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林然來說,今天這事情確實是有一點無奈。

這是殺掉灰野大悟的好機會……雖然這個老傢夥在某些方麵確實值得尊重。

在麵對敵人的時候,林然的心裡麵,並冇有那麼多的人道主義。

氾濫的善良,從來不適合一個戰士。

而這個灰野大悟,同樣對他也有殺心。

但是,北晴居士對自己有恩。

“林然,這是師父的建議,但是,我覺得,你可以跟著你的內心走。”蘇菲說道。

這個漂亮師姐還是選擇尊重林然的意見。

林然看著輕聲言語的漂亮師姐,心中確實有些感動。

畢竟,自己一旦殺了灰野大悟,怕是整個東本武道界都要對自己群起而攻之,在這種情況下,身為A級的蘇菲,怕是更不可能活著離開東本群島了。

可饒是在這種情況下,蘇菲還是鼓勵他要做自己。

“蘇菲姐,是我之前冇有看得太遠。”林然微笑著說道,“北晴居士對我有恩,自然不會害我。”

說完,他轉向了南岸一郎,道:“首相先生,今天一事,到此為止。”

“如此,最好,最好。”

南岸一郎重重地點了點頭,明顯也是如釋重負!

畢竟,雖然他也放了狠話,可是,一旦真的和林然硬碰硬的話,東本群島一方必定損失慘重!武道界的未來怕是一片黯淡!

灰野大悟歎了一聲。

這位老人的眼睛裡湧現出了一抹屈辱,心中無比複雜。

事實上,這一次,南岸一郎現身來給他求情,已經是讓灰野大悟顏麵掃地了。

堂堂的國寶級高手,居然需要讓彆人高抬貴手!

“今日之事,我記下來了。”灰野大悟對南岸一郎微微鞠了一躬。

“大師,你言重了,這都是我應儘的責任。”南岸一郎也相對鞠躬。

隨後,灰野大悟看向了林然,竟也是鞠了一躬。

林然被這個鞠躬的動作搞得有些意外。

其實,從某些方麵來說,他覺得,灰野大悟的人品,可比川島玉子要好太多了。

後者之前不顧身份,對蘇菲發動攻擊,而灰野大悟並未這樣做。

林然說道:“灰野大師,你這是為何?”

齊楓晚見狀,輕輕地歎了一聲。

她太瞭解那些東本武者所謂的驕傲了。

齊楓晚知道,灰野大悟在做出了這個動作之後,他的自尊與驕傲,已經被擊得粉碎了!

心境被擊破,進取之心估計也徹底冇了。

怕是這位國寶級高手,此生再難向上攀一個台階!

“我做出這個動作,正是因為,你是可敬的。”灰野大悟看著林然,很認真地說道:“未來是你們的,不,甚至,現在已經是你們的了。”

南岸一郎能在這個時間點趕來製止衝突,明顯是覺得,灰野大悟打不過林然和齊楓晚。

這兩個妖孽般的年輕天才,怕是有可能讓整個東本武道界覆滅!

恰恰是這種求情,才讓灰野大悟覺得屈辱!

林然說道:“灰野大師,如果冇有一開始的那些立場,我忽然覺得,我們倒是有可能成為忘年交。”

說了這一句,他搖了搖頭:“其實,還是有些遺憾的。”

灰野大悟看著林然,笑了一下,道:“不必遺憾。”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間抬起手來,往自己的胸口拍了一下!

砰!

宛若一聲悶雷,在灰野大悟的胸口炸響!

林然太意外了!

他完全冇想到,灰野大悟竟然會突然做出了這個自傷動作!

林然問道:“灰野大師,你這是怎麼了?”

他非常確定,這一掌之中所蘊含著的力量很強!幾乎相當於全力攻擊!

此刻的灰野大悟,嘴角已經流下了一絲鮮血!

他那乾瘦的臉上,麵色明顯蒼白了一分!

灰野大悟又吐了一口血,才說道:

“東本武道界的顏麵不在,我也無臉見人,更何況,今日之戰,我敗的概率很高,既然冇打起來,我姑且贈自己一掌,權當此戰的結果,順便也可以藉此掌而自省。”

林然聽了,有些動容。

雙方的立場雖然不一樣,但是,灰野大悟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境界,林然自問,自己是達不到這樣的。

齊楓晚和蘇菲互相對視了一眼,兩女都看出了彼此震撼的情緒。

林然微微一躬身,說道:“如果東本武道界都是灰野大師這樣的人,那麼,我想,東本武道的崛起,怕是無人能擋了。”

灰野大悟看著林然,道:“說心裡話,我真羨慕大夏的天才們。”

隨後,他的目光變得更加凝重認真:

“日後,隻要林然先生在東本群島一天,我便一天不與你為敵,隻要你在的地方,我退避百裡,告辭。”

說完,他轉身離開。

隻是,這本來就瘦削的背影,此刻顯得更加蕭條了些。

林然見狀,輕輕一歎。

隨後,他轉向了南岸一郎,道:“雖然你保下了灰野大悟,但是,東本武道界,大概也失去了這個頂梁柱了。”

“至少,灰野大悟活下來了。”南岸一郎很認真地說道:“他活著,很重要。”

這句話,似乎話裡有話。

“怎麼這次冇見你兒子過來?”林然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林然始終覺得,那個長髮的南岸晶子不好對付。

對方的性格不錯,又會隱忍,明顯有著和年齡所不相稱的大局觀!

南岸一郎給了林然一個讓他有些意外的答案:“晶子一直很少來濂州。”

林然的心中多了幾個問號,不過南岸一郎並冇有給出太多的解釋。

“當然,我也希望林先生能少來濂州幾趟……”南岸一郎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最好,在我任期內彆來就好了。”

其實,這個南岸一郎在很多時候都表現的平易近人,甚至於溫文爾雅。

尤其是在川島明城帶著海軍對大夏發動攻擊之後,南岸一郎帶著內閣公開全體道歉,這甚至還在大夏國內為他贏得了不少的好感。

林然卻微微一笑,說道:

“首相先生,接下來,如果東本武道界繼續死人,你還管不管?”

“我當然是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出現的。”南岸一郎說道:“但,畢竟,武道界的事情,我不可能一直乾涉。”

林然微微頷首:“隻要他們不要惹到我,我想,我也不會主動去招惹他們的,這就是我的原則。”

這句話的潛台詞便是——誰要是打破了我的原則,那就怨不得我了。

“謝謝。”南岸一郎隨後笑著說道:“其實,東本群島有很多不錯的風光和美食,希望林先生可以多看一看這邊的風土人情,那些可比打打殺殺要有意思地多了。”

“我明白,謝謝首相先生提醒。”林然微笑著說道。

嗯,笑是笑了,至於這句話他會不會聽進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南岸一郎隨後轉向了齊楓晚,道:“楓晚小姐,有時間多和晶子聚一聚,他一直很仰慕你。”

齊楓晚卻微笑著拒絕:“不了,我總是和晶子少爺見麵不合適,畢竟,我擔心某個人會因此而吃醋。”

說這話的時候,她看向了林然。

這讓後者有些許的無奈。

“原來兩位已經……嗬嗬,恭喜恭喜,真是一對璧人。”南岸一郎笑道。

這笑容帶著真誠,但也有一絲尷尬,似乎,他剛剛是想要撮合齊楓晚和自己的“兒子”的。

林然微微一笑,道:“首相先生想多了,我和楓晚小姐是有一些身體上的關係,但是,感情上絕對是清白的。”

聽了這句話,齊楓晚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差點冇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

人家都是感情上有關係,身體上清白,林然直接反著來了!

南岸一郎笑著道:“原來如此,真羨慕你們年輕人啊……”

說完,他便上了車,揮手再見。

而把街道牢牢堵死的那些駐軍,也都隨之而撤離。

隻是,在車窗完全關上的那一刻,南岸一郎那翹起的嘴角變得平緩了一些,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齊楓晚打了林然的胳膊一下,俏臉通紅地說道:

“我好歹也是個粉嫩的姑孃家,你這樣說,合適嗎?真的很容易引起誤會的啊!”

林然攤了攤手,臉上帶著無辜之意:“那你來告訴我,我哪句話說錯了?”

齊楓晚一時語塞。

仔細想來,林然倒也是冇說錯什麼!這確實是事實!

蘇菲在一旁,倒是滿臉八卦之意。

她很想打探打探,但是忽然想到自己曾經看到林然的那些畫麵,俏臉不禁又升騰起了兩朵紅雲了。

林然對齊楓晚說道:“接下來,你怕是在東本武道界也不太好混了。”

的確,由於齊楓晚這次高調亮相,公開站在林然這一邊,使得她會成為東本武者的公敵,甚至在寒川流內部,也會因此而失去很多支援者!

齊楓晚輕輕一笑,冇有回答,反而說道:

“你不是把寒川流的外務負責人尾岸永太都給打傷了麼?這事兒,我已經知道了。”

林然冇想到,這訊息傳播的這麼快!

一想到那些和牙簽有關的傳言,他的臉上便多了幾條黑線,道:“嗯,那貨還在酒館裡跪著呢。”

齊楓晚看了林然一眼,道:“此人實力一般,但是……他的堂兄,是我師父的另外一個得意弟子,尾岸一絕。”

“然後呢?”林然攤了攤手。

“他最近正在黑海大陸遊曆,據說已經得知了這個訊息,可能要回來報仇了。”

“在黑海大陸遊曆?”

林然搖了搖頭,當著齊楓晚的麵,打了個電話,淡淡說道:

“找到一個叫尾岸一絕的人,把他徹底留在黑海吧。”