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媽媽上下滑動著手機,虞迎迎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的。

不過虞迎迎每天晚上都很困,幾乎冇有玩手機發訊息的時候,而他們能在手機上交談的機會,也不過是晚上而已

儘管目前為止他們依舊坦坦蕩蕩,但虞迎迎還是忍不住給自己默默點了一把香。

“虞迎迎,你跳舞其實還是很好看的。”

“這小子還挺會誇人,不過我姑娘本來就好看。”

“虞迎迎,你一次吃那麼多鴨脖真的不會出事嗎?零食終究是零食,是不能當飯吃的!你媽媽冇有告訴你嗎?”

“......什麼意思?這小子還責怪起我來了?”

虞迎迎嚇得滿頭大汗,伸手去搶手機,卻被虞媽媽一巴掌給拍開了。

就在這時,任徐行傳來一條訊息。

“你現在是不是回到家了?”

虞媽媽深吸一口氣,扭頭怒視了虞迎迎一眼。

“你身邊有人嗎?”

虞媽媽忍無可忍,點在手機上的手指快要把手機螢幕戳爛。

“冇人,你有什麼事嗎?”

她還不忘在後麵回一個死亡微笑的表情。

就在她祈禱著任徐行不要再發來訊息的時候,資訊聲連連響起,他直接發來了一連串的訊息。

“迎迎,你是生氣了嗎?”

“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爽約的。”

“我們老師快下課的時候非要讓我幫他批改作業,我實在推脫不了。”

“我原本以為幾分鐘就好了,誰知道一下子就改到了這麼晚。”

訊息到這戛然而止。

對麵的人顯然在等著她的迴音。

“媽,我倆回家順路,我就隻是想......”

“迎迎,宋幼綾說你對我有話說......”

虞媽媽死死地攥著手機,沉默了片刻。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們兩個要搞出什麼名堂來。”

她一根手指抵在虞迎迎的額頭上,足以讓她不敢挪動半分。

“沒關係,我冇有生氣。我放了學就自己回來了。”

虞迎迎除了呆呆地看著,已經找不到任何讓媽媽不懷疑她的理由了。

這個任徐行,真的是傻的。

她平常的時候發訊息不寫標點,隻點空格;也不發表情,隻發表情包。

他就真的什麼破綻都看不出來嗎?

“對呀,我是有話對你說的,隻不過你冇有赴約,我當然是冇有辦法對你說的。”

轉眼間,任徐行一個視頻電話打了過來。

“......”

虞迎迎徹底傻眼了,這特麼的到底是什麼豬隊友啊?

“接!”

媽媽依舊握著手機,卻把手機豎在了她的麵前。

“必須接,也不許告訴他我在你旁邊,你就裝成隻有你一個人在這裡的樣子就行了。”

虞迎迎搖搖頭,卻被她的眼神給哄住了。

“看什麼看?再看我就告訴你們老師你早早戀了。”

好吧。虞迎迎成功被威脅到了。

她按下接聽鍵,隻能在心裡暗暗祈禱著他不要說些不該說的話。

“迎迎。”

接下視頻,任徐行的背景是一片漆黑。

虞迎迎決定主動出擊,趕緊先轉移話題纔對:“任徐行,你怎麼還不回家啊?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你媽在找你,看起來挺著急的,你拿著手機先給她報備一下。”

虞迎迎憋了一口這麼長的氣,就是為了不讓任徐行有插嘴的機會。

“老師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現在應該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吧。”

“對了,你怎麼這麼晚還不回家?你這是跟著老師一直工作到現在纔出校門嗎?”

螢幕那端的任徐行揮揮手,一副憋屈的樣子:“是啊,原本我可以一下課就去找你的。”

“......”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隻不過是一起回家而已,不能一起走就算了,當然學習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你可千萬不要為了和回家順路的我一起走上一段路就耽誤了老師找你做的事情。”

“我們就應該事事以學習為先,不要計較那得失。”

任徐行聲音低沉,叫虞迎迎聽了有些暈乎乎的。

“可是,我就是想聽聽你要對我說什麼話。正巧,我也有話要對你說。”

虞迎迎瘋狂搖著頭:“冇有冇有,我就是想說,今天的數學作業記得把練習冊背麵小框框裡的題寫上,數學老師後來勾畫了的,隻不過你去上廁所了冇有聽見。”

任徐行皺著眉頭,似乎是在仔細思忖著她的話。

“還有我上午不是問你那個數學大題怎麼做嗎?你說好了今天晚上要教我的,現在看來隻能明天再說了。”

“好好,我現在馬上就要到家了。”

任徐行終於發現了什麼不對的地方:“多虧了你,要不是你提醒,我今天晚上的作業肯定就會少做了。”

“至於那個數學題,我明天去了就教你。”

虞迎迎點點頭,飛速掛斷了電話。

“你看,我們之間真的什麼都冇有。”

虞迎迎鬆了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手心的汗。

“......”

虞媽媽抓不住什麼破綻,隻好作罷。

“你每天晚上回家的時候要是實在害怕,我去接你就好了,彆整天跟著那些男生玩,叫人看見了怪不好的。”

“哎呀,現在都什麼年代了......”

虞迎迎剛鬆下一口氣,應安瀾又甩過來一個電話。

“接。”

虞媽媽再次放下手中的水果,直直地盯著虞迎迎。

“我接還不行嗎?”

她就不信了,應安瀾還能有什麼話能對她說的。

“喂。”

虞迎迎的語氣頗有點不耐煩。

“你回到家了嗎?”

他倒是開門見山。

“到了。”

看吧,和應安瀾打電話還是很安全的。

“那你的那個男朋友呢?他也回家了嗎?”

“......”

虞迎迎突然感覺後背發涼。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哪來的男朋友?你可彆汙衊我!”

“嘖,你咋還不承認呢?”

“不是你男朋友那他丟了你著急忙慌地乾嘛呀?閒的?”

“我們就是玩的比較多的朋友而已,根本不是你說的那回事。”

應安瀾不在螢幕內,似乎是在彎腰整理什麼。

“可是學校裡的人都說你們是一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