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人修煉天意,隻能停留在表麵,古巫祈攘,行為玄奧莫測,令世人不能明白其中的真正道理,甚至他們自己也是一樣,一知半解。後來發展到道教時期,有人突然悟道,以身合天意,則化為天心境,他們將這個層次稱呼為太上在天。”

“即人世的‘大王’化為天上的‘太上’。”

“過去的修行法,是引導天意順從自己的意誌,如今的修行法,是將自己的意誌來代替天意。道教修行的時候,常常把那些修為極高的仙神,在名諱之前冠以太上二字,代表對方是至高無上的。”

天意神通,是大羅太乙參悟天意之後,抵達天心境才能施展的無上法,並且是古時候,巫術向著道術轉變時,有人將自身感悟記錄為經卷,流傳後世。

如果冇有特殊手段,是根本冇有辦法解讀這份經卷的,姬象想到,空白神牌之前冇有半點映照,是因為天意這種東西,需要自己感悟到,才能被觀察到。

現在姬象已經能夠理解這份道巫神書中八個字的含義,也就是如何化身天心的捷徑,是最早時期道教用來證道天心的路數。首先以巫法引導天意下降,在某個特定的情況之中,近距離的感悟它。

後來的道教摒棄巫術,走上參悟天機的太乙和顛倒因果的大羅,藉助這兩條道路來進入天心境界。

從層次上來說,如今的“太上在天”,確實是比起過去的“大王在玄”要高的多了,畢竟隨著歲月變遷,法術也會越來越強,修行的體係也會越來越完善。

“這是寶貴的東西。”

雖然巫法在如今的時代基本已經被淘汰,但是依舊有可用之處。如自己這種未達到天心境,停留在仙人層次的存在,則可藉助古代巫術引導天意下降,以此來對抗真正的“天心境”!

這是對抗天心境的有力手段!

巫法斷絕,其中有許多巫術比起如今的道術也不遑多讓,但是傳承困難加上要求特定的天資,如這份天意神通就需要陰陽同體,世間哪裡來的那麼多陰陽同修的強者,而道法就冇有這個限製,如太乙大羅,隻要修到飛仙,人人皆可參悟。

姬象看向其他的修飾,閭山派的修士們冇有說話,因為剛剛古書所引發的那種情況,讓他們明白,過去他們一直冇有辦法修煉的這份古書,現在已經被人修得了。

“如之前所言,這份古書,已是閣下的了。”

閭山派當然不會反悔,姬象又向他們請教一些火器的符籙,不過被閭山派的修士們告知,以符籙強化火器,亦或是施展獨門的火器之法,不論是哪個教派,都是向天罡大聖借力,而天罡大聖不過是天蓬元帥手下的幾位出名大將罷了。

“火器之術的精髓,在於雷法。”

閭山派的一位老修士開口:“龍虎山的五雷符可以讓火器發震雷閃電之力,梅山教的轟火法可以讓火器的威力倍增,所謂提銃就有雷神助,五雷法火掃邪精。”

“梅山教祖師陳公讚,傳說曾以火器滅殺一隻千年大妖,那是一隻蜈蚣精,他提火銃打時,先出十方焰火,同時天上五雷齊動,霹靂驚天,雷火奔騰,火光萬丈,隻消片刻便將千年蜈蚣化為灰塵。”

“火器乃至剛至陽之器,而雷法正是助其威能的最好‘薪柴’。而其追根朔源,是來自於宋朝的神宵派。”

“傳說,神宵派林靈素曾得漢仙人趙昇天書三冊,為《九霄五雷玉書》九卷之三的殘卷,據說來源於天人‘元始法王’,全稱‘玉清聖境先造無上元始法王’。林靈素將其整編之後化用為《神宵天壇玉書》。”

元始法王?

冇有聽過的名諱,但是卻有元始之名,與元始天王隻有一字之差。

莫非雷法之祖上朔到過去,也有一位玉清修士?

但這位恐怕是已經死了,如今玉清修士隻剩下未知的第一人、疑似第二人的基督、古先生、元皇、青羅、失蹤的第十二人,以及自己。

九霄五雷玉書。

九天玉樞寶經?

姬象想到了從雷祖手中奪來的半部天書,由於是後半部分以至於自己冇有辦法修行,這三等仙經隻能在自己的收藏之中吃灰,但此時聽到此類秘辛,發現這兩部天書同運雷法,甚至連名諱都如此相似。

玉書,玉樞?

姬象心中思索,也聽著老修士繼續解釋。

“後來,薩天師所著《雷說》之內,也有一道妙訣,意在我身即諸天雷神身,雷神乃在我之神,以氣合氣,以神合神,稱為內天罡術。”

“元朝時,神宵派傳人莫起炎得到斬勘雷書,能‘動與天合’,為他不傳之秘,有人認為他得到了天壇玉書的其他部分。”

這位老修士年齡極大,竟然是元朝末期活下來的人,說出一些過去他所知曉的秘密,不過法教修士的壽命和正教修士不能相比,所以他坦言自己最多還有十年就會死去。

“生老病死是難逃的苦難,成就地仙也終究隻是天地之半,神仙之才,金丹固成,也不能久視,不為天仙終為塵土。”

老修士看著姬象,眼中滿是敬畏與豔羨。

“那你可知天壇玉書可能留存之所在?”

元朝的時候,這片大地被破壞嚴重,許多修行曆史幾乎斷代,冇有傳承下來。

老修士指點:“據說薩天師曾遊於蜀中青城山,得到神秘之法,或許可在那邊找到玉書痕跡。”

姬象冇有說話,隻是自袖中送出幾個小瓶,幾位閭山派修士不明所以,姬象解釋:“多謝各位為我解惑,此乃日華,可助各位洗練根骨,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姬象道謝之後,駕起仙光離去,自這片地界中的大江重返真實人間,而閭山派修士們看著那些日華,激動不已。月華已經是人間至寶,但堂堂法教之中的大教,隻要想要還是可以得到的,可惜月華對人根骨的洗練有限,而日華是真正可以通向仙人之路的無上之寶!

雖然服用日華風險極大,但死到臨頭,誰不想搏上一搏!

老修士激動的老淚縱橫,高呼仙緣。古書不能幫助他們修行,換來的日華卻可以壯大門派,他們恭敬對著姬象消失的方向行大禮,久久未曾起身。

.......

姬象回返人間,時間並冇有過去多久,姬象環顧四周,為了不引起動靜,向著東海而去,路上刻意找了幾個白蓮教據點,順手打了一波秋風,不管那些白蓮教眾哭天喊地的罵娘,拿了他們的經書就走。

當然姬象也會有些感慨,自從潞王死了之後,白蓮教各自分散,組成不同的區域教派,彼此的理念相互衝突冇有統一,這就導致他們新寫的那些經文在立意以及層次上都大打折扣,收集到的香火願念也遠不如過去。

這質量不高,自己還怎麼收集白蓮教的經文去獻祭啊,用那些正教的經書自己可捨不得,所以搶了白蓮教的經書之後,自己還鼓勵他們繼續加大生產力度,不要停下書寫經文這份行業,實在不行可以給人抄書賺錢來擴大產業,等產業擴大了自己再來找他們。

當時白蓮教眾人都感動的哭了,紛紛以頭搶地。

大海邊緣波濤如山,姬象高坐雲端,取出半部玉樞寶經。

就在方纔,姬象想到了一個特彆的主意。

“仙經文字不可修,但可拓,隻需稍加變動...”

這一日,東海之上有天氣震動,電閃雷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