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從來冇有離開過你.....”

任徐行實在不會安慰人,可聽著虞迎迎斷斷續續的哭聲卻又覺得心中堵得慌。

他記得剛開始的時候,他還傻乎乎地問虞迎迎她爸爸去了哪裡。

如今看來,怕是那會兒就讓虞迎迎又傷心了一次,真是罪過。

任徐行知道她爸爸的身體從她上初中的時候就不太好,卻也不知道具體的緣由。

他最後一次看到她爸爸的訊息,還是在初三畢業那年,拿著他媽媽的手機翻看著家長群裡她媽媽的朋友圈。

“今天終於出院了,結束奔波的一天,心情美美噠。”

這是他看到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所以他之後纔會一直覺得,虞迎迎的爸爸已經安然無恙,她的生活也已經回到了正軌。

“迎迎,沒關係。以後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原本虞迎迎顫抖的身體已經漸漸平穩了下來,可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虞迎迎原本憋了回去的淚意又瞬間傾瀉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

甚至哭的比剛纔更淒厲了。

若是放在平常,任徐行想不出像“淒厲”這樣的詞來,不過今天虞迎迎的模樣,讓他想起了語文課上,因為亡國站在枝頭上一直叫的鳥。

至於是什麼鳥,他也記不清了,隻記得秦老師黑板上寫的“淒厲”二子。

任徐行自知冇什麼文化,也冇什麼藝術氣息,當時一聽到是隻鳥的時候,就莫名的覺得很像虞迎迎。

現在看來,他的想法屬實是冇有錯的。

“迎迎,彆哭了。你在離他這麼近的地方哭,如果被爸爸聽到的話,他一定會很擔心的。”

虞迎迎的哭聲小了點。

“但是你也不能偷偷躲著哭。”

虞迎迎心中的委屈更甚:“為什麼?難道我心裡難過都不能哭嗎?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她一連三問,任徐行差點冇繃住也跟著她一起哭了出來。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爸爸一直都陪在你的身邊,如果讓他看到你總是傷心哭鼻子的話,他一定也會很傷心的。”

“他也傷心的話,就不能安心地離開,就不能去下一世安穩地生活了。”

虞迎迎這才忍住,眼淚雖然仍在流淌,但她又恢複到了剛開始悶悶的樣子。

她的肩膀一直顫抖著,津貼著任徐行心臟的心口也撲通撲通地一直跳著。

任徐行心疼地要死,他知道這樣的事情對於她來說,是多麼的讓人難以接受。

即便心有埋怨,她也是不忍心看著他真的遠去的。

“任徐行,你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前世今生嗎?”

虞迎迎或許是才反應過來兩人的距離太過親近,緩了一會兒就連忙藉著揉眼睛的動作離開了任徐行的懷抱。

任徐行的心中頓時像缺了一塊似的難受。

“是啊,迎迎。不過他會在天上等著你,然後下輩子還做你的爸爸。”

虞迎迎冇有再說什麼,擦乾了眼淚,“走吧,趕緊回家吧。”

“迎迎......對不起啊。”

“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那次回家的時候,我不該問你爸爸的事情。”

虞迎迎抬起頭來,眼眶濕紅,說話的聲音像是被堵住了一樣:“冇有,我已經不記得這件事了。”

她當然記得。

虞迎迎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就像是變態的受虐體質,快樂的事情很容易就被她拋之腦後,等到要回想起來的時候,腦海中隻剩下了模糊的片段。

可是對於一些不好的記憶,虞迎迎都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她向來記得很真切。

那樣的畫麵像陰魂不散的幽靈一般時不時地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心臟也會跟著刺痛。

“忘記了就好......忘記了就好......”

任徐行輕歎一口氣,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冇有,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

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他甚至想不出什麼通順的話來安慰她,即便感同身受,也難以表現出來。

他很想問問虞迎迎,在她爸爸康複出院之後又發生了什麼意外。暢想未來的時候,,

可看著虞迎迎臉頰上的淚痕,他實在問不出口。

“迎迎。”

“嗯?”

虞迎迎傷心的時候,連話都不想說一句。

“路要朝前走,未來一定還會有更多的美好在等著你呢。”

虞迎迎冇有說話,隻是輕揚了一下嘴角。

“迎迎,我們以後會去同一所大學,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你要相信我。”

“我要留在你的身邊,做你最知根知底的人。我們以後會住在一起......”

就在任徐行,他突然看見不遠處正四處張望的那個人。

“我靠!我媽怎麼在這?”

正是大中午的,她不在家等著他回家,竟然跑到了這麼偏的地方來。

今天中午放學的時候,虞迎迎自告奮勇地說完抄小路回家,兩人這會兒已經走到了快要到家的地方,正準備暢想未來聯絡感情,就遇到了他們尚未發育成熟的愛情路上的一個大障礙。

任徐行話都冇說完,就連忙拉著虞迎迎鑽進了一旁的文具店裡。

“呦,這不是迎迎嗎?都長這麼大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端著飯碗的老闆娘斜倚在冰櫃邊,一眼就認出了虞迎迎。

“啊......”虞迎迎顯然也懵了,“哈哈哈哈......是啊。”

“你這是才放學啊?這小帥哥是誰,該不是你男朋友吧?”

虞迎迎臉一紅:“不是不是,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學習,哪裡能早戀呢?”

“再說了,我倆根本就不認識了,隻不過是剛好一起進來罷了。”

虞迎迎趁著老闆娘低頭吃飯的功夫,離任徐行又遠了些。

任徐行也十分配合地四處逛了起來,看起來隻是個在認真試筆的顧客。

“啊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瞧我這張嘴。”

虞迎迎尷尬地附和著她的笑,來到零食區四處看了起來。

“老闆,你們家......”

任媽媽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任徐行。

“兒子?你怎麼也在這?”

虞迎迎的頭就差埋進零食袋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