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之中,眾多戰船在行動。

滾滾江水往東而去,根本不在乎即將發生的戰鬥,一如往常一般,冇有絲毫的改變。

張允麾下眾多小船,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甘寧水寨。

一直等到距離甘寧水寨不足兩百米的時候,才被甘寧這邊的人發現。

立刻有人發出驚呼,進行示警。

而後,便響起一片騷亂,進行緊急防禦。

張允麾下的一名頭上裹著一個頭巾的將領,見到此慕,麵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獰笑。

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等人的蹤跡,想要進行防禦,怎麼可能?

這甘寧不過是一個劫**,還真不能高看他!

而華雄賊子,也確確實實不通水戰,竟讓自己等人,輕易的就摸的這般近!

當下,他便定不再隱瞞行蹤。

立刻便讓人敲響船隻上的戰鼓。

隨著鼓聲一響,那原本為了隱瞞行蹤,而放減緩速度的眾多小船,立刻便開始加速。

一個個如同離弦的利箭一般,貼著水麵對著甘寧水寨,直衝而去!

頃刻之間,就已經達到了水寨的邊上。

雖然甘寧營寨這裡,已經有一定的反應。

可終究反應的速度太慢了。

而且,兵員素質和張允手下兵卒比起來,也相差的太遠。

冇過太久,就被他們殺開了水寨,打破了封鎖。

順著口子,劃著船飛快的進入到了甘寧的水寨之中,進行廝殺!

同時,張允在後方帶著三十五艘大船,隨著小船而進。

此時見到,纔不過是剛一開始戰鬥,自己這邊就極為順利的殺入到了甘寧的水寨,麵上帶出一抹驚喜。

雖然他有些遲疑,覺得可能有些太順利了。

但這這點遲疑,很快就消失了一個乾淨。

因為出現這種情況,倒也並不算意外。

他畢竟事先做出了種種的準備,還使用計策,麻痹華雄。

此番自己動手,等於是有心算無心,趁其冇有防備之時,突然出擊,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況且自己水師的實力,也不是甘寧那邊能夠比擬的。

此時陡然動手之下,一舉攻入到甘寧營寨,並不奇怪。

當下,必然立刻下令,讓人儘快地撐船,朝著甘寧水寨而去,進行支援。

否則,僅僅隻是那兩三百條小船,他擔心可能會遭遇到一些危險。

不能夠給甘寧這邊,帶來摧枯拉朽一般的凶狠打擊!

而此時甘寧的水寨看起來,已經非常的熱鬨。

不少地方都有火光升起,一看就吃了大虧。

相應的,距離這裡不是太遠的高順營寨,也有了反應,有幾道火龍,一路蜿蜒而來。

這很顯然是高順那裡,得知了這邊的動靜之後,立刻派遣兵馬要對甘寧的水寨進行救援!

麵對這一幕,張允的麵上露出一抹冷笑。

此番誰來也救不了甘寧!

這話是他張允說的!

如此想著,那大船在他的催促動之下,被人劃的飛快。

眼看著距離甘寧的水寨已經不是太遠,結果就在此時,船底卻被什麼東西給碰撞到!

船身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

差點兒將信心滿滿的張允,給晃入江中。

幸好他的水上功夫了,穩住了身形。

但腳下那原本以極快速度,朝前而行的戰船,卻也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

張允的麵色,頓時極其難看起來。

常在江中行走,他哪裡不知道此時發生了什麼事情?

必然是甘寧這邊,提前佈置了一些後手。

將他的船隻給截停了下來!

“停船!立刻停船!

他忙大喝,讓後麵的船隻,趕緊停下。

同與此同時,也讓人檢視船有冇有破掉。

他的心中,此時生起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也怪他有些過於大意。

一般情況下,他行船之時都要事先進行一定的排查。

看看有冇有水下暗裝之類的東西。

他此番行動,也一樣有這樣做。

但是隨著現在他這邊的人馬,攻入到了甘寧的水寨之中,在裡麵正大展雄風。

他擔心事情會有反覆,想要一舉定乾坤,徹底的把甘寧給拍死。

又見到距離甘寧營寨已經不遠,方纔一路前來,又冇有任何的意外,所以便放鬆了警惕。

隻想迅速駕船來到甘寧的營寨之中,參與大戰。

一時間的疏忽,結果就造成了現在這種嚴重的後果!

張允下達命令不可謂不快。

在他這邊發生意外的第一時間裡,就立刻讓人下令停船。

但江麵之上行船,可不是說停就能停住的。

尤其是大船,有很大的衝擊力。

他聲音剛下達冇多久,便又有幾聲悶響隨著響起。

卻是在張允所乘坐船隻的左右兩側,又有六艘大船撞在水下暗樁上,被強行停下!

這六隻船,是和他一起為第一梯隊,齊頭並進的。

因此根本就停不住。

此時,後麵船隻上麵的人,正在拚命的給戰船減速。

隻是方纔他們速度太快,而且距離張允等又太近。

哪怕在此時拚了命的降速,也無濟於事!

“轟!轟!”

接連的顫抖傳來,讓張允所乘坐的船再次晃了晃,張允的麵色,變得更為難看。

這是後麵的船撞了上來!

一片混亂之中,眾多船隻撞在一起。

隻有最後麵的十二艘大船,因為距離比較遠,最終停了下來,倖免於難!

張允的麵色鐵青,立刻下達命令,讓人自大船上下去,檢視水下情況。

看看能不能將阻路的東西移開。

“不好了,船被撞出了洞!”

有焦急的聲音響起。

而後,驚慌的聲音就更多了,因為一開始被撞停的七艘船中,竟有五艘都被撞破了!

有江水,正順著被撞破的洞,朝著船裡麵灌。

有人立刻去堵漏洞……

張允麵色難看至極!

原以為,他此番來是要大顯身手的。

可能能想到,他還冇有開戰,船都被撞破了。

不過還好,他的這種戰船,並非隻有一個艙室。

船艙用了多種的手段,進行了隔離。

一個點被撞破,雖會對船隻產生不少的影響,但不會導致整艘船都沉掉。

現在,最讓他感到難受和焦急的是,有了這些阻擋,他這邊想要將大船弄過去,參與到戰爭之中,已經是不可能了。

他下令讓人立刻在甘寧水寨周圍排查,看看是不是所有的道路都被封死。

若是有什麼口子,他這邊就準備讓人駕著船,順著那口子,越過這道水下封鎖,前去參戰。

但他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能。

甘寧那邊既然如此做了,必然不會留下什麼破綻。

果然如同他所料的一樣,檢查之後,他所想要看到的口子,並冇有出現。

最終,他隻能是讓人將各個大船之上,所攜帶的小船,都放下去。

讓大船之上的水軍兵卒,儘可能多的乘坐小船,前往甘寧營寨,參與戰鬥。

至於大船,則開始行動起來,不再擠在一塊兒。

之前的撞擊,船隻有些損壞,但還能用。

它們遊曳在甘寧水寨的周圍。

一旦甘寧那邊有人衝出來,就要對其進行致命一擊!

而此時,甘寧水寨中的戰鬥,也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並且,開始發生逆轉!

原本,張允麾下的人,殺入到甘寧水寨之中,打的順風順水,無比凶猛。

可是打著打著,所發現似乎有些不對。

他們竟不知不覺之間,進入到了封閉之所!

而後,便有諸多的火箭,對著他們射來!

見到此景之後,張允這邊有很多人都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妥。

他們好像中計了!

立刻便有人想要拚命往前殺,衝出重圍。

也有人想要往後退。

原本還凶猛無比的他們,很快便變得混亂起來。

但大量的火箭,還在不斷的傾泄而下,點燃他們的船隻,將一些人射殺!

甘寧的水寨之中,修建出來了很多的彎彎繞。

他們之前隻是往前衝殺,還不覺得。

這個時候想要往回走,或者是往其地方而去,都顯得比較難,

這裡宛若一個迷宮一般,好進不好出!

他們像是進入到了魚籠當中的魚一樣。

甘寧親自持著一張大弓,將燃燒著火焰的箭失,射了出去。

一箭就將一個張允麾下的將領給射殺,落入到了水中。

看著那在燃燒的戰船,以及很多驚慌失措之下,跳水逃生的張允麾下,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暢快。

果然如同華將軍所言那樣,這些賊人,很輕視自己!

既然敢如此輕視自己,那就好好的殺一殺他們的威風!

隨著華雄他們這邊佈置出來的後手使用,戰局很快就開始逆轉。

眾多張允麾下的人,跳船逃生。

但這邊早已經有所準備。

很多兵卒手中拿著長長的竹竿,竹竿頂端,綁著鐵矛頭,隻管對著水中亂搠!

很多荊州水師兵卒,被紮死的水中。

還有人拿著綁有長繩的索鉤,甩出去,勾住這些人往邊上拉……

戰力高強的張允水師,在此時完全淪為了待宰的羔羊……

甘寧見到局勢已經暫時控製住,他們這邊不會再出現什麼意外之後,便立刻撐著船,帶著早有準備的人,從水寨另外的出口出去。

直奔外麵張允那些徘迴的大船!

對於張允這種超大號的戰船,他是眼饞已久。

此番張允送貨上門這麼多,他必須要留下來一些!

不然都對不起張允的這番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