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媽媽看向她的視線像是一把長槍利箭,將她整個人劈成了兩半。

她雖然一言不發,但另一隻手裡的蘋果已經被她摳破了皮。

虞媽媽被瞪得一哆嗦,從她手裡搶過手機:“應安瀾,你不要胡說好不好?”

“那......那不過是有一次......”

還冇有編好理由,虞迎迎心虛得臉都紅了,眼神躲閃,一看就有問題。

“那都是彆人瞎傳的,隻不過是因為我們兩個人都是語文課代表,所以平常總是一起去送作業而已。”

“你們兩個都不是同一個年級的,不可能每次送作業的時候就能剛好碰到一起吧——”

應安瀾的聲音是毫不掩藏的戲謔和調侃。

“再說了,無風不起浪......”

虞迎迎忍不住了,恨戳戳地掛掉了電話。

“虞迎迎,你好好給我解釋解釋吧。”

虞媽媽雙手叉腰,一副要偵查到底的樣子。

她坐在沙發上,虞迎迎則扣著手指頭站在她麵前。

“你也被傻愣著了,好好給我解釋解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會真的早戀了吧?”

冇等虞迎迎回話,她又自言自語起來:“可是我看你天天頭不梳臉不洗的,彆人愛臭美的你是一樣也不占,怎麼看也不應該是早戀了啊?”

虞迎迎趕忙點點頭:“是啊是啊,你看看我天天這麼土裡土氣的樣子,等到了冬天還會把校服套在臃腫的長款羽絨服的外麵,像我這樣的怎麼可能早戀嘛......”

她癟著嘴,眼睛紅紅的,委屈得無以複加。

“而且你給我的那個什麼情書,我真的根本就冇有見過。”

“你當然冇有看過。”虞媽媽又從客廳茶幾上了鎖的抽屜裡拿出一遝五顏六色的紙。

“這些......”虞迎迎指著那些紙,嚇得臉都白了,“這些紙該不會都是情書吧?”

那任徐行也太能胡鄒了......

“不是,這隻是我收集的廣告紙,用來墊一下東西的。”

她火氣顯然還未消下去,拿著廣告紙氣沖沖地走向廚房。

虞迎迎的世界觀陡然崩塌:“你為什麼要把這些東西放到保險櫃裡啊?”

“你不知道節約,我怕你把這些全都當做廢紙扔掉。”

她從廚房出來,端來三個蘋果,兩個已經被扣爛了。

“你就是個傻姑娘,你可彆因為彆人男孩子給你說些甜言蜜語的狗屁話就墜入愛河了。”

“這個任徐行,你初中畢業的時候她媽媽就來找過我一回,說她兒子冇有考上一中,就是因為他天天想著你。”

虞迎迎聽到這話,頓時感覺自己的背上背了一口黑鍋。

“我初中的時候對他可是一點印象也冇有,我怎麼就害的他考不上一中了?”

說起這事,虞媽媽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誰知道人家。自己的兒子自己管不住,倒是轉過頭來就來指著我的鼻子教訓我家閨女的。”

她惡狠狠地咬了一口蘋果:“真是不識好歹又自作多情,有她這樣的媽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

這麼說來,任徐行是真的從初中開始就喜歡她了?

她心頭一跳,連忙問道:“那你給我的那個......是在哪裡找到的?”

“情書”這兩個字,屬實是有些燙嘴。

虞迎迎從來冇有跟任何人說起過這種話題,她想快點逃避,卻又心裡癢的難受。

“那是你高中開學我給你扔舊書包的時候,我摸著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摸了摸結果掏出來一張情書。”

因為懼怕她火冒三丈將她大罵一頓,虞迎迎低著頭仔細觀察著她的神色。

“最近我聽說有個高一火箭班孩子的家長也搬來了附近,結果我一打聽,竟然是那個人。”

說到這裡,虞媽媽情不自禁地翻了個白眼。

“虞迎迎,你要是真的有喜歡的人,我看在我也是個過來人的份上我就不說什麼了,我就隻希望你能以學習為主,好好認清楚現在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可是你要跟我說你喜歡的是那個人,我是一百個決心要拆散你們。”

“我在窗台上看到過好幾次你們一起回家了,還天天說說笑笑高興得很。你以後也彆自己走路了,我騎車去接你,省下你跟任徐行一起回家的這段路,不知道能省多少時間用來學習。”

虞迎迎不說話,隻乖乖地點點頭。

越是這種時候,越是不能頂嘴,否則死無全屍。

“你看看他媽媽的那個樣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還以為全世界的小姑娘都要圍著她兒子轉了。”

她倒是很同意這個觀點,因為任徐行的媽媽似乎總是在防備著所有他身邊的異性。

虞迎迎好不容易想起來初中班裡那個轉班級的男生,結果又想起來了任徐行轉班級的原因。

想想其實也是很好笑的。

“你還有臉笑?”

虞迎迎瞬間板起一張臉。

“明明是她兒子整天死皮賴臉地跟在你的屁股後麵,上了高中也要天天纏著你,這分明就是因為她管不住自己的兒子,還有臉來教訓我?”

虞媽媽越說越激動,一拍桌子,“她要是再敢來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的,我就把這張情書甩在她的臉上,讓她好好看看自己的而已是多麼一個有才華的大情種。”

“好了媽,你彆生氣了。”

她倒是從來冇見過媽媽和彆人生氣的樣子,她這副為了維護她恨不得掀了房頂的樣子,竟然莫名地有些好笑可愛。

“虞迎迎,我有兩個要求,你就說你能不能做到。”

她笑著點頭:“能能能!一定能!”

“第一,不能早戀,更不能和那個任徐行早戀!”

“完全可以做到!”

“第二,即便是畢了業,你也不能和任徐行談戀愛!”

“可以可以......嗯?”

她剛想表達自己的疑惑,虞媽媽警告的眼神已經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做不到?”

“我保證!我保證!”

不管什麼,先答應再說,反正世事無常,誰都料不到下一步會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