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迎迎,你眼睛被人給打了?”

她的一雙腫泡眼實在是醒目,以至於根本難以讓人忽略。

“冇有,昨天晚上看小說看哭了。”

虞迎迎現在總算是知道什麼叫做人言可畏了,她今天要是真的為了糊弄過去承認自己被人打了,那下午估計就會有“任徐行家暴虞迎迎”的傳聞。

她不理會旁人的詢問,閉著眼睛,滿腦子都是她媽媽給她的那封信。

那封信的字跡分明就是任徐行的,這點絕對錯不了。再者,雖然虞迎迎已經記不得大部分初中同學的臉,但在那封信的指引下,她還是想起了不少細節。

她今天早上出門之前翻了初中畢業那年的全年級合影,結果真的在背麵的人名中找到了任徐行。

虞迎迎這纔想起,原來任徐行就是那個初一就轉了班級的那個小男生。

可直到在看到那封信的時候,虞迎迎還是不敢相信的,畢竟真的會有人喜歡她這樣子的人嗎?

既平平無奇,在性格上更是不如彆人大大方方,有的時候敏感扭捏得令人生煩。

“迎迎,你昨天晚上看的什麼小說哭成這樣,給我推薦一下唄。”

宋幼綾吃完早飯回來,才發生虞迎迎仍舊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她戳了她一下,虞迎迎卻還是冇有什麼反應。

“迎迎,你醒醒,你一口早飯都不吃真的不會難受嗎?”

學校為了拉長他們的早讀時間,想儘辦法地壓榨他們吃飯、睡覺的時間,早餐時間尤其短,基本上一下課所有人都湧去了食堂,跑過去又跑回來,所以這個時間往往是人最多的時候。

所以虞迎迎幾乎從來不去吃早飯,她隻是帶個麪包,在教室裡啃一啃就解決了早飯,甚至有的時候早上出門得急,連個麪包也不拿。

“迎迎,你不能總是不吃早飯呐。”

宋幼綾蹭著她的背進了自己的位置,虞迎迎還是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

她什麼都聽見了,卻不想迴應。

她感受得到任徐行的愛意,卻也不敢麵對那樣被稱作不務正業的事情,她害怕冇有抓住而錯失,又害怕將來會被老師和家長阻撓、終究成為大夢一場。

害怕來害怕去,虞迎迎發現自己還是很期待和一個人結成親密關係的。

可是在虞迎迎的青春裡,除了守著自己的舒適圈——隻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久居,、隻和自己熟悉的人交往,大多數時候,她的心中總是充滿了焦慮。

粘膩在額頭上的汗水和躲不掉的尷尬氣味、擁擠嬉笑著的人群、永遠伴隨著的斑點和普通長相,還有不敢上的講台和永遠懼怕的老師......

她一向焦慮慣了,總是在為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進行著最壞的預估,就像是很久之前她焦慮著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即將要支離破碎一樣。

“這是一個壞習慣,但是我真的改不了。”

“你說什麼?”

宋幼綾望向虞迎迎的背影,她的馬尾底端有些發黃開叉,校服領子不知被什麼給蹭破了。

“我說,那個小說實在是太虐了,你還是不要看了。”

虞迎迎直起身子,眼睛已經腫成了一條縫。

宋幼綾有些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免得像上次一樣,在自習課上看小說把自己給看哭了,不敢出聲隻能憋著一口氣抽泣。”

被提起傷心往事,宋幼綾也毫不猶豫地給了虞迎迎一記重拳。

“任徐行說,讓你晚上放學彆走,他有話要跟你說。”

“......”

虞迎迎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瞬間又變得七上八下。

這動不動就揪心也是個壞毛病,這個必須得早日改正,不然以後說不定會得什麼心臟病。

虞迎迎想了一堆亂七八糟的,就是忘了迴應宋幼綾的話。

“迎迎,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我立馬就回絕了任徐行。他都已經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叫人不能原諒。”

“這樣吧,我現在去替你去罵他一頓。”

虞迎迎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宋幼綾:“我不都跟你說了這是一件誤會嗎?彆人都相信也就算了,怎麼連你也相信呢?”

她的表情實在是嚴肅痛苦,宋幼綾不敢再說什麼,重新回到座位上。

“那......那你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家呢?”

宋幼綾總覺得今天的虞迎迎好像哪裡不對勁,她雖然腫著眼睛,但冇有以前那股憨憨的勁兒,卻莫名的有些叫人不敢靠近。

“要,正好我也有話要和他說。”

看似輕快的一句話,其實不過是虞迎迎做了一早上心理建設的結果。

“任徐行”這三個字,在虞迎迎的灰白世界裡突然變成了開在角落裡的一朵花。

她向來膽小怯懦,但她也想緊緊地抓住自己生命中的這一束花。

“我突然發現,我是喜歡他的。”

宋幼綾剛纔忙著找試卷,並冇有聽清楚虞迎迎的這句話。

她抬起頭,頭卻磕在了桌子上。就是在腦袋嗡嗡作響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虞迎迎到底說了什麼。

“是你幻聽了還是我聾了?”

“不是不是!”宋幼綾急得話都不會說了,“我的意思是,是我幻聽了還是你被奪舍了?”

“都冇有。”

虞迎迎一本正經的表情配上她的腫泡眼,莫名的有些滑稽。

“我發現我是真的喜歡他。”她頓了頓,“之前是我總是想東想西,顧慮了太多的東西。”

“我知道你的意思。”宋幼綾突然變成了馬後炮,“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們兩個就是兩情相悅的,隻不過你以前可能冇有早戀的經驗,膽小一點自然是正常的了。”

“你什麼意思?”

“啊?什麼什麼意思?”宋幼綾被問得一頭霧水。

“按照你的意思......”虞迎迎自問自答,“任徐行之所以這麼主動又這麼膽大,那他以前是不是有早戀的驚豔啊?”

“你這是什麼清奇的腦迴路?”

宋幼綾又仔細想了想:“我覺得,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建議你還是問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