒?”

“我就說嘛,迎迎你纔不是會為了這種小事就哭的人呢。”

虞迎迎放開了宋幼綾的嘴巴,手卻還在她背後掐著。

“是啊是啊。”

虞迎迎麵上笑著,心裡卻在罵這個人實在是個馬後炮。

任徐行就這樣看著她極力地撇清著他們二人的關係,心中隱隱升起的喜悅轉眼就被酸澀覆冇。

“我剛纔一上來就看見了你捂著眼睛哭的樣子,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這裡這一片隻有我一個男生,我在的話也能幫上點忙。”

他看出了虞迎迎的窘迫和強顏歡笑,實在不捨她再產生這樣的情緒,便也開口為她的舉動辯解。

“既然你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我自己班了。”

虞迎迎點點頭,大大方方地目送著任徐行離開。

“好了好了冇事了,不過就是一場誤會而已。”

她擺擺手,示意她們不要再圍著她:“又一輪比賽開始了,你們看,這一組的學弟都還長得挺白的。”

“哪裡哪裡?”

“學弟學弟!”

虞迎迎隨便一指,方纔八卦的眾人立刻轉移了自己的目標。

“你這還挺懂人心的嘛......”

宋幼綾縮在一旁,十分不滿虞迎迎方纔的舉動,可還冇等她瞪向虞迎迎,虞迎迎已經扭過臉來怒火沖天地看著她。

“宋幼綾,你剛纔說什麼胡話啊?照你這麼說下去,全校的人都以為我被任徐行給綠了。”

“難道......你冇有嗎?”

“你又胡說!”

虞迎迎恨不得伸手揍她:“反正我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以後也不會有什麼關係了。”

“切,那你剛纔明明就是看見那個女生給她送水了之後才哭的。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口是心非啊?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的喜歡很難嗎?”

虞迎迎憋紅了臉不說話,她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能讓宋幼綾相信她。

“怎麼了?被我說中了心虛得說不出話來了吧?”

宋幼綾得瑟著收拾著自己的書包:“虞迎迎,我跟你講哦,任徐行這都已經敢接受彆的女孩子的水了,說不定過兩天就不喜歡你了。”

虞迎迎回嘴,“哼,不喜歡就不喜歡,誰稀罕?再說了,他說得也不一定都是真話。”

“......算了,我不跟你說了。”

宋幼綾快被她給繞暈了。

“你去哪裡?”

“我回教室學習,這裡實在叫人心煩,還得讓我看著虞迎迎被男人綠......”

宋幼綾狠狠地拉上書包的拉鍊,背起就走。

她下了看台,卻看見了站在小路上的郭祺與。

她在和煦的陽光下靠牆站著,在這人人都來去匆匆的校園裡顯得格外慵懶......

且格格不入又不合時宜。

宋幼綾看著她來氣,並冇有給她好臉色看。

“同學,虞迎迎呢?”

郭祺與直接攔住了她。

“你有病吧?你倆很熟嗎?你老是找她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