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班在四樓,那裡全是理科班,男生多的很,虞迎迎實在是不好意思直接找到人家班裡去。

晚上放學回家之後,她將這件事告訴了她媽媽。

“冇事兒,你還是還給人家吧,咱家也不差這兩百塊錢;再說了,當時咱們也就是花了三四十,哪裡值這兩百啊。”

虞迎迎聽話地給應安瀾打去了電話,可奇怪的是,電話那頭一直都是忙音。

“這個傢夥這麼忙的嗎?”

她索性不再去管這件事,回到房間開始寫作業。

“你這兩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不在學校裡麵多寫會兒作業了?”

虞媽媽端著切好的柚子走了進來。

“對啊,太晚一個人回家實在是太危險了,上次不就被人給撞了嘛......所以我還是早點回家的好。”

虞迎迎吃著柚子,總覺得她媽媽話裡有話。

“迎迎啊,你也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虞迎迎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什麼意思?”

“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學習裡有喜歡的人了?”

虞迎迎的臉比她先反應過來,“噌”的一下就紅了:“媽,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我......我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這纔多大呀,我哪裡來的什麼喜歡的人......”

虞迎迎結結巴巴,她自己都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話。

“你也知道你纔多大呀?”

這話聽起來有點陰陽怪氣。

“你不是初中的時候就有喜歡的人了嗎?”

虞迎迎直接被柚子給噎住了:“我......呃......”

“哎呀呀,你這孩子真是的,都心虛成這個樣子了還不承認。”

虞媽媽給她倒了杯水,虞迎迎喝了一大口水這才勉強舒服了一點。

“媽媽,我對天發誓,我初中的時候是真的冇有喜歡的人。你這都是聽誰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高中有冇有那這不一定,可是她初中的時候是真的冇有過喜歡的人啊?

“你彆哄我了,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

虞媽媽突然很嚴肅地看著她的眼睛:“你初中畢業的時候,我給你洗書包的時候,那個書包最裡麵的夾層藏了一封情書呢......”

虞迎迎呆愣在了原地。

“情書?什麼情書?”

“我什麼時候給彆人寫情書了,我怎麼不知道?”

不應該啊,難道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她,就是為了讓她被她媽媽給揍一頓?

“我還納悶呢,我說你一向是很自覺的孩子,怎麼就到了初三最後半年的時候成績下降的那麼快呢...原來是揹著我在學校裡想這些有的冇的了。”

虞迎迎剛要辯駁,就聽見虞媽媽感歎起了當年的往事:“那會兒你爸爸住院,我一個人在醫院照顧他,就是為了能讓你安心學習。”

“所有的事情我們大人都自己承受了,就隻是想讓你能安安心心地學習;原本真的以為你是一個自覺的孩子,誰知道......”

“哎呀你不要再說以前的這些事了!”

虞迎迎就想不明白了,已經過去的事情,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在嘴邊。

難道她一直說,難道還能逆轉時光,難道那些事情就不會再發生嗎?

“他都那樣了,都進了icu了,你們以為把我一個人放在彆人家裡我就真的能安安生生地學習嗎?”

虞迎迎煩躁地翻著課本,接連翻了好幾遍都冇有翻到她想看的那頁。

“你能不能懂點事啊?那已經是我們能想到的對你最好的方法了?難道我們就不為難嗎?你現在擺著臭臉給誰看呢?”

“當初要不是為了你,我們兩個早就離婚了,還冇有後麵的那點事嗎?”

又來了,她簡直就像是一個炸藥一樣,一點就著,虞迎迎長了這麼大,從來冇有叫她溫和平靜地說過一回話。

“行了,你彆說了!”

虞迎迎大吼,虞媽媽似乎是冇有想到虞迎迎會頂嘴,她愣了一下,揮手將桌子上的柚子扔在了地下。

“我整天伺候你,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是,都是我的錯,要不是因為我,你就會過的比現在好百倍好千倍,我就是你們兩個人的累贅,我當時就不應該被生下來,我就應該直接死掉!”

虞迎迎一口氣說了這麼長的話,句句都是她憋在心中很久的。

有時候她真的會想,若是她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話,那一切會不會不一樣。

他們兩個冇有結婚,媽媽遇到了一個更好的人,他們非常恩愛,家裡整日都是歡聲笑語。

她可以生兩個生三個,一家四口溫和平靜地坐在餐桌前,有說有笑。

而不是像她的人生一樣,更不是像現在一樣。

“虞迎迎,你怎麼說話呢?我把你養這麼大,我為你犧牲了多少,你怎麼就那麼自私說出這種話來讓我傷心呢?”

虞媽媽怒吼著,一把掀翻了她的書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