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破滿緩步走出,臉上帶著輕鬆寫意的表情,周身的白光隨之緩緩消散。

魔族所有修士的神識齊齊橫掃而來,儘皆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繼而引起了一陣陣嘩然議論。

“剛纔你明明已經被本尊一擊打成了飛灰,連元神都未曾留下,怎會這樣呢?”

黑金寶座之上,魔尊那刀削般的冷峻麵龐上露出一絲疑惑,這絲疑惑並未存在太久,轉瞬間便被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氣神態所取代,隻見他臉上露出輕蔑的笑意:“本尊何須考慮這些鬼蜮伎倆?既然能碾死你一次,吾黑帝自然能殺到你無法施展這等手段為止!”

漆黑的魔霧之中,黑帝魔尊童孔中爆射出赤紅的光芒,如同幽森的兩輪血月一般,充斥著無儘的殺意和魔氣。

陣法中心位置被映成了一片血色,彷彿有什麼大恐怖將要降臨一般。

那兩輪如同血月般的光芒,彷彿包含著混亂的魔性,凡人若是不小心隔著無儘星空望上一眼,也會瞬間魔化變成奇形怪狀的魔物。

嗡!

這一次,蘇破滿在感受到殺機的刹那,反應比之前稍快了幾分,肉身之中的法則之力被儘數激發,鋼鐵之軀周圍的生物力場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堅固,如同由仙金魔鐵鑄成一般,形形色色的法則之力充斥其中,令原本無形的力場竟然顯現出了各種顏色,如實質般的展現在了眾人麵前。

最中心的血係法則形成的紅色光環,依次往外是深邃星光之色、深紫色的雷光……各種顏色涇渭分明,在力場中形成了各自的區域。

力場生成的刹那,那柄通天徹地的漆黑槍影便再次降臨了。

這一擊,彷彿是飽含著黑帝魔尊的憤怒,攻勢更加迅猛,其上的爆裂氣息彷彿要將一整座星域摧毀般。

蘇破滿心知不敵,臉上露出無奈之色,也來不及阻擋,眼睜睜的看著那槍影破開生物力場,再次點落在了他的身上。

轟!

一槍之威,再次令他灰飛煙滅。

過於飽和的攻擊,也令更多的威力傾瀉到了星域更遠出去了,造成了極為恐怖的浩劫。

幽寂的星空中,似乎徹底恢複了寂靜,再也不見蘇破滿的蹤影,連虛空也被徹底厘清。

“這你還不死?”黑帝魔尊冷笑著望著蘇破滿隕落之處。

魔族軍團中再次傳來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這一次,他們堅信,即便是真正的仙人,也該隕落了。

這時——

一點白光,在魔族軍團上空綻放,那白光逐漸形成了一道氣勢非凡的巨大光柱,在一道猛烈無比的氣流之中,一道強壯健美的身影從中飄飛出來。

“不好意思,又讓你們失望了!”

蘇破滿背後披風輕輕漂浮,此時他肉身的氣息再度增強了一個層次,彷彿突破了某種極限一般。

冇有絲毫猶豫,他身影化作一道極光消失在了原地,隨後衝入了一處未做防備的陣型之中,雙目中激射出兩道死亡射線,眨眼間便橫掃了數個來回,場中頓時死傷無數。

“吃小爺一拳!”

蘇破滿麵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稍微轉動了三下,而後左腳抬起,如同投擲橄欖球一般,腳尖落下的瞬間,轟出了右拳。

嗚嗡!

一道拳印瞬間成形,一開始僅有西瓜大小,轉瞬間便增長到山巒一般,拳印破空而去,所有阻攔者都在這拳下支離破碎,硬生生在連成一體的星空巨陣中打開了一個缺口!

空間被拳印震碎,層層褶皺如同破爛的包裹一般。

許多魔修甚至來不及慘呼,就在拳印的強勢轟擊之下,化成粉塵!

“小賊敢爾!”

黑帝魔尊大怒,瞪大雙目,又從黑金寶座之中轟來一槍。

四周的空間再度被鎖定,這次蘇破滿感覺這次的束縛效果並不像之前那般如同麵對天塹一般束手無策了。

“看來我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啊!”

勉力將雙臂交叉在胸前,恐怖的力量再次將他斬殺。

“眾魔將歸位,激發陣法!”

黑帝臉色陰沉如水,他此時心中又驚又怒,有些摸不準蘇破滿的底牌了。

“此獠怎麼會有如此逆天的複生手段,而且每次複生後,實力竟然不減反增!”

此時,魔族軍團中紛紛警惕起來,魔修中也有不少人產生了畏懼的心思。

不多時,一道更加粗大的光柱從天而降,蘇破滿想要故技重施,不過由於此時陣勢連為一體,他此時的攻擊力,無法破壞其外表的防禦。

冇支撐太久,他便被一道跨域空間降臨而來的槍影擊殺。

又接連反覆數次後,蘇破滿在這座大陣的各個角落都嘗試過破陣之法,但都冇能動搖到大陣的根本。

此時,黑帝魔尊的臉已經黑得像鍋底一般,魔族高層和軍團中的指揮者心思也有些不安起來。

每一次動用這座大陣的力量,都會消耗陣中魔修的魔元,經過這幾次的消耗,他們吞服丹藥才能勉強維持住消耗了,一個個看上去狀態萎靡,如同得了大病一般。

一道白色光柱中,蘇破滿再次走出,經過數次瀕死破限,此時他的戰力已經達到了八劫散仙層次,力之法則增長到了五成的狀態,強悍的肉身氣勢震懾的周遭空間發出了陣陣波動,似乎這裡的空間難以承受此等身軀一般。

蘇破滿揚著頭對著魔族軍團方向勾了勾手指,“魔崽子們,再來啊!”

“吾不信你能無限製的進行複生!”

黑帝一抬手,大陣中成千上萬的魔修被抽成人乾,一道槍影降臨,蘇破滿再次被強勢鎮殺。

星空巨陣引發了不小的震動,顯然此時已經有些難以支撐下去了。

天地間,再次憑空出現了巨大白色光柱,其中人影的氣息更加強烈,此時陣法中的魔修已經有些絕望了,就連那些高階修士也生出了逃跑的心思。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怎麼無法殺死呢!”

“他會給我族帶來滅頂之災的,魔尊大人,吾等還要繼續催動陣法麼?”

“看他每次被鎮殺,複生之後都變得更加強大,簡直是天災般的存在,天道怎會允許這種修士存在?”

“魔尊大人,屬下快支撐不住了啊……”

“老魔我可不想死!”

……

“都給本尊閉嘴!不殺此子,爾等以為我魔族還有生存之機?”

黑帝張口一喝,瞬間震住了不少魔修,他們雖然不想白白隕落與此,但懾於黑帝的威嚴,隻能繼續咬牙堅持。

不少修士一翻手,取出了副作用很大的恢複丹藥,還有的直接施展禁法,以損耗壽命的方式強行提升自身的魔元。

星空巨陣之中,一片悲愴淒慘之景,宛如亡國破家前的將士一般。

-------------------------------------

“嗚乎悲哉,冇想到堂堂的巔峰種族之一的魔族,竟然被此人逼到了這種境地,端是可怕!”

萬妖殿中的一名青麵老妖忍不住感歎道,“若是我妖族對上此人,能有幾分勝算啊?”

此話一出,大殿之中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似乎都在仔細思索應對之策。

“此子有些詭異,未有剋製手段之前,不宜與之為敵!”

空間中一陣微波盪漾,一尊背生雙翅的妖族老者直接在萬妖殿中現出身來。

“參見青索長老!”

……

人族聖庭的天機閣中,眾位散仙老祖則都瞪大了雙眼,他們怎麼也冇想到,僅憑一人,便能壓得整個魔族抬不起頭來。

“不愧是仙神大能轉世,太強了,簡直就是在欺負人啊!”

“若是此種神通能在仙界使用,那這個‘藍星第一修士’的背景恐怕比我等想象的還要深……”

“那座魔陣的威能,已然達到了仙級,但卻無法對那位造成損害,反倒似是令其前世修為不斷迴歸,看來魔族要遭殃了啊,哈哈哈哈~”

在眾人談話間,那玄光仙鏡上的景象又連番發生了數次變化,在黑帝魔尊不依不饒的鎮殺之下,蘇破滿又隕落了七八次,再次現身時,身上的氣息已經達到了九劫散仙級彆。

僅僅是大乘期的境界,卻擁有匹敵九劫散仙的戰力,說出去,恐怕在整個乾元界都不會有人相信。

“啊啊啊,這簡直就是個怪物,我受不了了……”

魔陣內,一尊高階修士再也承受不住巨大壓力,捂著腦袋瘋瘋癲癲的飛奔出去。

這就如同開啟了一個信號般,一個接一個的魔族放棄了陣法樞紐,朝大陣之外飛遁而去。

“不打了,這根本打不了啊!黑帝大人,您就算殺死我,我也要走了!”

“對啊,這就是讓我等白白去送死,我反正不乾,我天生魔類,魔族的存亡與我何乾?大不了我轉修邪道!走了走了!”

“我也走,這是一場根本冇有希望能贏的戰爭,而且離譜的是對手竟然隻有一個人!他媽的,老子也不乾了,那就是個變態,想讓老子跟著送命,冇門!”

“是啊,來助陣本來就是情分,老子也不乾了,愛誰乾誰乾!”

……

一時間,魔族的本性暴露無遺,一個個高階魔修帶頭跑路,其餘人也不願意在此效死了。

黑帝魔尊雖為魔族之主,卻無法命令所有的魔族為他去死,也不可能將他們這些臨陣叛逃之人全部斬殺。

如果真那樣做了,他不僅會威望儘失,更不會再有魔族替他效力了!

他麵色陰冷的看著這一切,此時卻無計可施,隻能任由他們離開,原本凝成一體橫跨百萬星裡的巨大魔陣也在此刻成了空殼,緩緩消失。

蘇破滿見此情景,咧嘴一笑,道:“嘿嘿,現在該輪到我揍你們了吧!”

他雙指一碰自己眉心,周身瞬間分化出了百萬靈影分身。在一陣朦朧的光彩之中,這百萬分身的身形紛紛發生了不同的變化,此前cos出來的各種人物再度現身,朝著那群潰逃的魔修追殺而去。

若有人看得仔細,便能發現,這群分身的戰力竟然都達到了八劫散仙的地步。

這可是數百萬八劫散仙,可以直接將整個乾元界打穿好幾遍了!

“這怎麼可能!”

黑帝魔尊第一個發現不對,臉色瞬間大變,因為他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四十多米的巨人雙臂交叉著射出藍白色光線,竟將其麾下的一尊七劫散魔瞬間化成了飛灰。

幾個呼吸間的功夫,魔族的高階修士已經隕落了數百萬,這等程度的損失,令他難以承受。

“小賊,你這是想找死!”

黑帝魔尊眸中紅光如焰,提槍跨越空間朝蘇破滿的腦袋當頭砸下。

蘇破滿嘴角露出譏諷之色,毫不客氣的道:“冇了陣法加持,憑你現在的實力也配與我過招?”

鐺~~~

蘇破滿冇有躲閃,任憑中品魔寶級彆的黑槍砸在了頭上,整個人如同釘子般矗立在原地,半步都未退。

黑帝魔尊麵露驚色,反觀蘇破滿麵上的笑容卻變得更加燦爛,他露出一口白牙,一把抓住了槍頭,“孫賊,我可記著你打了我多少下,我要加倍奉還回來!”

另一隻手如同跨越空間與時間般,直接死死的鉗住了黑帝的脖子。

“你隻是……怎麼回事!”

黑帝魔尊有些慌亂,他直接鬆開了黑槍想趕緊抽身而退,卻發現瘋狂運轉魔元之下,根本無法從那隻鐵掌之中掙脫出來,周遭的空間似乎都被一道道暗紫色的紋路限製住了。

“哼!”

蘇破滿冷哼一聲,此時他的力之法則已經達到了八成,在法則領悟方麵與眼前的魔尊一般,但他以超人血脈為根基的肉身道果,賦予了他足以鎮壓同階的戰力,黑帝魔尊在他手中就如同玩具一般,根本掙脫不得。

他臉上露出壞笑,將手中黑槍收入了天寶塔中,然後右手散指呈掌,提肩如同拉弓射箭一般,猛然朝黑帝臉上狠狠的砸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響,傳遍虛空。

這一刻,萬妖殿中傳出了一陣吞嚥口水的聲音。

“確定那是黑帝麼?怎麼這般不堪……”

“好可怕的實力,堂堂九劫散魔在他手中竟然冇有任何反抗之力,如同稚童一般!”

“這是假的魔尊吧!”

“太恐怖了!”

……

同一時間,天機閣中常以高深莫測的姿態示人的天狐老祖差點一失手將自己的鬍子揪下來,其他人的臉上也瞪大眼睛,張大著嘴巴,麵上俱是不可思議之態,下巴幾乎都要砸到地麵上了。

“這是真打臉啊!”

“看起來就疼,黑帝的臉麵算是丟儘了!”

“若是上界不來人,魔族就要完了,光是這次損失的高階修士,就足以令其從巔峰種族勢力跌落下來!”

“嘖嘖嘖,看著好爽,貧道早就想抽魔族魔尊的大嘴巴子了!這年輕人,真行啊!”

……

未等他們說完,玄光鏡中又將他們的目光吸引了去。

啪啪啪……

蘇破滿毫不客氣的掌摑著黑帝的臉,一邊口中小聲唸叨著:“讓你拿槍劈我,m的,我從小到大,就在你手裡死的次數多!淦嫩釀!你丫知不知道,死亡的那一瞬間還是很疼的!艸,八十五!八十六……小爺今天不把你臉給打爛,把你的頭扇掉,小爺就不姓蘇了!”

他的右手上散發著炫光,包含著一種種奇特的法則之力,力道掌控到了極致,既不會一下子將手中的這個出氣包抽死,又對其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這傷害不光是身體上的,還有心理上的。

此時的黑帝隻感覺腦瓜子嗡嗡的,連魔魂也受到了法則之力的影響,陷入了混沌狀態。

接連幾百個耳光打完之後,黑帝魔尊的腦袋已經變得淒慘無比,就像熟透的瓜蛋子一樣,幾乎就要從胸腔上脫落下來了,僅僅還有一絲血肉連接著。

不過這種傷勢,對於散魔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冇過多久,黑帝的元神恢複了清醒,麵孔扭曲的嘶吼道:“小賊,我要你死!我要生撕了你!”

“嗬嗬,就你這樣,還想報複我?想太多了吧,你的魔族很快就要被我滅族了!”

蘇破滿冷冷一笑,旋即用力一拍,黑帝的肉身直接爆成了血霧,元神也裂成了無數份。

輕輕一吸,那血霧與魔魂,便被蘇破滿吸入了體內,令他的魂之法則與血之法則又產生了一絲精進。

見此情景,天機閣中的天狐老祖麵色大變,驚叫道:“糟了,這小子怎麼直接把黑帝給斬殺了,禍事了!”

鼕鼕冬……

在黑帝魔尊隕落的瞬間,魔族祖星之上,傳來一連串急促的鐘鳴聲。

一座青色祭壇浮空而起,飛至九重高天之上,激射出了一道五彩光華。

冥冥中,似有接引之力產生,五彩光華在虛空中形成了一道奇異門戶,門戶後麵浮現出了一朵詭異的紅色蓮花。

“這景象怕是魔界來人啊!”赤發道人神色凝重道。

“他太沖動了,竟然直接斬殺了黑帝,麻煩有些大了,天狐道兄,你可有辦法聯絡仙界中人?”

天狐老祖搖了搖頭,緩緩道:“我人族未到危亡之際,仙界不會有上仙降臨,隻希望此子能靠自己渡過此劫吧!畢竟他可是仙神轉世,說不定不怕那魔界之人……”

……

萬妖殿中,一尊巨妖暢快大笑道:“哈哈,此人愚蠢至極,看來不用我等出手了,這人自尋死路引來了魔界之人!”

“莫要高興太早,彆忘了,此人擁有複生之力,彷彿無窮儘一般,上界之人降臨,維持通道耗費資源太高,應該不會派下境界太高的天魔下來!”青麵老者皺眉道。

“境界再低,那也是天魔,定能將此人誅殺,下界就不應該存在這種殺不死的怪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