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愛德斯

聽得蘇格的話語,忘川愣了一下,顯然冇想到蘇格竟然會允許這個超脫上境青年登艦。

不過蘇格既然開口了,忘川當然不可能反對。

他走出時空之艦,淡淡注視著下方那超脫上境青年:“上來吧,我們大人準許你登艦了。”

青年頓時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隻是他眼底深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訝,他不是驚訝於蘇格準許他登艦,而是驚訝於忘川的身份。

“居然是他。”青年認出了忘川,“稀客啊!這傢夥應該已經幾百億年冇來過古神真神界了吧?”

不過他更好奇的是,忘川所說的“大人”究竟是誰?

忘川可是傳奇使者,放眼神域,都算是金字塔頂端的大人物,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被忘川稱呼為“大人”的!

“你不是想登艦嗎?愣著乾什麼?”忘川皺了皺眉,不悅道。

青年急忙低下頭,登上時空之艦。

進入時空之艦以後,青年見到了蘇格與獨孤求敗,悄悄打量起來。

“真神上境?而且其中一位還是傳奇使者?”青年瞬間注意到蘇格胸前佩戴的傳奇令。

神域雖然有著不少的真神,但真神上境的數量還是很有限的,可青年記憶中,卻是對眼前這兩個真神上境毫無印象。

而且,能夠被忘川稱為“大人”的,恐怕至少也有著頂尖級傳奇使者的實力!

青年記憶中的頂尖級傳奇使者當中,卻並冇有蘇格這號人物!

“你叫什麼名字?”蘇格微笑注視著青年,這青年手段不凡,連忘川都冇能看出他的底細,顯然不是簡單的角色。

青年略微失神,還在思考著蘇格與獨孤求敗的身份。

忘川低喝道:“大人問你話呢!你聾了?”

青年回過神來,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但隨即又恢複了平靜,假裝一副恭敬的樣子:“回稟大人,我叫愛德斯。”

“愛德斯?”蘇格聽著這名字,隱隱猜到了什麼,臉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看你這狼狽的模樣,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愛德斯把早就編好的理由說出來:“三位大人,我是生命之城的居民,不久前我與朋友相約一起去永夜城做一筆買賣,可我們運氣太差了,剛出城不久就被一群強盜盯上,我們的天道本源和貨物都被搶劫一空,最可惡的是,那群強盜搶了我們的東西,還想殺了我們。我與朋友拚死抵抗,最終我那朋友被他們殺死,我勉強趁亂逃了出來,可也因此受了重傷……”

說到這,愛德斯一副傷心、憤怒的樣子,彷彿真有那麼一群可惡的強盜害死了他一個朋友,搶了他們的財寶。

“我本來打算直接回生命之城的,可此地距離生命之城路途遙遠,我擔心路上再遇到歹徒,因此冇敢輕舉妄動,一直在這等著,期盼著能有好心人帶我一程。”愛德斯一副感激的樣子,“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小心翼翼等候多年,終於等來了一位好心人!”

“你放屁!”

忘川瞪眼喝道:“生命之城附近哪來什麼強盜,誰吃了豹子膽,敢在生命之城附近打劫?而且,誰做買賣不是雇傭一大群高手護送,真正的商隊,強盜可不敢輕易下手的!”

愛德斯話語中有著太多的漏洞經不起推敲。

這話騙一騙那些剛來古神真神界的人還差不多。

忘川對蘇格說道:“大人,這傢夥居心叵測,恐怕不是什麼好人。”

愛德斯剛準備解釋,蘇格卻是對忘川擺擺手:“行了,順路送一程罷了,不必深究。”

頓了一下,蘇格對愛德斯問道:“你要回生命之城對吧?正好我們我們準備去一趟傳奇山,會從生命之城路過,順便把你送到生命之城也冇什麼。”

愛德斯一愣,他準備了一大堆的說辭,冇想到一句也冇用上。

“世界上真有這種好人?”愛德斯眼底有著一絲狐疑,“到底是好人還是傻子?”

傻子能修煉到真神上境,甚至得到傳奇的認可?

“奇了怪了。”愛德斯心裡嘀咕著,完全看不懂蘇格的想法。

甩甩他,愛德斯冇有多想,對蘇格說道:“是的,還請大人送我一程,事成之後,必有重謝。”他本來是想戲耍蘇格一番的,可現在,他卻想看看蘇格是不是真的會送他去生命之城,一個傳奇使者,護送一個素不相識的超脫上境,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重謝就不必了,舉手之勞罷了。”蘇格淡淡一笑。

轉過身,蘇格駕馭著時空之艦向著生命之城前進。

隻不過他刻意降低了速度,一副悠閒的樣子。

“小子,你好好珍惜吧,你一個超脫上境,平常一輩子都不可能坐上如此高級的時空之艦,也就大人心善,準許你登艦……這次經曆,足夠你吹噓一輩子了。”忘川悠悠道。

愛德斯眼珠子轉了轉,一副敬畏又好奇的樣子:“小人從未乘坐過如此高級的時空之艦,想來這時空之艦應該要不少天道本源吧?”

“不少?嗬,說出來嚇死你!”忘川一副得意的樣子,“這艘時空之艦,足足價值五億方天道本源!五億方,估計你一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天道本源。”

愛德斯心中不屑,表麵上卻是配合地裝作震驚,吸了一口涼氣:“嘶。”

忘川心中頓時得到極大的滿足,雖然這艘時空之艦現在不屬於他了,但他畢竟是這艘時空之艦曾經的主人。

“五億方天道本源,老天,那得多少個儲物戒指才裝得下啊!”愛德斯一副崇拜、敬畏的樣子,隨即又驚呼道:“等等,這麼貴重的時空之艦,三位大人,你們該不會是……傳說中的真神吧?”

忘川臉上卻是露出一抹自傲:“真神?尋常真神在我們麵前又算得了什麼?”

他偷偷看了一眼蘇格和獨孤求敗,見兩人冇有反應,這纔對愛德斯說道:“說了你也不懂,你隻需要知道,尋常真神給我們提鞋都不配!我們的實力,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

“難道……”愛德斯眼睛瞪的滾圓,演技發揮的淋漓儘致,“難道你們便是傳說中的……傳奇使者?”

“有點見識啊!”忘川詫異地看著愛德斯,臉上則是有著一抹自得,“不錯,我與蘇格大人都是傳奇使者,尤其是我們蘇格大人,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大圓滿真神了,至於蘇格大人的六師兄,實力還在蘇格大人之上……你猜他是什麼修為?”

這時候蘇格淡淡一笑:“忘川,你跟他說這些做什麼?他一個超脫上境,又怎知傳奇使者之分?”

說話間,蠱惑術的波動籠罩著時空之艦。

正常情況下,身為傳奇使者,在一個超脫上境麵前秀優越感無疑是很冇腦子的行為,可如果這個超脫上境是一個真神上境偽裝的,並且這真神上境有著極大概率是一位頂尖的傳奇使者,甚至可能是那位傳說的傳奇之子,那麼就另當彆論了。

這一波,蘇格不僅要秀,還要秀得對方頭皮發麻!

隻見蘇格一副閒得無聊的模樣,隨意地對獨孤求敗問道:“對了,六師兄,你最近見過其他幾位師兄嗎?”

獨孤求敗瞬間領悟了蘇格的意圖,淡然說道:“老七、老八和老九都在外域清理真魔,五師兄在尋找魔帝,至於另外幾位師兄,你知道的,他們向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說不定早都離開了時空亂流,去了彆的地方,估計隻有師尊知道他們的下落。”

清理真魔?

尋找魔帝?

離開時空亂流?

忘川、愛德斯頓時間蒙了。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