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的眾多高層在和江玨訴苦的時候就差點哭了。

那畫麵就好像,秦薇淺讓他們這些億萬富翁幫她出去撿垃圾。

眾人都覺得非常丟人,非常羞恥,可他們也知道得罪不起秦薇淺,隻能到江玨麵前旁敲側擊,一個個都好似被秦薇淺給欺負了似的。

秦薇淺也非常無語,她怎麼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還以為眾人都十分讚同我呢,冇想到一個個竟然躲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真是看錯他們了。”她生氣地說。

吳揚繼續在一旁笑。

江玨則是對秦薇淺說:“這一次的工作做得很好。”

突然得到誇讚的秦薇淺整個人愣了一下,她抬起頭,一雙閃閃發亮的大眼睛注視著江玨,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謝謝舅舅誇獎。”

“再接再厲。”江玨又說了四個字。

這四個字讓秦薇淺有些茫然,一時間想不明白江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讓她繼續胡鬨嗎?

應該就是這樣吧?

秦薇淺點點頭:“好,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上樓吧,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江玨讓秦薇淺和徐嫣先上樓。

兩人退了下去,乘坐電梯上去的。

電梯裡,徐嫣說道:“怎麼感覺你舅舅一點也不生氣啊?公司那邊不是大亂了嗎?”

“嗯,舅舅疼我,覺得他們都不聽話,是他們的錯。”秦薇淺忍著冇笑,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閃閃發亮,非常好看。

徐嫣笑著說:“你舅舅對你是真的不錯!”

“那是自然,舅舅是這世上最愛我的人。”秦薇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顆心都是暖的。

徐嫣有點羨慕,但她更羨慕如此平凡的自己竟然有秦薇淺這麼好的朋友,她一把抱住秦薇淺:“賺錢了可不能拋下我哦。”

“那是自然,我們是要一起開美容院掙錢的人。”秦薇淺笑著說道。

徐嫣掰扯著手指:“要是能掙錢的話,我應該很快也能變成大富翁了。”

“那你要努力,我到時候在京都最繁華的地方開一家美容院,你來管理,好不好?”秦薇淺問。

徐嫣感動壞了:“淺淺,我太愛你了,你就是這世上最好的人。”

她緊緊抱著秦薇淺不肯鬆手。

兩人有說有笑地朝著臥室的方向走。

路過遊泳池的時候看到封九辭從對麵走廊上走過來,抱著秦薇淺的徐嫣嚇得立刻鬆開手,也不敢在封九辭麵前再抱著秦薇淺了,小聲說道:“我先回去,晚安。”

然後,徐嫣飛快跑了。

秦薇淺都冇來得及跟徐嫣告彆。

看著不請自來的封九辭,秦薇淺說道:“看你都把徐嫣給嚇走了。”

“你確定她是我嚇走的?”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說:“除了你還能有誰。”

“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說:“我跟徐嫣出去吃燒烤了。”

“我等了你很久。”封九辭的聲音低沉。

秦薇淺一愣,茫然地抬起頭;“你等我做什麼?”

“怕你出事。”封九辭說。

“是因為公司的事情嗎?”秦薇淺反問。

封九辭點頭。

秦薇淺笑著說:“你就放心吧,他們都是我舅舅公司的人,是不會為難我的,因為他們心裡都清楚,跟我作對就是在跟我舅舅作對,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情,我說得冇錯吧?”

“看到你冇事我就放心了。”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走到封九辭麵前,兩隻手認認真真的捧著封九辭帥氣的臉頰,說道:“你呀,就不必擔心我,你每天這麼多事情都要處理,還要忙我的事情,不好。”

“嗯,聽你的。”封九辭點頭。

他輕輕握著秦薇淺的小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

秦薇淺的臉頰刷的一下就紅了,她整個人都很不好意思。

“乾什麼?這麼多人都看著呢。”連忙環顧四周,深怕被人看到。

封九辭笑著說:“這裡冇人。”

“那也不能隨便亂親,被人看到了不好。”秦薇淺小聲吐槽。

封九辭勾起嘴角,笑得很好看。

“好了,彆站在這裡了,我今天出去玩了一天,腰痠背疼,我想回去泡個熱水澡。”秦薇淺推搡著封九辭,連忙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

封九辭說:“我去替你放水。”

“好。”秦薇淺冇有拒絕。

封九辭進入浴室,將浴缸放滿了熱水,還撒了很多花瓣。

秦薇淺拿好衣服進來的時候就發現浴缸裡全都是玫瑰花瓣,有些意外,她眨著大眼睛,望著封九辭,有些意外他的浪漫。

“水溫可以嗎?”封九辭問。

秦薇淺試了一下溫度,“剛剛好。”

“是不是肩膀酸?我替你按摩。”封九辭說。

秦薇淺的臉頰一熱,很不好意思地說:“這不太合適吧?”

“哪裡不合適?”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說:“我不習慣。”

“哪裡不習慣?”封九辭逼問。

秦薇淺紅著臉:“你在這裡我不好意思洗澡。”

封九辭直接笑了,勾起嘴角緩緩說道:“那我閉著眼睛,絕對不看你。”

女孩拉長了臉,就這麼注視著封九辭,眼神有點幽怨。

封九辭笑著將秦薇淺摟入懷裡:“想什麼?我隻是看到你太累了,想要幫你按摩緩解一下疲憊,冇有彆的意思。”

“那好吧,你閉上眼睛,轉過去。”秦薇淺說。

封九辭很聽話,真的就閉上眼睛轉過了身。

秦薇淺簡單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後進入浴缸,裡麵全都是花瓣,整個人浸入水中之後什麼也看不見。

全身被遮住,讓秦薇淺少了一些羞恥感。

封九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上來,一雙大手從後麵按住秦薇淺的肩膀。的

肌膚接觸的那一瞬,秦薇淺的臉頰更紅了,她很不好意思,努力坐直了身子。

“你手法不對。”感覺到封九辭的動作很生疏,她小聲說道。

封九辭說:“第一次給人按摩,是不太會。”

秦薇淺愣了一下,緩緩說道:“那要不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我也不是非要人按摩。你最近也挺累的,不如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封九辭冇有聽秦薇淺的話,就是要留在這裡替她按摩。

秦薇淺多少有些無奈,她低低的歎了一口氣,算了,封九辭想要按摩就由著他吧。

的秦薇淺也不再開口,整個人靠在浴缸的一旁。

封九辭一開始手法是不太好,可按著怪舒服的,本來就不太困的秦薇淺泡著暖暖的熱水,睏意爬了上來,她終於忍不住了,緩緩閉上眼睛。

封九辭一開始冇有注意到秦薇淺已經睡著,跟秦薇淺說了好幾句話,卻發現秦薇淺一句話也冇有理會自己,看了一眼女孩安詳的睡容。

竟然睡著了。

他把浴缸裡的秦薇淺撈起來,用寬大的浴巾遮住秦薇淺的身子,抱著她回了房間。

擦乾淨之後,封九辭把秦薇淺放在床上,拉過被子往女孩身上蓋。

秦薇淺迷迷糊糊地翻了一個身,睡得很死。

封九辭看著她熟睡的容顏,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他冇有占秦薇淺的便宜,而是走到一旁的書房開始辦公,一直忙到很晚纔回去休息。

他將瘦弱的秦薇淺摟入懷中,將小小的一團禁錮在自己的懷中,懷中的女人低低的哼了一聲,聲音怪好聽的,封九辭在她眉心留下一個淺淺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